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公子,妖皇近日對我伸出橄欖枝,意圖拉攏,他雖未言明,老朽也知,他必然是想借我之手,對我族至圣動手,老朽以為,這將會是絕佳的機會。”

  圣族老者的大道法則沒入林天身體,得到他的允許之后,猶如千里傳音一般,使得林天腦海之中,響起他的聲音。

  林天閉上雙眸,意識進入識海之中。

  此時此刻,廣袤無垠猶如星河的識海內,有一道虛幻透明的身影浮現,不是圣族老者還能是誰?

  林天對于自己的識海了如指掌,第一時間便有所察覺,之所以選擇意識回歸識海。

  只因他想看看,圣族老者此時的虛影,與主體之間是否存在連接,亦或者說擁有意識。

  “這才多久不見,公子竟然已經擁有如此恐怖的修為,當真是令老朽瞠目結舌。”

  還不等林天進行驗證,圣族老者的言語,就已經讓他心中有了答案。

  正常情況下,即便是圣族老者,也無法看穿林天的真實修為,即便是進入林天的識海。

  只不過,為了讓圣族老者更加懂事,他并沒有在對方面前隱藏自己的修為。

  “數萬年歲月,足可令無數生靈經歷數世輪回,可不算短。”

  林天神色平靜,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吹捧,而有任何的動容。

  “那只不過是尋常生靈罷了。”

  圣族老者對此卻是滿不在乎,在他漫長的生命之中,即便不算中途沉睡的漫長歲月,和林天相識之后的時間,在他看來也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更別說林天口中的普通生靈了。

  而林天懶得繼續這個話題,直接詢問道:“你所說的絕佳的機會,是指什么?還有在此之前,最近廣為流傳的亞圣,又是什么東西?”

  假若圣族老者對墨晴動手,他自然會第一時間做出最為正確的抉擇,即便是對方或許可能會有諸多用處。

  孰輕孰重,他還是能分清的。

  只不過,既然事情還沒有發生,能夠阻止的話,他自然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圣族老者觸及自己逆鱗。

  真要是想讓圣族老者死的話,哪里用得著這么多繁瑣的算計啊?

  “圣族亞圣,并不是什么東西,而是久侍公子,從而得到升華的老朽!”

  圣族老者面露謙卑之色,看向林天的眼神,更是極度熾熱,仿佛要有火焰激射而出。

  很顯然,這段時間里,他享受到了大量,圣族亞圣這個身份所帶來的便利。

  以往,他在圣族之中,雖然也算是一流強者,但距離王者卻還有極為巨大的差距,畢竟這與生俱來的差距,是他心中從未想過跨越的夢。

  但僅僅只是跟隨林天十余萬年,他便完成了前無古人的壯舉,這讓他無論如何,也不敢對林天心生歹念。

  他原本是野心極大之人,若是放在以往,得到這樣的機緣之后,他恐怕會想著奪舍林天,從而獲取更多。

  但唯有林天,讓他不敢有這樣的念頭,與其冒著徹底湮滅的風險,去搏一搏那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奇遇。

  還不如心無旁騖,穩穩的跟在林天身邊,在他看來,哪怕只是撿剩下的,也遠比他原本的人生要好上百倍。

  “原來是你。”

  林天面露微笑,早前,他并沒有深究這些,也沒有想到會是圣族老者。

  畢竟根據他所了解的歷史,圣族的身份,生來之時便已經注定,根本不可能有所提升。

  同時他可以肯定,對方絕對不是什么圣族亞圣,如若不然早前對方早就對他表明身份,試圖獲得更多的籌碼。

  但是現在嘛,最合適當下的表情,必然是了然于胸,這便是馭人之道。

  “多虧了公子,如若不然,老朽此生也不可能有此機緣。”

  圣族老者看到林天的表情,暗道這一切果然都在公子的掌控之中,原本就謙卑的腰,此時此刻更是彎了幾分。

  “既然如此,你之前所說的計劃,就不必執行了,那位至圣,乃是我的弟子,即便如今變成這個樣子,我也不希望她有任何的意外,能聽懂我的意思嗎?”

  林天臉上露出不喜之色:“你我一別多年,這點簡單的信息都查不到,看來我對你的期望,著實是有些太高了啊。”

  墨晴曾經乃是他弟子的事情,不能說人盡皆知,但是妖族與人族高層之中,卻也是廣為流傳的。

  只不過,除了他與老師劍魂之外,沒有任何一位外人,知曉這其中的秘密。

  然而,這么多年下來,圣族老者竟然一點也不知情,著實是讓他對其能力有所懷疑。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一切勝負,何嘗不是藏在細節之中。”

  林天背負雙手,滿臉的鄙夷。

  “老朽該死,老朽差點犯下彌天大禍。”

  圣族老者神色一沉,縱然這只是他釋放的一縷大道法則化身,但是為了能跟林天保持聯系,他的神識如今近乎全部附著于此。

  自然能夠感受到林天那溢于言表的不滿。

  這可是他當下最不愿意面對的事情。

  “不過老朽之所以猶豫,就不得不說老朽在與妖皇交談之時,所察覺到的異常了。”

  圣族老者連忙開口,試圖用新的功勞,彌補自己之前的冒犯,哪怕僅僅只是用來轉移話題也好。

  “什么發現?”

  林天并沒有準備深究此事,畢竟也沒必要真讓對方膽戰心驚,強硬與懷柔,從來都是配合使用最佳。

  “妖皇有意無意向我透露一位神秘的存在,原本我以為,會是后世妖族之中,新出現的天驕,但結合前些日子所得到的消息,大抵是與害死貴宗長老之人,出自同一勢力,甚至是同一人。”

  他好像是怕林天不相信,覺得他僅僅只是為了扯開話題而胡言亂語。

  根本不給林天詢問的機會,便急忙解釋道:“妖皇的實力不過爾爾,想要拉我入伙,并且讓我對我族至圣動手,故而神秘人偶爾展露氣息,讓我覺得,那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

  “據傳,貴宗長老乃是被世界之外的存在迫害,恕老朽冒昧,我覺得或許并非是迫害,而是他早已經接受了對方的控制。”

  鑒于自己并不知道那位長老與林天之間的關系,以至于圣族老者說話時,語氣越來越不確定,好像單純只是推測而已。

  “你倒是不傻,接著說。”

  林天微微頷首,神色平靜如水,沒有絲毫的波瀾,雖然對圣族老者稍有認可,但卻絕對不多。

  “老朽以為,貴宗將此消息廣而告之,除非僅僅只是為了甩脫責任,也必然是為了給妖族施加壓力,致使其放下曾經的隔閡,從而一致對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