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突如其來的瘋狂,令所有人神色一緊。

  倘若是實力稍弱一些,所謂的狠話,在眾人眼中,自然如同笑話一般。

  但妖皇自身實力相當不俗,乃是一流教祖境強者,自身血脈又頗為特殊,或許當不得妖族第一強者。

  卻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最為關鍵的一點在于,妖皇的所作所為,看起來絕非是胡言亂語,僅僅只是喪失了理智而已。

  “公子,這家伙似乎是想喚來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與神秘存在有過接觸的圣族老者,觀察到妖皇肩頭隱隱約約浮現的黑暗氣息,當即做出斷定。

  “嗯,然后呢?”

  林天不以為意,甚至連回頭都懶的回頭看一眼圣族老者。

  他如今的實力確實是不如圣族老者,但他與神秘存在接觸的時間,可比對方久遠不知多少歲月。

  自然第一時間便看出端倪,但別說是緊張了,他的嘴角甚至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神秘存在那樣的生靈,來多少他都不會有絲毫的畏懼,甚至只會笑的合不攏嘴。

  如今內景之中,特殊的異象,已經開始分解神秘存在擁有的奇異物質,化作他自身的力量。

  過程著實有些緩慢,甚至可以說是讓人感知不到的微乎其微。

  可是,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在漫長歲月的加持下,終有一日,他會如同在混沌海內,瘋狂汲取混沌物質,轉化為自身力量的一部分。

  換而言之,神秘存在的意義,就好像是混沌海內的混沌物質,為其提供特殊的力量。

  但問題是,神秘存在固然實力強大,但比之混沌海而言,終究渺小至極,必然會有被林天徹底吞噬的一天。

  在林天看來,對方就相當于特殊的靈氣,并且還不能長久為其提供力量。

  自然而然的,這樣的“靈氣”來越多越好。

  “所以公子的意思是,不必告誡這些人,讓他們小心提防?”

  圣族老者看似疑惑,實則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不,已經阻止不了了,封鎖圣地的禁制之所以被打破,便是因為有了奇異物質從旁協助,以他的實力,自然不可能直接掌握。”

  林天搖了搖頭,若不是因為知道完全無法阻止,他也不至于這般淡然,并且開始設想如何反制。

  畢竟他對神秘存在所在世界的了解,幾乎相當于無,更不知道,那對他來說毫無作用的奇異物質,若是尋常修士沾染上了,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但既然不可避免,考慮這些也就毫無意義了。

  果不其然,如他所說的那樣,當眾人開始有所反應,準備出手將妖皇鎮壓之時。

  圣地入口處,有無邊無際的黑暗開始涌現,那漆黑的物質,沾染到包括大道法則在內的任何東西,都會立刻將其同化。

  毫無例外。

  這使得連同青水道人在內的眾多強者,也紛紛開始了皺眉。

  在所有人的情報之中,此前完全沒有提及過,有關眼前所發生一切的任何信息。

  不單單是所有人都處于懵逼狀態,更是因為此物的能力太過詭異,讓人聞所未聞。

  “倒也是多虧了你們,引開妖族絕大多數強者,如若不然,我也不可能在那些老家伙的注視下,完成血祭!”

  妖皇置身于黑暗之中,或許是因為受到了恩準,他并沒有被奇異物質所吞噬,反而是趾高氣揚的望著所有人,神情興奮,狂笑不止。

  此言一出,當即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在此之前,并沒有人朝著這個方面深究細想,但是聽到這話之后,眾人猛地反應過來。

  既然這些奇異物質是從妖族圣地之中涌出,是否也就意味著,整個妖族圣地已經被這神秘的力量所吞噬?

  “你我兩族之事,你竟然引來外族,并殘忍屠戮同胞,當真是人人得而誅之!”

  青水道人作為人族一方的領頭人,當即高聲道:“諸位妖族道友,如今恐怕你我兩族之間的仇怨,要放一放了,若是想要保存妖族最后的火種,或許不妨合作。”

  看這架勢,他就知道,一旦讓奇異物質徹底蔓延開來,除了像妖皇這樣投降,就只能被吞噬,整個混沌宇宙,將不會再有萬族的半點生存空間。

  原本被打得極為凄慘的妖族強者聞言,不由得面露猶豫之色,但卻該說不說,絕大多數人,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更別說,比起鎮壓妖族,方才還斬殺不少妖族大能的人族聯軍而言,毀滅整個妖族圣地的妖皇,才更讓人感到震怒。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閃身上前,猶如急速掠過星穹的流星,直至停留在妖皇不遠處。

  稍微有過接觸的,都第一時間感受出林天的身份。

  尤其是墨晴,他當即甩開方才還在交手的妖族強者,第一時間來到林天身前。

  “師尊,此物極難對付,還是讓晴兒來吧。”

  她面色平靜,俏臉之上甚至還掛著淺淺的笑意,實則心中壓力滿滿。

  她感受到,奇異物質對于大道法則的特殊壓制,知曉唯有層次極強的大道法則,或許能夠與之抗衡。

  她相信林天肯定可以,但架不住實力尚未提升到頂峰,對付起來自然更為吃力。

  師尊,就讓晴兒最后再幫你一次吧。

  墨晴含情脈脈地望著林天,到了嘴邊的話語,終究是被她忍下去了。

  縱然與林天相處的時間里,她曾不止一次的表達愛意,但這是最后一次了,她不想給林天任何的壓力。

  “傻丫頭,對為師還不信任?”

  林天見此情形,卻沒有露出任何悲壯之色,反倒是沒好氣道:“有我在,你便安心退下,可保此界無憂。”

  墨晴的臉上寫滿了懷疑,正如她面對眼前這般,不可避免的危險,甚至極有可能葬送性命的情形,她第一個會想到的,必然是讓自己所在意之人遠離。

  “你那主人消失這么多年,難道你一點都不會好奇,為何會音訊全無?”

  林天卻來不及跟墨晴解釋太多,而是意味深長地看向妖皇。

  面對道祖境界的妖皇,他的實力自然是遠遠不如,但身后還有無數人族強者,所需要在意的,僅僅只有奇異的黑暗物質罷了。

  但是恰巧,這些奇異物質,對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