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卸個毛!

呵,它們敢么?

沒見那些‘魂影’大軍,還咬在它們屁股后面么,葉修笑著腹誹了一句,壓根不慌。

望著楊戩、金蟬子幾人故意拱了拱手,道:“幾位前輩沒事吧?”

“小…雜-種,你在正好。”金蟬子爆吼一聲,眼冒兇光,扛著銅鼎就向葉修撲了過來。

磅礴的殺意彌漫,牙齒更是咬得‘bang’、‘bang’直響。

修煉了多年的佛性,也在這一刻化為了烏有,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將這個接連禍禍它,害它不僅傷痕累累,只撈到一個銅鼎不說,還傾家蕩產的小混賬千刀萬剮,才能解心頭之恨。

要不然,遲早會滋生出心魔。

看到金蟬子的舉動,沈青殊臉色一變,祭起祖傳大刀就擋在了葉修前面,

同樣是目露兇光的,道:“臭蟲子,想要傷我叔,那就先從本王尸體上踏過去。”

“那本座就連你一起宰了。”金蟬子拋起銅鼎,一拳就向沈青殊轟過去。

嗡、嗡…

霎那間,半圣的氣息。

一覽無余。

看到‘金蟬子’的舉動,那兩個【仙庭】的老者,臉上也露出一抹心動之色,

望向楊戩凝聲,道:“二郎真君,我們要不要也摻和一手,順便將那小子手上的銅鼎搶過來?”

楊戩皺了皺眉頭,沒有吭聲!

雖然意動,但也沒有馬上答應,而是下意識的看向身后,在看到‘魂影’大軍只有千米不到的時候,頓時一激靈,貪婪的想法立馬收斂了起來。

這一路,它們不僅耗光了身上的所有家當,再加上氣血的燃燒,實力早就跌退了五成不止。

更何況它心里的潛意識,也對這個金仙境的人族小子,有著深深的忌憚,當即搖頭,道:“不摻和,走。”

“妖后…”【山河社稷圖】也很意動,它對葉修的恨意,不比金蟬子小多少。

“我們也不摻和。”羲和頭也不回的道。

她心里冷笑。

開玩笑,真當葉修是傻子。

留在這里,就是為了讓你金蟬子宰?

反正她的目標,就是兩尊銅鼎,現在都到出口了,還節外生枝做什么。

就算再搶一尊銅鼎又有什么用?

多了累贅,就未必能順利的逃走了。

而金蟬子這邊,滔天的拳意對著沈青殊就轟了過去,試圖一擊將其斬殺。

早就料到這廝會暴走的葉修,隨手就將一個早就準備好的規則小球扔了過去。

融合了【逝】道的小球,威力自然不弱,在離金蟬子還有十幾米遠的時候,‘砰!’的一聲就爆炸開來。

光芒璀璨。

毫無準備的金蟬子,壓根沒想到對方還有這一招,當場就被掀飛了出去。

原本就只有千米不到的‘魂影’大軍,離它就更近了。

這讓怒火蒙蔽了雙眼的金蟬子,瞬間驚醒過來,抬手就將一顆壓箱底的佛珠扔向了魂影大軍,然后一起身就向銅鼎撲了過去,也不再去找葉修跟沈青殊的麻煩。

只是咬著牙再一次將這筆賬記下,等秋后再算。

只可惜它現在想罷手,就要問問葉修答不答應了。

還沒等它靠近銅鼎,葉修又是一個規則小球扔了過去,在它面前炸開后,直接將它逼退了幾十米。

而身后的魂影大軍,也重新凝聚出來,看到這一幕的它也是又驚又怒,雙眼通紅的咆哮,道:“小混賬,本座都住手了,你還想怎么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