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言一出,青楓道人臉上的笑意漸漸凝固,不嘚瑟也不驕傲了。

  是啊,他的眼光確實不錯,一直以來都沒有出過太多的差錯。

  但架不住命不好啊。

  先前有多滿意,此時他就有多難受,并且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內情如何,別說是其他人了,就算是他的鐵桿心腹陸無為,都不知道林天從始至終,都沒有答應拜師。

  這就出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面對眾人的恭賀,青楓道人好似虛脫了一般,無精打采地擺了擺手,不愿回應任何人。

  眾人自然能夠看出端倪,只是卻不會朝著這個方向去想,更多的則是懷疑,林天身上,是否還存在著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疾。

  對于生命有嚴重威脅的那種。

  如若不然,現在這種氛圍下,青楓道人完全沒有任何理由,露出這樣耐人尋味的表情。

  只不過事到如今,誰也不會自找沒趣主動詢問。

  即便是隱疾,總有一日也會爆發,到時候就公之于眾了,現在去問,若是青楓道人一想到,冠絕諸天資質逆天的弟子,有朝一日會無故夭折,將其當成出氣筒,那可就好玩了。

  “夸你呢,沾沾自喜就得了,故意露出這副表情給誰看呢?”

  然而,陸無為卻是不信這個邪,亦或者說,他以為青楓道人是裝起來了。

  有些時候,過分的謙虛就是狂妄,此時也是一個道理。

  甚至于,由于青楓道人此刻反常的舉動,陸無為甚至懷疑,對方接下來會唉聲嘆氣表示:“哎,這劣徒玩心太重,若非如此,還有更多成長空間。”

  這樣的話聽了,再結合林天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天資,讓人心里堵得慌,甚至是足以氣急敗壞。

  故而,他才決定提前堵死這條路。

  “這其中的辛酸,又有誰懂?”

  青楓道人聞言,雖然沒有暴怒,但也還是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無奈之色,他也真想是林天的師尊。

  但問題是林天壓根不給他這個機會啊。

  當然了,想要收林天為徒,并非是為了在一群老友面前,能夠有鎮壓全場的炫耀資本。

  僅僅只是為了讓自己的能力,往后能夠大放異彩,他在林天的身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至于其他的,到了他這個層次,人族之中,哪怕是他的死對頭,教導出一位絕世天才,只要不是壕無人性,且對人族沒有任何的歸屬感,他都能夠接受。

  “你沒事吧?”

  “別管我,安心看,我覺得這小子還藏著一些你我所不知道的底牌,不知道本源境弟子能否將他逼到絕境。”

  “不能做到就不能做到,大不了給這倆小子,都丟到后面的戰場,還怕看不出來他的極限?”

  “林天也就算了,把你家那小子也丟進去做什么?”

  “成為林天的累贅啊,如若不然,他或許會因為明知實力差距太大,索性不再出手,但有陸野在就不一樣了,我安排幾個陸家弟子,表現出對他極為不滿,林天必定會插手。”

  “......”

  青楓道人與陸無為旁若無人的談論著,讓周圍一眾強者面色微變,暗道這也太臟了吧?

  尤其是同為臨天崖的強者,此時此刻更是恨不得沖上去,給兩人的嘴堵上。

  這么多人就在旁邊呢,你倆在這大聲密謀?

  能不能稍微給臨天崖的形象,留點面子?

  “哥,你怎么了?”

  就在這時,天穹上的畫面中,陸野猛然一把扶住身形搖晃的林天,滿臉的慌張。

  頃刻間,驚動了所有觀戰之人的心弦。

  無論對林天是否存在成見,看到這樣的場景,都不由得想入非非。

  “著什么急,搞得我好像快死了一樣。”

  林天扭頭,看到陸野哭喪著臉,沒好氣地拍了拍對方的手,隨后才解釋道:

  “真當我天下無敵啊,為了增強這一縷大道法則的力量,我差點都快燃燒神魂了。”

  雖然大道法則確實開始重塑,但量實在是太少,即便層次上遠超紫云,但量變引發質變,如果不動用一些特殊手段,林天絕對不可能掌握這么大的優勢。

  他心中對于這一點無比清楚,也知道,僅憑那一縷大道法則,他跟紫云根本不可能玩消耗戰。

  只能一力破萬法。

  乘其不備之時,徹底掌握戰局的主動,因此他不計后果的爆發,導致當下身體稍顯虛弱。

  但效果也顯而易見,對方幾乎完全反應不過來,就已經徹底落敗。

  “沒事就好。”

  陸野長舒了一口氣之后,滿臉疑惑地問道:“不過這大道法則是怎么回事?我能感受到強橫到了極點。”

  “誰知道呢,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強吧。”

  林天打起了馬虎眼,倒不是不能跟陸野講明緣由,而是在廣場上,無數人看著戰場之中各處。

  他相信,并不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但絕對會有一大半人時刻關注。

  在這里說出來,跟把身上的道袍脫干凈,本質上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也對,不過能分我一些嗎,我感覺上次所獲的圣族道韻,已經不能夠支撐我同境界無敵了。”

  陸野倒是沒有半點收斂,興致沖沖地說道。

  他當初獲得了圣族道韻,這是不少人都親眼看到的,只不過是不知道他從何獲取罷了,只當他是運氣好,獲得了別人難以遇見的機緣。

  現在,只不過是告知眾人途徑而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等著吧,我自己都還不夠用呢。”

  林天穩住身形,瞥了一眼陸野,這小子自從認識自己之后,好像沒有了之前的沖勁啊。

  對于這一點,林天頗為不悅,自己有能力的話,他不介意庇護如陸野這般的友人,但問題是,不能什么都指望著他啊。

  尤其是陸野本身也是萬年難得一見的頂級天才,卻因為自己的存在,逐漸變成了廢人,這讓他看著著實是有些揪心。

  “我哪能跟你搶啊,以后有剩下的再給我就行。”

  陸野嬉皮笑臉回應著,好似完全沒有觀察到林天的不悅。

  “你們兩個,是不是有點太不把我們當一回事了?”

  此前要跟陸野對戰的三人,此時看到二人旁若無人,當即表露出不滿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