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墨晴為何會被稱之為至圣?

  并不單單是自身大道法則前所未有的強大,即便是圣族古今歷史之中,都無人可以比擬。

  更是因為在圣族族人的心中,擁有如此完整的大道法則,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對于絕大多數圣族族人而言,若是沒有墨晴,心中最為敬仰的,或許另有他人。

  但有了墨晴的存在,這個人只會是她。

  如今看到自己信仰般的存在,竟然會對一位人族螻蟻愛慕有加,除了圣族老者這樣的,早就已經舍棄圣族,成為林天馬前卒的,又有誰會不難受呢?

  然而,直至此時此刻,眾多圣族強者,對于墨晴,竟然并沒有太大的怨念,一個個所露出的兇惡眼神,也是看向林天,恨不得將其生吞。

  “就不知道注意一下影響嗎?”

  林天面露無奈之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閉關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那么不顯眼一些,你倒好,直接又把我推上風口浪尖了?

  “倘若敢對師尊動手,弟子悉數將其鎮壓便是。”

  墨晴自然能夠感受到周圍大量不善的目光,但她在意嗎?

  若是心中但凡有半點怯意,她也就不會做出先前那般瘋狂的舉動。

  心心念念的師尊,今日終于得見,而她,也擁有了夢寐以求的,能夠幫助到師尊的實力。

  或許在此之前,還想過要不要端一端架子,以及繼續維持當下的身份,配合林天演戲。

  但當見到人群之中,猶如鶴立雞群的人兒,腦海之中,哪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念想?

  “可喜可賀,還好是你,若非是別人,恐怕我等都要汗流浹背不成。”

  青水道人迅速回過神來,充滿笑意地調侃道。

  原本妖族那邊的實力,就跟己方有些差距,如今對方眼中的巨大助力,實際上卻還是他們的人,說是勝負已分,毫不為過。

  但是攻守易型了!

  “見過前輩。”

  教祖境的墨晴,面對林天身邊之人,依舊沒有什么架子,謙遜行禮道。

  她雖從未直接見過青水道人,但是早些年,也在混沌海邊緣的偏僻道場內,看到過對方的投影。

  知不知道對方是否有如此恐怖的實力暫且不提,只要是林天的老友,她便下意識的將自己當做是晚輩。

  畢竟她相信,即便眼前的青水道人,真實實力也只不過是林天當初所說的道尊境,林天也會對其極為尊重。

  基于此條件,她沒道理置若罔聞。

  “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做什么都運氣極佳,早些年老朽投影見你之時,便知你二人未來注定不凡,卻也不曾想,這才多久,你們師徒二人所達到的成就,一個比一個恐怖。”

  青水道人背負雙手,滿臉惆悵。

  我不是在外游歷了數百萬年嗎,怎么像是沉睡了數百萬年,現在的年輕人,都已經這么恐怖了嗎?

  他覺得,自己好像根本不是跟不上時代了,而是思想好似停滯了無數年。

  一眨眼,就從次生宇宙,被強行帶到了原始宇宙。

  曾經眼中至高無上的存在,竟然已經變得滿地都是,心中的震撼,幾乎完全無法用言語形容。

  “能夠遇上師尊,是晴兒運氣極佳才對。”

  墨晴鼓足勇氣,怯生生地說道。

  她雖觸及這個世界的巔峰,但成長的過程極為封閉,幾乎就沒怎么接觸過人。

  心境,依舊還是那個,當初跟在林天身邊,懵懂無知的少女罷了。

  其他的事情,她自然不可能俏臉微紅,但在面對林天之時,終究是難免如同情竇初開的少女。

  林天則是苦笑一聲,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索性便默不作聲。

  “暫且先不說這些,如今這些妖族與圣族的強者,紛紛不當縮頭烏龜,自然要備上一些大禮送上才是。”

  青水道人看到林天的模樣,當即選擇幫助其轉移話題,同時一聲令下:“動手!”

  他早在妖族和圣族強者,尚未反應過來之時,就已經開始封鎖圣地入口。

  甚至于,之前與林天二人的交談,更多的也是為了拖延時間。

  如今禁制已成,圣地之中的妖族不知外界發生的一切,外面的人也如同先前受阻的人族一般,無法回到圣地之中。

  如此一來,以當下的戰力差距,絕對可有為這一場持續多日,形同浩劫的大戰,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了。

  “妖族之中尚有一些坐得住的老妖尚未出現,正好給了我等分而破之的時機。”

  青水道人厲喝一聲,隨后一馬當先,形同洪流一般,直撲妖族而去。

  他自然不是孤身一人,明處暗處的人族強者,同樣不愿意放過這次機會,紛紛如同潮水般涌出。

  “師尊,晴兒讓你看看這些年來的成長!”

  墨晴面露躍躍欲試之色,身形一閃,根本不給林天勸阻的機會,同樣加入戰場之中。

  林天面露無奈之色,他突然產生一種無力感,如此規模的大戰,著實不是他所能夠參與的。

  雖然不愿意接受,但是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以他當下的實力,企圖干涉一群教祖境大能戰斗,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尤其是這一次,從圣地之中出來的對手,除了妖族大能,就是一些尚未完全恢復實力的圣族。

  后者對于他來說,確實沒有那么大的威脅,甚至還有的人修為都不如他。

  但問題是,這樣的存在,對于整個戰局完全起不到任何的影響,換而言之,他上不上,對方可能都會被強者的隨手鎮壓。

  哪里用得著他?

  “嘖嘖。”

  林天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早知道就還待在混沌宇宙邊緣,讓晴兒過來找我了。”

  “公子此言差矣,圣皇突破之時,所產生的天地異象,絕非是僅有此地能夠感應,整個混沌宇宙都能有所感應,圣地之中這些人,絕對坐不住的。”

  圣族老者意味深長地解釋道:“倘若圣皇并未來到此處,而是順著心中的感應,前往公子先前所在之處,只不過是將戰場,從此處,移到了別處而已。”

  “倒也還算是有道理。”

  林天點點頭,道理是這么個道理,但是對于他來說,多少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