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天茫然搖頭,若非是陸無為跟他說起這些,他恐怕這輩子都不知道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之事。

  上哪去知道對方的來歷?

  “弟子以為,弟子聽聞此事之后,未曾瞠目結舌,便已經算是難能可貴,長老就不要為難弟子了。”

  林天思索片刻,沉聲說道,同時露出滿臉的苦澀。

  即便是看重自己,也不是這么個看重法啊,這著實就有些太過于為難人了。

  “跟你提前說說,又不是讓你立刻定下結論,你緊張什么?”

  陸無為對于林天的反應,并沒有絲毫的意外,神色平靜至極道:“走吧,回宗門一趟。”

  林天微微頷首,面無懼色,但是暗中卻開始聯系圣族老者。

  他意念微動,發出疑問之后不久,圣族老者立刻有了回應。

  “公子所說,在下實屬聞所未聞。”

  “縱然是昔日圣族與人族的最強者,想要鎮壓教祖境強者,也斷然不可能如公子所說這般輕松。”

  圣族老者的意思很簡單,林天所說的這一切,著實有些太過于駭人聽聞了。

  在他看來,即便是如林天所說,有可能是因為在識海之中留下法則烙印,所說言語犯了禁忌,從而引發烙印,也絕對不應該是林天所說的那樣。

  最起碼,就如他的識海,早已經留下了林天的法則烙印,可這烙印觸發,也必然不可能即刻湮滅。

  而是會承受一段時間的痛苦,直至神魂被法則烙印所引發的風暴徹底撕碎。

  得到回復之后,林天不由得陷入沉思,同時并沒有繼續詢問對方,如此情況之下,他還是愿意相信圣族老者的。

  此事并非涉及圣族機密,對方完全沒有任何隱瞞的必要。

  更不要說,從對方先前所表現的一切來看,就算是圣族機密,圣族老者恐怕也是知無不言。

  林天沉思之間,回過神來之時,赫然已經來到了通天殿內。

  通天殿乃是門主居所,同時也是召開重大會議的場所,平日里尋常弟子若是得到允許,倒是可以進入其中。

  但如現在這般三十六天長老,共計三十五位到場,還有數位老一輩強者齊聚一堂的局面,尋常弟子根本無法進入。

  但林天身為首席弟子,縱然最近一段時間里,關于他的流言滿天飛,并且在有心人的操控下,近乎大半長老,對于他的首席弟子身份表示不滿。

  可是明面上,他依舊是首席弟子,如今出現在通天殿內,并無一人明面上進行驅趕。

  畢竟無論如何,青水道人帶回來的天才弟子,一日沒有成功,林天就是一日宗門首席弟子,未來門主最合理的繼承人。

  重大會議召開之時,前往此處,也絕對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當然,并沒有什么人注意他就是了。

  此事在陸家范圍內發生,又是由于陸無為所引發的,提前到場的眾人,自然是在等待他的到來。

  陸無為對此很是清楚,進入通天殿之后,便開始侃侃而談起來:“想來此前魯長老的事情,諸位已經知曉,陸某便不在贅述,故而諸位齊聚一堂,所為之事,自然是魯長老消亡前,突然出現又離奇消失的恐怖力量。”

  “陸某才疏學淺,見識比之諸位,更是不值一提,對于此事實在是毫無頭緒,此事關系重大,還望諸位倘若略知一二,千萬不可吝嗇。”

  他很謙遜,甚至可以說是無比的卑微,事已至此,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便是不知,他自然不會打腫臉充胖子,假裝自己無所不知。

  然而,他拋出的問題,直接讓所有人愣在原地。

  若是討論也就罷了,你小子說什么若是知道,千萬不要吝嗇,誰要是知道,會吝嗇啊?

  沉默良久之后,林天早前有過接觸的黑白老者中的白衣老者,沉聲道:“在老朽的記憶之中,尚未發生過如此離奇之事,老朽見那架勢推斷,乃是前所未聞的力量。”

  很顯然事發之時,他一直目不轉睛的關注著現場所發生的一切。

  縱然陳宏遠帶著人逼宮,對于他來說不值一提,但陸無為和魯高義之間徹底撕破臉皮,他自然是坐不住的,實在是按捺不住好奇。

  只不過并沒有現身的他,由于遙遙領先于眾人的實力,以至于即便是陸無為的人,也完全沒有人,知曉他曾俯瞰陸家上空所發生的一切。

  “這世間,莫非會有難以抵抗的敵人出現?”

  人群之中,有人詫異出聲:“可是對方究竟是何來歷?即便是誕生于天地之初的圣族,也未曾掌握這些能力。”

  此番言論,頓時讓一眾人等微微皺眉,要知道,能在此刻進入通天殿的,除了林天這位首席弟子之外,無一不是長老以及凌駕于長老之上的存在。

  簡單來說,便是站在混沌宇宙頂端的那一小撮人,可即便是如此,依舊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其他人如何不覺得詫異?

  很快,眾人開始討論起來,徹底將隨著陸無為一同進入通天殿的林天忽略。

  然而林天倒也樂得清閑,固然一眾長老討論良久,幾乎沒有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是集思廣益,多聽一聽,同樣是妙用無窮。

  譬如,通過一眾長老的反應,來判斷接下來的局勢。

  未來自己也好有些打算。

  此番商議,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林天只覺得漫長無比,同時,也根本不見這些人有什么獨到的看法,絕大多數時候,都是眾人集體沉默。

  然后有人硬著頭皮打破沉默,隨后又陷入長久的沉默之中。

  哪怕是外行人看一眼,也都能夠立刻判斷出,通天殿內的一眾強者,遇到了難以解決的大問題。

  不知過去了多久。

  一直陷入沉默的陳宏遠,終于站出來發表自己的看法:“依我看來,無論敵人來自何方,身處何處,有何意圖,必將是我人族難以忽略的強敵,既然如此,我們之中,萬萬不可繼續內斗了!”

  此言一出,當即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

  此時此刻,所討論的,難道不是足可讓教祖境長老,轉瞬之間徹底湮滅的恐怖力量嗎?

  怎么突然又說起這件事來了?

  林天聞言,神色微微變化,但僅僅只是這樣細小的變化,同樣也是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似發現了陳宏遠,為何會有如此反常舉動的原因,畢竟最近這段時間里,除了先前不久所發生的大事之外,近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