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廝殺很短暫,就在酒肆的主人和客人尖叫著準備跑路時,就結束了。

    “手段不錯,哪學的?”赫連燕覺得自己小看了姜鶴兒。

    “憑什么告訴你?”姜鶴兒淡淡的道。

    “喲!這還傲上了?”赫連燕笑著過來,眉間多了些曖昧之色。

    “你別過來,不然我收拾你。”

    姜鶴兒作勢要扔東西。

    赫連燕見老賊一臉平靜,等晚些就去問道:“她這是什么手段?”

    “江湖手段。”老賊一臉老夫早已看穿了一切的從容。

    “江湖手段?”

    “她在江湖廝混過!”

    “就她?”赫連燕笑道:“就她在江湖上廝混,竟然沒被騙?”

    “江湖也分好幾等,有人高高在上,與官府勾結;有人與商人勾結,有人拉幫結派……最低等的便是在市井廝混。”

    “那么,她是哪一等?”

    “你看她就知曉了,少不得便是中上。”

    “明白了。”赫連燕問道:“那你呢?你是第幾等?”

    老賊拍拍屁股走了。

    回到臨安,赫連燕殺氣騰騰的訊問。

    “別費勁了。”一個密諜慘笑道:“你赫連燕又不是沒見過咱們鷹衛的人,想撬開咱們的嘴,癡心妄想。

    再說了,撬開了,你想問什么?我知曉的,你也知曉。你唯一不知曉的便是鷹衛里的一些事。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你確定要問?”

    赫連燕淡淡的道:“那個寡婦最近在忙些什么?”

    “大統領最近忙著盯住陛下的那些對頭。”

    “陛下呢?”

    “陛下,陛下最近與皇太叔頗為親密。”

    這是預料中事。

    “就沒點忌憚?”

    “你知道的,咱們鷹衛的人各不相干。咱們來了臨安,便不知曉別處之事。”

    “這個倒是。不過,我想知曉,誰讓你們來的,目的何在?”

    密諜很光棍的道:“沒有安排。”

    “嗯?”

    赫連燕蹙眉,“莫要用鷹衛那一套對付拷打的手段來應付我,我會讓你知曉……”,她指指老賊,“這位喜歡扒皮脫骨……”

    一把小刀在老賊的手中轉動著。

    另一個密諜嘆息,“不是要緊之事,說了也無妨。”

    “是!”看來此人頭目。

    “咱們本在草原上晃悠,在三大部之間游走,突然得知基波部滅了的消息,管三大部的上官就令咱們來臨安查探。”

    “查探什么?”赫連燕問道。

    “查探陳州的變化。”

    “那么,你們查探到了什么?”

    “五年前我來過臨安。此次再來,翻天覆地。”密諜慘笑道:“我不知曉這些變化是如何發生的,只知曉,操縱這一切的那人,高明!”

    赫連燕起身,“多謝夸獎。”

    陳州的變化她也看在眼里,堪稱是日新月異。

    而這一切,都是那個男人帶來的。

    那個密諜抬頭,看著死寂沉沉,“赫連娘子,別忘了皇叔。”

    “呵呵!”

    赫連燕去了州廨。

    “使君回去了。”

    “好!”

    赫連燕轉過州廨,進了后面的小巷。

    身后,兩個男子不遠不近的跟著。

    這是她的人。

    和鷹衛大統領赫連燕一樣,既然管了這攤子事,就得提防被對方下狠手,所以赫連燕的身邊總是跟著人。

    “赫連娘子。”

    門子很熱情。

    “郎君可在?”

    “在,就在后院。”

    “好。”

    赫連燕一路到了后院。

    楊玄正站在屋檐下,手中拿著一卷書冥思苦想。

    “該取什么名字好呢?”

    “郎君。”赫連燕行禮。

    “嗯!”楊玄拋開腦子里的那些字,“可是有事?”

    “是。”

    “先喝一杯冰水。”

    有人送了一杯冰水來,赫連燕喝了一口,竟然酸酸甜甜的。

    “味道極好。”

    “用幾種東西弄的,消暑開胃。”

    對這位郎君時常弄出些東西來,赫連燕已經見怪不怪了,“那兩個密諜交代了些事。”

    “嗯!”楊玄把書卷合上。

    “他們本是在草原上游走的鷹衛密諜,得知基波部滅了之后,被上官派來臨安查探。”

    “查探什么?”

    “查探陳州的變化。”

    “陳州的門是敞開的,隨便看。”

    “郎君,還是要提防那些密諜!”

    “陳州的大門既然開了,就不會為了一些事兒關閉。”

    “就怕對方來些好手。”

    “刺殺?”楊玄笑了笑,“我身邊有護衛,怕什么?”

    “終究要小心。”

    “這人真要倒霉,坐在家中都會被房梁砸倒。”

    楊玄很樂觀。

    關鍵是,他知曉陳州的大門一旦打開,就不能關閉。

    關閉的后果就是內部出現大問題。

    那些貨物沒地方售賣,破產的商人,失業的百姓,上游產業絕望的供應商……減少的賦稅,一系列變化能讓陳州比原先還要凋敝。

    “大門要一直開著。”

    赫連燕點頭,“我知道了,大局之下,一切都當退避。”

    她深深的看了楊玄一眼,隨即告退。

    “晚上烤羊肉,早些回來。”花紅提醒她。

    楊玄有些饞了,就令廚子弄烤全羊。

    “我已經嗅到味道了。”

    烤羊肉的味道從前院彌漫到了后院。

    出去時,赫連燕見王老二蹲在屋檐下,就盯著廚房。

    屠裳坐在他的身邊,平靜的看著那一縷炊煙。

    畫面仿佛定住了,就像是一直存在著。

    王老二看到了她,笑道:“早些回來吃羊肉。”

    “好。”

    赫連燕笑著回應。

    出了楊家,她轉過了小巷,沒有回州廨,而是漫無目的的游蕩著。

    街邊全是商鋪,沿街還有小攤,也有人挎著籃子,背著背簍叫賣,熱鬧非凡。

    “冰水,加了香料的冰水,再來一碟果脯,哎喲喲,那就是神仙嘞!”

    一個婦人站在自家店鋪外喊著,口沫橫飛。

    赫連燕想到了先前喝的冰水,不禁心中一動。

    天氣熱,熱的邪性。

    “娘子要什么?”

    婦人殷勤的跟了進來。

    “冰水,再來一碟果脯。”

    “好嘞!冰水一杯,莫要太冰,果脯一碟!”婦人高聲喊道。

    赫連燕坐下,這時在工坊做事兒的人開始下工了,人很多。

    “來一杯!”

    這些做工的人不肯買果脯,冰水也買不起,就要在水井里冷過的水,就是純粹的微冷,喝進去身體激靈一下,整日的勞累仿佛都消散了。

    店鋪里幾乎坐滿了人。

    赫連燕拿到了自己的東西,喝了一口,水微冰,喝下去不至于太刺激,對于女人而言再好不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