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青水道人見到如此情形,更是目瞪口呆,林天帶回圣族老者,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高看林天了。

  如今看來,他發覺自己終究是低估了林天的恐怖之處。

  這完全就如同下屬一般的阿諛奉承,當真會是一位教祖境圣族,能干出來的事嗎?

  先不說圣族與人族之間的血海深仇,同時上古時期,驕傲的圣族將圣族之外的一切生靈,全然不放在眼里。

  就算是任何種族的教祖境強者,也不可能會對一位后輩如此諂媚啊?

  教祖境強者的意義,絕非是表面上看去那么簡單。

  就拿現在的情況來說,人族與妖族,近乎到了一種不可挽回的局面。

  若是私底下有教祖境妖族,試圖與人族高層聯系,也絕對會收到非比尋常的待遇。

  畢竟,整個混沌宇宙之中,教祖境強者,一直都在千人以下。

  即便是萬族最為鼎盛時期,也未曾突破這一數字。

  以至于,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前輩,這些年來我與世隔絕,致使消息閉塞,能否簡單講述一下當前的局勢?”

  林天見此情形,微笑著出聲提醒,將青水道人的思緒拉回現實。

  “局勢沒什么好說的,我們都已經打到妖族老家門口來了,還能是我們劣勢不成?”

  青水道人完全不介意圣族老者的存在,坦然道:“如今我們圍而不攻,讓妖族承擔著巨大的壓力,近千年來,已經開始有妖族強者按捺不住,開始對外突圍。”

  根據從圣族老者口中得知的消息,妖族圣地內,天地靈氣充沛,大道法則強橫。

  卻也是從混沌宇宙中汲取。

  故而,諸多宮殿,連成一座大陣,不單單只是堵住了妖族出入圣地的通道,更是斷絕內外大道法則的傳輸。

  其中天地靈氣得不到補充,假以時日,妖族輝煌的圣地,終將成為一片靈氣不存的腐朽之地。

  “為了此間天地,倒是辛苦前輩了。”

  林天聞言,簡單恭維一句之后,面露思索之色。

  然而這畫面,在青水道人眼中,卻顯得尤為刺眼。

  你一個年輕后輩,對待我這樣的教祖強者,都只是敷衍了事,結果你說,你找到了一位教祖境強者跟班?

  這多少是有些不合理的吧?

  二人談話間,一股強盛至極的大道從遠處襲來,猶如星河之中的滾滾洪流,令所有人望而生畏。

  頃刻間,漂浮于星空之中的宮殿群內,大量人族修士紛紛抬頭,看向異象產生之處。

  不單單是人族眾多強者面露驚疑,縱然是被徹底封鎖的妖族圣地之中,無數生靈也為之動容,但卻有一部人面露狂喜。

  “公子,是我族至圣邁出關鍵一步!”

  圣族老者神色尤為怪異,若是放在以前,看到這樣的畫面,由于自身同樣源自圣族,他定然會欣喜若狂。

  但現在,他心中的情緒無比復雜,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他知道墨晴的身份,卻并不知曉真正的隱秘,自然是擔心如今的林天,很難對付圣族這位前所未有的至圣。

  這位可不是一般人啊。

  據他后來的了解得知,原身與林天關系匪淺,到時候不忍動手,也并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對方只需好好利用這一天然優勢,林天必將面臨重重困局。

  “嗯,知道了。”

  林天點點頭,瞇著雙眼,面無表情,讓人不知道他在想著什么。

  但這一幕,導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妖族圣地之中,一眾圣族強者涌出,原本決定繼續死守的妖族強者,見此情形,也只好緊緊跟隨。

  如今的妖族,才是兩族的主體,同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大量圣族強者,可是如今妖族為數不多的頂尖助力,倘若當真是遭遇危險。

  妖族想要守住當下的局面都很困難,更別說對人族進行反攻。

  大量圣族強者涌現,致使昏暗的星穹深處,仿佛都有璀璨圣光揮灑。

  精純而龐大的大道法則籠罩諸天,令人產生一種難以言喻之感。

  就連來自異世界的神秘存在,對于大道法則都頗為喜愛,更別說土生土長,依賴大道法則成長的萬族。

  天地靈氣充裕之地,常常被稱之為福地,往往可以誕生諸多天材地寶。

  那大道法則充沛之處,對于修士自然有著莫大的好處。

  只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妖族那邊是開心了,但人族卻是心情難以描述。

  距離上古時期已經太久,近百萬年來,才有圣族重現人間,即便是這樣,就已經給夠了人族壓力。

  并且讓妖族覺得自己掌握了,足可對付人族的重要籌碼。

  現在突然蹦出來這樣一位恐怖到極點的圣族強者。

  難免讓人心情沉重。

  緊接著,令所有人意想不到,但卻又情理之中的是,遠處那位制造如此異象的存在,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圣地入口處靠近。

  “沉寂多年,一直苦心提升實力,終于要一展身手了嗎?”

  “難怪上古時期,萬族皆臣服于圣族,如此頂尖的存在,誰見了,心中能生出反抗之心?”

  “有希望了!區區人族,不過只是一群從我族手中,竊取天地大道的小賊而已!”

  “圣族光輝照耀萬界,指日可待,我族再登萬族之巔,便在今朝!”

  ......

  眾多圣族與妖族強者面露狂熱,何止是覺得勝券在握胸有成竹啊,完全就是覺得勝負已定。

  說時遲那時快。

  隨著浩瀚無邊的大道法則,猶如率先探路的先鋒鋪過來,一股圣潔無暇,令人望而生畏,只想頂禮膜拜的氣息快速靠近。

  “接下來注意一些,切莫意氣用事!”

  青水道人知曉墨晴的身份,也知道對方跟林天的關系,生怕林天會有反常的舉動,故而沉聲提醒道。

  哪怕在此之前,他對墨晴也極為看好,但架不住如今形式不同,根據他的了解,如今的墨晴,早已經不再是那個,跟在林天后面,羞澀靦腆的小姑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