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綿,別妄想我會愛你!”

  男人掐著她的脖子,將她摁在沙發上,滿臉厭惡地罵道,“我對你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我勸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半年后我們離婚!”

  “我真的沒有推陸嬌……是她自己掉進泳池里的!”

  楚綿的聲音虛弱,她渾身濕透,瘦弱的身軀不停顫抖著,還未從剛才掉入水里的恐懼中脫離出來。

  “別再狡辯了,你和嬌嬌多年好友,你最知道她怕水!”男人手頭動作加重幾分,渾然一副“陸嬌若出事,你給她陪葬”的兇狠模樣。

  一句多年好友,直接將她定罪。

  楚綿眼眸里沁著薄霧,一滴淚從眼角緩緩落下,心碎的聲音格外清晰。

  很難想象,眼前這個為了其他女人討伐她的人,是她的丈夫!

  她愛了顧妄琛四年,嫁給顧妄琛三年。

  三年前,她得知自己能嫁給顧妄琛,別提多高興了。

  可嫁給顧妄琛后她才知道,是顧媽媽死也不讓他的心上人陸嬌進門,她楚綿不過是一個能保護陸嬌繼續留在他身邊的工具!

  陸嬌掉進泳池,所有人都去救她,圍著她轉。

  而她楚綿掉進泳池,無人問津,差點死在那冰冷的池子里。

  他記得陸嬌怕水,卻不記得……她也怕水。

  一想到自己苦苦經營的婚姻只不過是一個軀殼,楚綿便忍不住笑。

  顧妄琛見她坐在沙發上冷笑,眼底神色更加冷厲不屑,“瘋子!”

  是的,她是瘋子。

  為了嫁給顧妄琛,她一次次忤逆爸爸,將楚家攪和個天翻地覆,甚至不惜和楚家決裂,害得爸爸生病住院。

  爸爸告訴她: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結了婚也是受罪,她不會贏的。

  可她單純以為,顧妄琛愿意娶自己就是對她最大的認可,她的愛早晚會融化顧妄琛的心。

  她和爸爸發誓,這場婚姻,她有把握,她不會輸。

  她錯了……

  不愛你的人,心如磐石,連你呼吸都是錯。

  輸不輸,從不是她說得算,而是顧妄琛說的算。

  叮——

  顧妄琛的手機忽然響了,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他臉上怒意消散。

  安靜的客廳里,楚綿隱約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嬌滴滴的聲音。

  他垂下眼眸,拿起一邊的西裝外套,沒了戾氣,只剩下溫柔纏綿,“乖,別怕,我馬上過去。”

  楚綿呼吸一滯。

  他掛斷電話,惡狠狠地掃了楚綿一眼,頭也不回地往外走。

  “顧妄琛。”楚綿嗓音沙啞,試圖能換他的片刻停留,“我也很怕水。”

  顧妄琛沒能停下腳步,只覺得楚綿可笑。

  陸嬌怕水,是因為那年他被綁架,陸嬌掉進海里救他留下了陰影。

  她楚綿甚至有潛水證,她怕水?

  楚綿以為這樣,他就會愛她嗎?

  癡心妄想!

  楚綿眼看著他推開門,眼淚啪嗒掉下來,一想到這些年她從未被顧妄琛堅定地選擇過,心便撕裂地疼。

  她用盡渾身力氣,紅著眼睛問道:“這七年里,你難道就沒有一點愛過我嗎?”

  她的眼神可憐,就在這一刻,還在幻想顧妄琛對她是有一絲絲感情的。

  他終于轉過頭看她,嗤笑出聲,隨后帶給楚綿的,是無盡羞辱。

  “你也配跟我說愛?楚綿,收起你那廉價的可憐,我惡心!”顧妄琛眼底滿是怒意,每一個字都像是刀子,狠狠割開楚綿的心臟。

  明知他有要娶的人,還費盡心機嫁給他,這難道就是楚綿的愛?

  楚綿攥緊衣角,任由指尖慘白。不禁想起好友沈嬈問她的話:楚綿,你一個眾星捧月的楚家大小姐,何必非要吊死在顧妄琛這棵樹上?

  她也不知道。

  大概是因為她十七歲那年被欺負時,他將自己死死地護在身后,說的那句:“綿綿,別怕。”

  可現在楚綿才知道,“別怕”,這只是一句對誰都說得出口的安撫。

  楚綿閉上眼睛,眼淚順著臉頰徐徐落下,心漸漸被麻痹,連心痛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了。

  這三年,她經歷了太多痛了,這些痛全部來自她最愛的人——顧妄琛!

  在顧妄琛的眼里,她就是一個心狠手辣、蛇蝎心腸,想除掉他心上人的惡毒女人!

  七年,哪怕是條狗,也該沖她搖搖尾巴了。

  可她連顧妄琛的一點信任都換不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