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陸野心領神會,已然明白林天的意思,確定自己剛剛并不是出現了幻覺,而是確有其事。

  甚至于,林天已經獲得了寶物,如若不然也不會第一時間離開。

  “這里之前不像是能有寶物出現的地方啊。”

  二人的身形在天穹之下急速掠過,在林天的掩護下,幾乎沒有泄露半點氣息,但陸野也在離開事發地點良久后,才好奇地問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估計,不是門主,就是陸長老從中使壞。”

  林天也不藏著掖著,開誠布公地說道。

  “這怎么可能?門主就不說了,你可是他唯一的弟子,我家老祖你還不知道嗎,對你也是極為器重的。”

  陸野聞言,面露驚駭之色,當即下意識否決。

  他寧愿相信,有人為了迫害林天,試圖暗殺自家老祖并成功取而代之,都不相信老祖能干出這樣的事來。

  “并非是站在我們這一邊就不會使壞。”

  林天有條不紊地分析道:“你想想看,正是因為有他們的存在,正常情況下,誰敢對我們不利?”

  “但如果是他們的話,就不見得會有人阻止,更何況我估計,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看看我能有多少潛力,并非要加害于我,這也算是情理之中。”

  此時此刻,二人距離事發地點已經極為遙遠,林天的臉上浮現一抹淡然之色。

  甚至于,眾人的注意力主要都在事發地點,毫無異常的二人,就算是站在事發地點附近,也不會引起太多關注。

  陸野聞言,當即猶如茅塞頓開,心中的芥蒂蕩然無存,沉聲說道:“那他們倆可真是有夠壞的。”

  “話不能這么說,最起碼他們舍得本錢,倒是讓我獲得了一件不錯的好東西。”

  林天負手而立,抬頭望向頭頂空無一物的蒼穹,好似在炫耀自己的戰績一般。

  “那東西果然是被你拿了,不過他們怎么會讓你徹底隱藏住這東西的氣息?”

  經過林天的提醒之后,陸野的眼界好似開闊了許多,一眼就看出事情的本質。

  既然門主和老祖二人,是為了引來大量弟子檢驗林天的實力。

  就沒有道理,讓林天獲取寶物之后,能夠走的如此悄無聲息。

  二人不管是誰,只需意念微動,就能夠讓寶物大放異彩,使得林天成為整個戰場之中,最為耀眼的存在。

  如此一來,就如同夜晚之中的明月,再能藏,又能夠躲到哪去?

  “這個,就不能跟你說了。”林天悠然笑道:“這算是我的秘密,更何況,要是讓他們知道了,還能讓我們撿漏嗎?”

  “有道理,不過我們接下來去哪?”

  陸野恍然大悟,出于對林天的信任,他完全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念頭。

  走一步看一步,何嘗不是一種大智慧,更別說還有林天這么靠譜的領路人。

  “旁若無人的回去,假裝什么也不知道。”

  林天輕笑,隨后便在陸野詫異的目光之中,轉身朝著寶物出世地點御空而行。

  “這樣不太好吧?”

  陸野雖然立馬跟了上來,但心里卻有點不大樂意,現在回去,不是純純的送上門嗎?

  “有什么不好,那么大的動靜,我們雖然實力弱小,但過去看看熱鬧也算是合情合理吧?”

  林天意味深長地道:“而且現在每時每刻,都會有人朝著那邊匯聚,現場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我們只不過是姍姍來遲的圍觀者罷了。”

  “可是,他們特意弄了這么大的動靜,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以他們的實力,略施手段,就能夠讓我們暴露了吧?”

  “不然怎么說你格局小呢,要是真有這么容易讓他們得逞,我們能跑這么遠嗎?”

  林天絲毫不管,外面是不是有人看著,毫不忌諱地道:“我自然有我的應對之法。”

  若是進入內景之中的物品,這么容易就暴露在外人眼中,他內景的秘密早就守不住了,哪里等得到現在?

  “強啊!”

  陸野的臉上,不由自主浮現敬佩之色,這一次面對的,可不是什么土雞瓦狗,而是臨天崖內最強那一批人中的兩位。

  林天依舊能夠做到淡定自若,并且破解他們的手段,這讓他想不到,那些所謂的天驕,有什么資格跟林天相提并論。

  至于他自己,他早就釋然了,根本不會去想這些讓自己徒增煩惱的事情。

  “這家伙,還真是不給我們面子啊。”

  陸無為見此情形,哭笑不得道,但他卻又完全無法反駁,他還真不知道林天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其所以然,自然而然就不可能有應對之法。

  青楓道人沉默不語,似乎是在分析情況,也不排除是想要甩脫嫌疑。

  不單單是他們二人,廣場上稍微有眼力勁的強者,都暗自思量林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對于很大一部分人來說,林天收走的寶物,算不上什么至寶,想要遮掩氣息,更是有著無數種辦法。

  但問題是,如何在陸無為這般強者的掌控下,做到這看似輕而易舉,實則無比艱難的壯舉。

  恐怕,起碼要有與之相對應的境界吧?

  林天若真有這樣的實力,那還能是只是一個弟子嗎?恐怕早就已經在現任門主尚存的情況下,繼任門主之位了吧?

  眾人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之時,林天已然帶著陸野回到了事發地點。

  此時此刻,被沖天寶光所吸引之人,不知幾何,原本寂靜的茂密古林之間,人頭攢動,弟子的數量已然超過了樹的數量,可謂是熱鬧非凡。

  眾人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寶物的去向。

  這可就慘了最先抵達的數人,幾乎所有人,都用一種虎視眈眈的目光看向人群中間的幾人。

  “諸位,我知道你們的想法,無外乎就是我們率先抵達,懷疑我們奪走了寶物,但我秦某人光明磊落,又豈會弄虛作假?”

  身著紫紅色道袍,一頭白發的青年面對著眾人異樣的目光,不得不耐心解釋。

  本源境后期的他,在這片戰場之中,單打獨斗,沒有多少人能夠敢說自己能夠穩穩勝過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