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又是不知討論了多久,相較于之前沒有任何結論。

  此時,眾長老幾乎達成一致,暫且對妖族施壓,直至妖族也知曉未知敵人的危害。

  如若不然,就盡可能的,徹底掌控每一位妖族強者的生死。

  末了,林天神色微動,并沒有選擇當眾公布自己的想法,而是第一時間給青水道人傳音道:“前輩,我的身份,暫時還需保密的好......”

  青水道人不著聲色地微微頷首,而后朗聲道:“諸位,既然已經有了計劃,多余的話我便不再多言,祝大家旗開得勝,同時,由于這小子資質不凡,難保妖族不會在關鍵時刻釜底抽薪,故而他的身份還是保密的好。”

  “所言有理。”

  眾長老不假思索,畢竟誰家有這么一個天才弟子,也不想讓敵對勢力知曉。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在嚴密的保護,也終有疏忽之時,一旦被人抓住這個空檔,林天若有什么三長兩短,絕對是人族所不能承受之痛。

  青水道人微微點頭,似乎是對在場這些人的反應很是滿意,反正也沒指望著,能夠在這時,通過眾人表情的微妙變化,而有任何的收獲。

  既然如此,只要沒人反對就行。

  林天離開通天殿時,自然是跟著陸無為一同返回陸家。

  而關于這一場,臨天崖全宗強者匯聚,共同商議的重大事件,一時之間,成為了各方勢力所關注的重點。

  人族勢力遍布諸天,甚至算是盤根錯雜,但毫無爭議的是,臨天崖絕對是人族領頭羊一般的存在。

  如此重大的會議,外人即便是不知道商談的具體內容,也知道必然會決定人族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戰略。

  越早知道內情,便能夠越早做出準備。

  尤其是陸家之中,雖然具體內容,已經被下令嚴禁外傳,但臨天崖有長老戰死,卻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難免會讓眾多勢力人人自危。

  近些年來,妖族雖然節節敗退,人族各方勢力,在與妖族的爭斗之中,戰果不菲。

  但架不住先前璇璣閣被毀,造成的影響力太大,大家甚至都還沒有從這份悸動之中走出來呢。

  又傳出臨天崖長老,因為特殊原因隕落的消息。

  誰敢保證,接下來遭遇噩運的,不會是自己呢?

  以至于,臨天崖遲遲未曾公布下一步行動,直接導致人心惶惶。

  絕大多數人,對于整個人族的命運,并不報以悲觀看法,但時代的塵埃,落在任何個體,甚至是人族之中某一個宗門之上,都將是難以承受的巨石。

  “終究是有些冒險了,現在并不是表明身份的最佳時機。”

  陸家秘境,陸無為滿臉鄭重地教育著林天:“往后再有這種決定,跟我們知會一聲,略作商議再執行也不遲。”

  雖然之前并沒有當著眾人的面與林天交涉,甚至都沒傳音溝通。

  但他依然覺得這件事情不妥,正如青水道人之前所說,如果當如今正處于風口浪尖的二人身份重合。

  妖族那邊,會不會有過于激動的舉動,還暫且未知。

  “你知道的,謀士當以身入局。”

  林天卻是毫不在意地道:“若是能以我一人的安危,換來隱藏更深的叛徒,縱然是刀山火海,弟子也無懼之。”

  “哎。”

  陸無為聞言,自覺沒有繼續勸說的理由,長嘆一聲之后,便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才緩緩道:“我覺得,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加之在你身上的事情太多,根本就不應該屬于你這個階段。”

  “無礙,大丈夫生于亂世之間,自當一改常態,常言道時勢造英雄,反之,英雄又如何不能影響時勢?”

  林天義正言辭地道:“哪怕以此身,僅僅只是提醒長老,宗門之中還有叛徒,此生亦是無悔。”

  既然這些事情尚未發生,如何描述,自然就是林天說了算了。

  雖然有稍許夸張的成分,但他說話時,卻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因為這本就是他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

  “你承受太多了。”

  陸無為神情惋惜,他覺得如林天這樣的年紀,本應該是意氣風發,而不是卷入各種陰謀之中。

  他也曾是這個年齡段走過來的。

  可從未有過如此巨大的壓力,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背靠強大的宗門。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打算如何

  “隱藏氣息,改頭換面,去妖族腹地看看吧。”

  林天很平靜地回應道:“也是時候去看看,妖族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此,是否有些太過危險?”

  陸無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抗拒,好好保護還來不及呢,把林天送去妖族腹地那種危險的地方,著實也不是他一個人所能夠決定的。

  “門主的手段高深莫測,即便是對我極為熟悉的你們,也未曾發現任何端倪,妖族又憑什么發現我的身份?”

  林天神色淡然,甚至充滿了不屑。

  青楓道人當初施下的禁制,足可令他毫無顧忌的改變身形樣貌以及氣息,并非是只能以陳羽的身份世人。

  甚至于,他完全可以偽裝成某位妖族,也斷然不可能被任何人發現。

  除非妖族之中,當真有遠超青楓道人的存在,如若不然,他絕對是安全的。

  林天意味深長地笑道:“況且,弟子只是為了去了解妖族,而非是執行十死無生的恐怖任務。”

  他的臉上滿是笑意,語氣之中卻是充滿著堅定,算不上是不容置疑,不給陸無為反駁的機會。

  但也不難看出,即便是陸無為想辦法制止,他也會尋找時機外出。

  “既然如此,你將此物收好。”

  陸無為思索片刻,決定不再阻止林天,滿懷擔憂的伸手,將一個棕黑色的木娃娃交給林天。

  “若是遇到危機時刻,祭出此物,我將會為你承受一次攻擊,同時會立刻有所感應,前來支援。”

  他覺得自己的目標太大,一舉一動,縱然處心積慮的隱藏行蹤,也恐被人察覺,著實是不太合適跟在林天身邊。

  “多謝長老。”

  這個時候,林天完全沒有任何的客氣,雖說是充滿自信,但哪能真正一帆風順,毫無危險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