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偏偏對方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它忌憚莫名。

看到【山河社稷圖】被震懾住,葉修也懶得再給它顏面,眼神驟冷的,道:“給你三息的時間考慮,要么動手,要么就去取銅鼎,本王沒那么多耐心陪你玩。”

“三。”

“你……這筆賬,本座記下了。”【山河社稷圖】慫了,還是沒敢跟葉修硬碰硬。

主要是,【斬神三式】的氣息,真的讓它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深吸一口氣后,書頁翻轉,對著九層妖塔上的‘銅鼎’就飛了上去。

離近后,瞬間幻化出兩只手臂,抱在銅鼎上,用力一搬,銅鼎竟然紋絲未動,臉色頓時就變了:“好…重,起碼有上億斤,估計還不止。”

葉修倒是不意外。

這可是氣運,能鎮壓山、川、地脈跟世間萬物的東西,而他的注意力也不在‘銅鼎’上,等了片刻后,看到沒有危險,這才對著沈青殊,道:“動手。”“好…”沈青殊咧嘴,直接飛到了一座銅鼎旁,鉚足了勁,銅鼎才堪堪被搬起來,而他的臉上,早已經青筋狂跳了,整個人汗如雨下的,道:“瑪德,這玩意真重。”

“書老,你行不行?”葉修皺著眉頭道。

【山河社稷圖】也不吭聲,瞬間幻化出十幾個分身,拖著四個‘銅鼎’就從九層妖塔上摔了下來。

銅鼎砸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震天巨響,整個祖祠都開始晃動起來。

地面,更是被砸出了一個深坑,只見它喘息了半天,才沙啞的,道:“最多能拖動四個,還走不快。”

葉修點了點頭,望向沈青殊:“你呢?”

“一個,已經是極限了。”沈青殊苦著臉,他也沒想到,這玩意竟然重得離譜,以他金仙巔峰的修為,抱著一個都是步履艱難,想要健步如飛,簡直是做夢。

“還剩四個?”

葉修想了想,也不廢話,‘嗡’的一聲就將【巫體】幻化出來,暴漲到了幾十米高。

只是一伸手,就將剩下的幾個銅鼎取了下來,同樣很吃力,但比起【山河社稷圖】只能拖動,已經強不少了。

只見他一只手掛了兩個,同樣是步履艱難的走了幾步后,對著兩人,道:“走,先離開祖祠再說。”

“鐺、鐺…”

三個小賊,各自向外走去。

【山河社稷圖】的身后,更是留下了幾道深深的拖痕。

走在最后面的葉修也沒有閑著,一邊強忍著銅鼎的重量,一邊還要幫它清理痕跡。

原本想著要不要幫楊戩、金蟬子他們一把的葉修,現在也只能放棄了。

除非它們能將所有‘魂影’都解決掉。

要不然,帶著這么幾個重的東西,根本不可能悄無聲息的跑出去。

三人悶頭趕路,也不吭聲。

很快,【周】家的祖祠就被遠遠的甩在了后面,心里還計算著時間的【山河社稷圖】,吐了口濁氣后,才扭頭望向葉修沙啞,道:“快到半炷香了。”

“先停下,挖坑藏起來。”葉修點了點頭,他可不想被‘魂影’圍堵住。

楊戩,金蟬子它們,能將魂影拖住半炷香,已經是超乎他的預料了。沒有耽擱,放下銅鼎后,立馬開始挖坑,很快,三個幾十米深的大坑,就被挖了出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