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在沈嬈后半場堅持了下來。

  拍完了戲,導演和制片人一定要和沈嬈、段瑾年出去吃個飯,說是位置都訂好了。

  沈嬈實在是沒辦法,拒絕不掉,便往段瑾年那邊看。

  段瑾年看著時間,也該讓沈嬈先吃點東西了,便答應下來了。

  導演想叫許蒼藍和男主角一起,被制片人叫住了,“人少一點吧,就當是一個朋友局。”

  導演想了想,應下了。

  餐廳就在附近不遠,導演提前叫好了菜,所以他們去到就可以吃飯了。

  段瑾年全程寸步不離,還沒吃飯,先給沈嬈盛了一碗湯,讓沈嬈潤一潤喉嚨,熱一熱身體。

  導演和段瑾年講話,他的目光也是落在沈嬈的身上,說的話也是圍繞著沈嬈,“導演,我今天就是一個陪同,注意力不必放在我這里。”

  沈嬈低著頭喝湯,她不是很想說話。

  段瑾年大概也是看出來了,便主動找話題和導演說:“不如聊聊今天沈嬈的戲怎么樣?我雖然是個門外客,但我還是覺得她很厲害。尤其是最后那段,情緒拉扯太厲害了。她是怎么做到從癲瘋到悲傷轉換的如此絲滑的?”

  “哎,一看你就不經常看沈嬈的電視。她的演技,那可是一等一!”導演開始和制片人吹噓沈嬈。

  沈嬈正好可以不用講話。

  段瑾年便給她夾菜,示意她多吃點,時而點頭,“這樣啊,我確實看的不多。這是我的問題了,待我回去一定好好惡補一番!”

  “哎呀,沈嬈的電視可太多了,想找個代表作,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哪部劇能定位她比較好。”

  段瑾年跟著笑。

  沈嬈的狀態已經恢復很多了。

  飯局后半場,她也能跟著聊聊天,搭上一點話題了。

  段瑾年不愧是常年在外廝混的人,這種飯局上,他完全就是掌控者。

  他想說什么,那話題便轉到哪里去。

  并且不會讓人覺得生硬和不舒適,和他聊天,能感受到他的魅力。

  沈嬈發現,這看人還真就不能只看這個人的表面。

  有些人能成為高高在上的追捧者,不是運氣好,而是真的有實力。

  但話又說回來,這段瑾年的表面也很好呢。

  生的一副好皮囊,又有好本事。

  至于不好的,大概就是外界所說的那些,花花公子咯,換女人如換衣服咯。

  沈嬈看得失神。

  段瑾年一轉過頭,剛好對視上沈嬈灼熱的目光。

  她在看自己?

  在看什么,又在想什么呢?

  段瑾年抬手輕輕晃了一下。

  沈嬈立刻收回思緒,嗯?

  她也不尷尬,只是看著段瑾年。

  “好些了?”他問。

  沈嬈點頭。

  “吃飽了么?”他又問。

  沈嬈又是一陣點頭。

  在這個飯局上,她明明沒怎么說話,但卻是被關心最多的。

  同時,這個飯局上,圍繞的話題也一直都是她。

  這就是段瑾年最厲害的控場力。

  “那我們先走?”段瑾年問。

  沈嬈全程點頭。

  他說什么,便是什么的模樣。

  導演和制片人便跟著一同站起來。

  這時,段瑾年才說,“下午的時候她身體不太舒服,有些低血糖。謝謝兩位宴請,現在她好多了。我也早點帶她回去,可別讓她出什么事兒,不然她經紀人可不會放過我。”

  這話一出,兩個人都愣住了。

  什么?

  導演:“沈嬈下午不舒服了嗎?”

  “是呀。”段瑾年微微笑。

  他的語氣很平靜,既沒有責怪,又有沒有邀功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