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和眾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開始就低著頭看向地面的那位長老。

  無論身邊人如何言說,他好似完全沒有聽到,更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意見。

  此時此刻的他,很是慶幸,這三位弟子并非算是什么家喻戶曉之輩,最起碼在這一幕發生之前,在臨天崖之中,未曾聲名遠揚。

  所以,并沒有什么人認出,這三位是他的弟子。

  既然如此,那就裝傻充愣便是,總不能跟其他人一樣進行抨擊。

  “罷了罷了,百密難免一疏,臨天崖招收的是弟子,并非圣人,品格上存在稍許差異,也是不可避免的。”

  青楓道人見此情形,沒有當場追問,并不單單是給這位長老留面子,主要是宗門也是需要臉面的啊。

  至于懲罰,倒也不會這樣上綱上線,僅僅只是鼠輩罷了,并非是犯了什么滔天罪行。

  即便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心思,讓人不齒,但若是因此就說他們會窮兇極惡,多少就有些莫須有了。

  那位長老依舊低著頭,但卻露出如釋重負之色。

  外人的眼光他倒是無所謂的,以他的身份,別說只是記名弟子有問題,就算是親傳弟子,甚至是嫡子出了大丑,別人為了討好他,還得幫他美言幾句。

  主要是架不住其他長老的譏諷。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可謂是一生如履薄冰,但卻成功走到對岸,年少時期確實可能存在黑歷史。

  但那都是老黃歷了,黑歷史這東西誰都有,誰敢拿出來嘲笑別人?

  拋開往年的黑歷史不談,近些年間,基本上都沒有什么值得詬病的地方,即便是身為長老,涵養極高,對于這不容易出現的機會,也是愿意好好把握的。

  “咱們的注意力,又何須放在這三人的身上,臨天崖現任首席弟子如此勇猛無敵,乃是我人族之福,即便遭遇天災,得此消息,也該是令人振奮才對。”

  見青楓道人有意就此翻篇,當即有人站出來附和,都是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妖怪,這么點心思自然能夠體會出來的。

  于是很快,廣場之上,就開啟了一場對于林天,近乎無休止的稱贊。

  倘若林天在場,一眼就能看出來,在這群人里,不乏之前明確對他表露過輕蔑之人。

  但是這又有誰在乎呢?

  只不過是一群墻頭草罷了,誰又能夠知道,他們從始至終,是否展露過真實的心聲,何況也不會有人在意。

  “據說每次大比的時間都挺長的,短則數十年,長則百年以上,倒是不用著急,沒準還能夠一舉凝聚本源,在這本源戰場之中大放異彩。”

  一處與周圍戰場整體環境,幾乎毫無差別的林間,陸野安慰著盤膝坐下的林天。

  他對林天充滿著一股迷之自信,縱然正常人甚至是較為出彩的天驕,凝聚本源,也都需要數萬年歲月的潛移默化的凝練,才能夠一鳴驚人。

  但在他眼里,足足百年光陰,絕對足夠林天凝聚本源了。

  “你倒是看得起我。”

  林天輕笑,對此并未在意,凝聚本源需要大量大道法則作為基礎,而他現在所掌握的大道法則,別說是凝聚本源了。

  全力以赴大戰一場,就已經是付出透支身體的作為代價了。

  真實情況是,若是大比持續的時間足夠長,達到數百年,他或許可以完全恢復。

  時間短了,連恢復都做不到,更別說凝聚本源了。

  沒辦法,對于修士漫長的一生而言,百年時間,不過僅僅只是時間長河之中,所閃爍過一次微光的某個片段。

  無數年后,當林天站在山巔,俯瞰天地生靈之時,這百年間所經歷的一切,能否記得,都還只是個未知數。

  “何止是看得起啊,在我眼里,就算是門主,也只不過是比你提前出生罷了,若是同處于一個時代,現存的一切強者,都將被你的光芒所遮掩。”

  陸野毫不客氣地吹噓道,亦或者說,在他心中,當真如此認為。

  “你若是如此認為,便如此認為吧。”

  林天面色平靜,沒有絲毫驕傲,話雖然這樣說沒錯,難道這個時代,就沒有極為出眾的天驕了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任何時代都不缺天驕,并且每個時代都會有人大放異彩,只不過有些時候,會出現一位更猛的猛人,足可將所有天驕都踩在腳下,蓋過所有人的光芒,站在世界的頂點。

  而他大概就是這個時代,最為閃耀的星辰。

  只不過別人說這話,甚至是當著全天下的人,如此稱贊他,都沒有什么問題。

  但是他作為當事人,得稍微謙虛一點,不能表現的太過驕傲自滿。

  “不過接下來的時間,可能會稍顯無趣。”

  陸野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長嘆一聲,無奈地道:“不過正常情況下,像我這樣剛剛突破本源境的修士,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確實做不了太多事情。”

  境界差距之間的鴻溝,并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并非人人都是林天,掌握著遠超同境界修士的恐怖力量。

  絕大多數本源初期,甚至是像陸野這種,已經能夠做到越級挑戰的天驕,所能夠做的,也就僅僅只有期待運氣爆棚,機緣直接將領到自己的頭上。

  然后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守住這天降的機緣。

  真正能夠獲取諸多寶物的,那都是什么人?

  哪怕人家資質不夠碾壓他人,也絕對是在所在戰場,擁有天花板境界的那一批人。

  “嗯,差不多就行,我也沒想著進來之后,能夠獲得什么寶物。”

  林天微微頷首,對于陸野的說法表示認可。

  他倒也不擔心在此處恢復力量,會不斷受到騷擾,這地方是他選中的。

  雖然地貌與其他區域無異,但法則穩固,天地之間完全沒有半點至寶出世的跡象,這也就意味著,很少會有人過來這邊。

  除非是他進入本源戰場的消息,擴散出去,并且有一群人想要故意找茬。

  畢竟,他能夠率先一步發現至寶的位置,自然也能夠知道哪里不會有寶物出世,幾乎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陸野雖然還有諸多話語可以用來吹噓,但他覺得林天未必喜歡聽,任何事情都是過猶不及,即便是馬屁。

  說的太多了,反而容易讓人覺得反感,他對于把握這個度,還算是頗有心得。

  他本身的傷勢并不算重,這只是弟子大比的戰場,而非人族與妖族兩族之間死斗之地,就算是面對三人圍毆,對方也不會下手太重。

  除非像是林天這樣,為了爆發更強悍的力量,從而自行選擇透支身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