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門主所慮不無道理,弟子自當遵守。”

  林天不假思索,當即答應下來,對于他來說雖然略有不公。

  但當下的局面是,青楓道人不太想讓他繼續進行大比,而他想要參與其中,如此一來,拋棄一些有利條件,也并非不能接受。

  況且,即便沒有天地大同的能力,面對一眾本源境弟子,也并非是毫無獲勝可能。

  在他看來,唯一的不利因素,只有修為上的差距而已,但這是可以通過各種手段進行彌補的。

  即便不如本源境后期弟子,也能夠看清自己與他人的差距,吃點虧也沒什么。

  “既然如此,那倒是可以為你破例一次。”

  青楓道人暗自思量,而后露出輕笑,按照正常情況來說,除非林天是在道尊戰場凝聚本源,臨戰突破。

  若是林天愿意,以本源境初期,面對一眾本源境后期的弟子,才會進入本源戰場。

  林天此時的情況,絕對算是特例,但林天所表現出來的種種能力,讓其對林天沒有半點懷疑。

  就當是一場特殊的訓練罷了。

  而后,他的目光看向通天殿內的其他人,仿佛是在詢問有什么意見。

  很顯然,這個時候,不會再有人站出來表達意見,要不然就是自找沒趣了。

  轉瞬間,林天身前空間扭曲,波光流轉的漣漪籠罩林天身體,悄無聲息間,他的身體驟然消失。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該回去了。”

  陸無為朗聲笑道:“若是不給外面那些人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不日之后,整個人族就要流言四起了。”

  對于此,他并沒有任何的壓力,歸根結底,他只是一位長老而已,這項壓力肯定是要甩給青楓道人的。

  甚至于,即便處理不當,人族之中出現了大量針對于臨天崖的流言,他也滿不在乎。

  門主還沒死呢,天塌下來還有個子高的頂著。

  臨天崖塌房,跟他陸家有什么關系呢?

  青楓道人笑而不語,與陸無為對視一眼之后當即離開。

  通天殿內,眾人在林天離開之后,也陸陸續續離去,有的是直接隱退,有的則是走出大殿,前往宗門廣場。

  直至殿內剩下陳宏遠,與三兩人而已。

  “老陳,你小子向來牙尖嘴利,沒想到這次竟能吃癟,倒也算是怪談了。”

  當人受挫,所有人走后,留下來的并不一定是為了安慰,也可能是為了嘲笑,看平日里看不到的笑話。

  “我倒是好奇,以你的性格,竟然沒有繼續施壓,莫非是年紀大了,心性也溫和了?”

  “少說兩句吧,奈何不了那小子,還奈何不了你們?”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完全沒打算給陳宏遠留面子。

  當然了,他們并非與陳宏遠有仇,反而算是師出同門,從小一起長大的摯友。

  只不過,也就是摯友,才敢在這種時候,還毫不留情的恥笑了。

  “真當我吃癟,是吃在這小子手里?”

  陳宏遠撇了撇嘴,沒好氣地道:“我只是沒想到,門主決心死保林天,還有不少長老甚至是前輩并未站隊,以我一人之力難以對抗這個群體罷了。”

  他目光嫌棄地掃過幾位損友:“真當我是為了一己之私?假以時日,當你們法則盡失,淪為凡塵螻蟻,垂垂老矣之時,就能理解我現在的良苦用心了。

  他后面之所以選擇了沉默,更多的是因為局勢不利,如同棋局一般,看似勢均力敵,實則局勢不占優,再對弈下去,其結果早已可以預見。

  “其實我覺得老陸說的沒錯,或許我們可以選擇相信他,古往今來,不難看到看似離經叛道,實則后來成為主流的能力,我們又何須過早擔心?”

  一位長老收斂笑意,頗為嚴肅的分析起來。

  “隨便你怎么想,只要不被我抓住機會就行。”

  陳宏遠臉色冷冽,語氣頗為平靜,讓人看不出意欲何為。

  宗門廣場。

  一眾等待良久的門外強者,聽完青楓道人的解釋之后,滿臉懷疑,瞠目結舌。

  “什么叫做秘境年久失修,導致空間不穩,故而引發動蕩?”

  廣場之中無人當場質疑,但是心中大多皆浮現相同的念頭。

  先不說他們之前親眼見證,大抵知曉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大從傳聞中聽說。

  這個說法,也絕對難以獲得他們的信任。

  臨天崖什么層次,怎么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

  這簡直就是把在場所有人都當成傻子啊。

  然而,面對眾人的滿心疑惑,青楓道人并沒有打算繼續解釋,能夠昧著良心給出一個解釋,就已經表明了他的,甚至是整個臨天崖的態度。

  本就不打算將詳細內容廣而告之,這人若是還想要個什么別的解釋,多少就有點過分了。

  好在眾人足夠識趣,完全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念頭。

  就連之前處處針對林天的老道,也因為沒有接到幕后主使的命令,而在這個時候冒頭。

  青楓道人像是個沒事人一樣,靜靜注視著斜上方的蒼穹,所有弟子的戰場,皆在上方浮現,事無巨細,完全不會有半點遺漏。

  只見綠水青山之中,一位長身而立的少年站在水潭邊上,若有所思,暫時并無任何行動。

  進入本源戰場之后,他在思考一個問題。

  以自己的實力,如何在滿是本源境修士的戰場取得優勢。

  “以我當下的實力,對上本源境初期,即便是所謂的天才,必然也有一戰之力,但那些本源境巔峰,可就不好說了。”

  林天暗自分析著當下的局勢。

  先前在道尊戰場時,他就發現了,由于機制的特殊性,處于相同大境界的弟子,一股腦進入同一戰場。

  以至于,他都沒看到幾個入道境弟子展露頭角,能夠在爭奪寶物時,有所收獲的,絕大多數都是破道境修士。

  甚至于,參與爭奪的,也以破道境為主,僅僅只有少許天賦異稟的悟道境弟子,能夠抵擋這種高壓環境。

  除此之外的絕大多數,想要有所收獲,就只能祈禱能夠擁有絕佳的運氣。

  所圖的,也就是與實力相當的天才弟子進行切磋。

  想來在這本源戰場之中,也應該是一樣的道理,本源境初期只能摸魚,等待機緣降臨到自己頭上。

  而他,甚至連本源初期都不是,所能夠摻和的場面,自然屈指可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