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午,楊玄去了丈人家。

    周遵下衙回來,更衣后,和他一起飲酒。

    周勤姍姍來遲,一身獵裝。

    “老夫今日箭無虛發!”

    周遵起身,“恭喜阿耶。”

    “恭喜阿翁。”

    好箭法,楊玄心中暗贊。

    周勤坐下,周遵問道:“阿耶今日射殺了多少只老鼠?”

    老鼠……楊玄:“……”

    “二十余只。”周勤見楊玄呆滯,就板著臉,“須知米糧來之不易。”

    “是!”楊玄懵的。

    周遵說道:“祖宗傳下的規矩,要珍惜米糧。老夫身子康健,每逢春耕,便去城外的莊子上看看,也跟著動動手。”

    很久以前的規矩,每逢春耕,帝王要帶著宮中人,或是臣子們去耕地。

    這是垂范。

    “帝王都是學了我世家的規矩。”周遵淡淡的道。

    “老夫不好出門。”周勤有些悻悻然。

    楊玄明白了,合著周勤沒法出門,但祖宗的規矩也不能不遵守,于是變通了一下。

    “阿翁在哪射老鼠?”

    “糧倉。”

    周勤幾杯酒下肚,情緒上來了。

    “老夫令數人進去驅趕,一陣敲鑼打鼓!再令人在兩側手持掃帚驅趕,老鼠便只能沖著老夫跑來。”

    “這是兵法啊!想來阿翁是一箭一只。”

    “老鼠肥碩,還不少,老夫有一箭中了兩只。”

    別人一箭雙雕,您一箭雙鼠。

    喵!

    喵喵喵!

    外面貓叫的格外慘烈。

    “吵什么?”周勤不滿的道。

    一個仆役進來,“阿郎,家里養的貓都蹲在糧倉前嚎叫。”

    周勤干咳幾聲,“過幾日就好了。”

    楊玄:“這是……”

    周遵淡淡的道:“喝酒!”

    楊玄一下就明白了。

    倉庫的老鼠被周勤弄死了,家里養的貓就失去了捕獵的機會,以及進補的機會。

    人是狗拿耗子,您是人拿耗子。

    周勤撫須,“黃春輝是個什么意思?”

    “北疆遠離長安,當面乃是大敵,該如何應對,黃相公自有謀略。”

    “皇帝并非名將,橫加干涉,這是置大局于不顧,黃春輝忍了他多年,終于忍無可忍了。”周勤譏誚的道。

    周遵說道:“北遼那邊虎視眈眈,他卻一心想著制衡北疆。江山社稷也不及權力。”

    “黃春輝老矣,如何能謀反?”周勤嘆息。

    權力的甘美讓人不舍,讓人變態,偽帝就是如此。

    周遵問道:“阿寧孕期如何?”

    “好得很。”楊玄說道:“就是會偷偷的看書,或是去配藥。”

    周勤蹙眉,“要管著些。”

    “管了。”楊玄苦笑,“可我事多。”

    媳婦兒閑不住,我難道還能強行把她按在家里?

    “護衛可有人?”

    周勤莫名其妙問了這個問題。

    楊玄看了他一眼,“阿翁放心。”

    周勤說道:“要好手!”

    周遵說道:“子泰身邊有數十大漢,橫行戰陣。”

    “戰陣是戰陣。”

    周勤搖頭。

    楊玄笑道:“玄學就在陳州。”

    周勤笑道:“老夫竟忘了此事。”

    那一群喜歡清談的人聚在一起,誰來討野火,那可就熱鬧了。

    “可有人動手?”周遵終究不放心。

    “有。”

    “修為如何?”

    “了得!只是那日我正好在玄學的新山門,那人就一頭撞了進來。”

    “如何?”

    “被寧雅韻鎮壓。”

    那位掌教平日里不顯山露水,一動手,那威勢讓楊玄也為之側目。

    喝完酒,楊玄告辭。

    出了周家,夜幕低垂,燥熱漸漸消散。

    夜禁早已名存實亡,街上不少人,兩邊的店鋪和攤子生意火爆,人來人往。

    “這便是國泰民安!”屠裳感慨道。

    但不知能持續多久。

    若是一切不改變的話,楊玄知曉,大唐會一路下滑,拉都拉不住。

    宮中的偽帝依舊沉迷于制衡中而無法自拔,楊松成等人依舊在為了下一任帝王布局,千方百計想著為子孫謀福利。

    楊玄想到了歷史上那些為了子孫殫思竭慮的例子。

    可大部分結果都不大好,要么是當事人倒霉撲街,要么就是子孫端著金飯碗被活活餓死。

    “兒孫自有兒孫福!”他由衷的感慨道。

    姜鶴兒說道:“郎君是想著未出世的小郎君了嗎?”

    楊玄點頭,“還不知將來如何教導他。”

    第一次做父親,他有些忐忑,也有些憧憬。

    “教小郎君修煉呀!”姜鶴兒很興奮。

    “你這興奮什么呢?”楊玄好奇,“若是你有了孩子,要如何教導?”

    “從小就教他修煉,等他大一些后……”

    “讓他去行俠仗義?”楊玄笑道。

    “不!”姜鶴兒搖頭,“帶著他去行俠仗義。”

    “想必江湖將會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姜鶴兒點頭,“一定。”

    江湖沒你,真好!

    幾個官吏在前面大聲呵斥一個小販,看著囂張之極。

    姜鶴兒罵道:“狗官!”

    “哎喲!”一個官員捂著后腦勺緩緩回身,然后,翻個白眼,栽倒。

    “馬兄!”幾個官吏亂作一團。

    “誰干的?”楊玄回身。

    一伙人都一本正經。

    娘的!

    都學壞了!

    “下手太重了!”楊玄沒好氣的道:“若是罪不該死,卻弄死了怎么辦?”

    姜鶴兒說道:“天下官吏都該殺!”。

    “哎!鶴兒,你以后的孩子就修煉?”老賊逗弄她問道。

    “你又沒孩子!”王老二給他一記重拳。

    “以后定然會有。”老賊很自信,然后摸摸最近粗糙了些的臉頰,心痛不已。

    姜鶴兒搖頭,“師父說過,江湖兇險,闖蕩一番就是了。回頭,還得要去過日子。我就想啊!以后有了孩子,從小教他修煉,帶著他闖蕩江湖。等差不多了,就回家,讓他讀書考科舉,去做官。”

    所有人都默默的看著她。

    姜鶴兒:“你們看著我作甚?我說錯了嗎?”

    眾人搖頭,“沒有。”

    前方,一群年輕人出現。

    “子泰!”

    清脆的聲音,讓楊玄想到了鳥兒。

    “靈兒?”

    一群年輕男女正信步而來。

    魏靈兒,張冬青都在。

    陳子茂也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