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官威這個東西說不清,道不明。

    在百姓的眼中,官員的官威是由頭銜和權力組成的。

    而且,威,必然是帶著懲戒性質。

    否則,那就不是威。

    官威,官員手握懲戒權力帶來的威嚴!

    楊玄自問是個慈善人,為官以來,對百姓堪稱是秋毫無犯。

    所以,他很認真的問道:“官威,是個什么東西?能吃吧?”

    兩個內侍愕然一瞬,旋即,說話的內侍冷著臉,“我二人來此許久,楊使君卻遲遲不露面,意欲何為?”

    “我是陳州刺史,我管著陳州大大小小無數人的死活,還得盯著對面的三大部,還得特娘的盯著戶部發來的霉變糧食,就這么蠅營狗茍的每日操勞,就因為在外面處置公事晚來了片刻,就被你等說成是耍威風,這,誰家的道理?”

    楊玄咆哮道:“難不成我整日不理事,就蹲在州廨里等著可能來的中貴人?”

    曹穎和韓紀站在側面的值房外,剛開始二人還有些擔心這兩個內侍找茬,楊玄會難以應對。

    辯駁吧!

    對方是長安來的內侍,不,是天使,先天占優勢。

    不辯駁吧,氣勢一滯,隨后就只能任由對方拿捏。

    可楊玄壓根就沒這等想法,火力全開。

    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而且,這事兒還說的一點兒都沒錯。

    地方官又沒千里眼,能看到天使一路從長安而來,提早等著。

    所以,楊玄理直氣壯!

    而且,一旦這番話傳出去,長安那邊就要頭痛了。

    所以,那個內侍果斷想中斷這次下馬威。

    但楊玄卻不干。

    “若是有人想弄死我楊玄,何須栽贓這等罪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條命,拿了去!”

    楊玄伸長脖頸,一臉光棍。

    來!

    大好頭顱在此,看誰能取了去!

    兩個內侍沒想到楊玄的反應這般激烈,噔噔噔后退了幾步。

    呯呯呯!

    值房被打開的聲音不絕于耳。

    一個個官吏走出值房,看著這一幕。

    楊玄低頭,露出了脖頸。

    就像是等待斬首的死囚。

    兩個內侍滿面怒色,指著楊玄。

    悲憤,就那么油然而生。

    一個小吏恨恨的低聲道:“使君殫思竭慮,勞苦功高,卻被閹豎羞辱!”

    那些官吏無聲的看著兩個內侍。

    若非皇權在身,此刻這些官吏就能沖上來一頓毒打。

    這事兒,不對!

    本是來召喚楊玄去長安,至于下馬威,不過是根據上面的意思,自行揣摩的手段。可楊玄顯然不吃這一套,反過來鬧了一出忠臣含冤的大戲。

    皇帝想弄死剛立下大功的名將!

    這個消息傳出去……

    還有,眼前這位的丈人可是周氏的家主!

    真要鬧大了,楊玄如何他們不知道,但自己的結局卻妥妥的。

    ——死定了!

    至少也得是永世不得翻身。

    說話的內侍想到事兒鬧翻的結果,不禁面色慘白,“并無此意!絕無此意!”

    “沒有?”楊玄問道。

    內侍舉手,“絕對沒有。”

    “說事。”

    楊玄進了值房。

    曹穎已經呆了。

    楊玄一連串的應對,不但沒給兩個內侍反應的機會,他同樣也是如此。

    原來,還能這樣?

    韓紀微笑,輕聲道:“郎君,越發的從容不羈了。”

    “是啊!”

    二人相對一視,一種喜悅襲上心頭。

    “你高興什么?”曹穎問道。

    韓紀說道:“若是郎君被兩個所謂的天使嚇唬住了,或是不敢反駁,那么,以后長安一封手書,或是一個內侍,便能中斷了這大好局面。”

    這個老鬼,話里話外都是桀驁不馴,以及無視皇權。

    但,挺不錯的,不是嗎?

    兩個內侍收了威風,說了目的。

    “陛下召見。”

    就特么四個字,偏偏要弄出這等大陣仗來。

    ……

    后院,周寧和赫連燕在一起吃飯。

    周寧的飯菜看著要清淡一些,比赫連燕少了兩道菜。

    “別看這個,自從有了身孕之后,子泰就管著我的衣食住行,每次吃什么,吃多少都有定數。”

    周寧笑了笑。

    這是向我昭示自己的地位?

    赫連燕心中一哂,心想這位可是周氏女,豈會如此沒品。

    “可見郎君對娘子的關愛。”

    “是啊!”周寧問道:“可要飲酒?這個倒是無需避諱,只管喝。”

    這是想讓我喝醉,隨后看我的人品嗎?

    酒醉后,最能看出一個人的秉性來。

    這話是皇叔當年說的。

    赫連燕深以為然。

    但周寧為何要試探我?

    難道……

    楊玄如今可沒有侍妾,就目前來看,姜鶴兒最有可能。此女有些楞,心機有,卻懶得用,就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

    這樣的侍妾好掌控。

    剩下的就是后院的侍女。

    可侍女,她上不得臺面啊!

    就是個玩物罷了!

    郎君,好歹得有幾個固定的……嗯!女人!

    暖被子!

    姜鶴兒,還有個我!

    赫連燕說道:“也好。”

    酒水送上來,赫連燕連續喝了幾大杯。

    “少喝些。”周寧笑道。

    “娘子放心,我的酒量不錯。”赫連燕眼波如水。

    用完飯時,赫連燕有些話多。

    “娘子看著圣潔無比,我見了心中就安寧。”

    “哦!這個說法倒是有趣。”

    “郎君愛煞了娘子!”

    “你也不錯。”

    “娘子謬贊了。”

    周寧起身。

    赫連燕心想,今日談話的主題要來了!

    她起身,凝神。

    周寧說道:“子泰最近事多,又領軍征伐,我一直擔心他的身子,想著若是多幾個幫手也好。剛聽子泰夸贊了你,處事得力,幫了他不少。辛苦了。”

    呃!

    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赫連燕第一次感到了羞赧。

    “咦!怎地臉這般紅?”周寧問道。

    “不勝酒力。”

    ……

    楊玄回來時,見周寧一臉笑意,就問道:“什么事這般樂呵?”

    “沒事。”周寧自然不會說自己發現了赫連燕的小心思,“對了,前面可是有事?”

    “皇帝令人來了,讓我去長安一趟。”

    “可有說法?”

    “你覺著這些內侍會知曉?”

    “也是。”周寧面色凝重,“黃相公剛和皇帝鬧翻,皇帝就召見你,雖說不至于有危險,不過,皇帝不出手,其他人卻未必。

    子泰,此行要小心。我寫封信去,讓阿翁……罷了,你到了長安,阿翁他們自然就知曉了。”

    “阿寧,不管何事,我會及時回來。”楊玄說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