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轉眼過去了幾天的時間,而此時的陳安也已經帶著軍隊從山西回來了。

  來到了陜西總署的城外,還沒有靠近城池,就能夠看見百姓們全部都跑出來迎接了。

  那些百姓們知道洪承綢已死的消息,于是紛紛歡天喜地跑出來迎接陳安,將他們作為凱旋的軍隊!

  洪承綢在山西的統治并不算好,甚至到處剝削,所以陜西的百姓們并不喜歡他,如今聽見他陣亡的消息,心中自然是狠狠出了一口惡氣的。

  待陳安走進百姓歡迎的人群中,他們敲鑼打鼓將陳安以及兩萬將士全部都迎接了進去!

  而另外一邊,山西布政使司內。

  此時山西布政使司已經被攻破過,所以整個布政司衙門里面到處都殘破不堪,許多文官都已經被殺害了。

  現在能夠坐在這布政使司衙門的全都是武將!

  這些武將們坐在大堂之中,望著這殘破的衙門,心中一陣陣的嘆息。

  “大人,你說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大人您是洪總督的徒弟,現在洪總督已死,這掌事大權自然就落到了你的手上,你說怎么辦?我們大家伙就按照您的說法來辦!”

  “是啊,大人,你就拿定一個主意吧,要不然我們在這里也是坐立不安。”

  這些將軍們紛紛催促湖廣布政使,希望他能夠盡快的拿出一個方略來。

  湖廣布政使臉色鐵青,他身為洪承綢的弟子,理當總攬所有的大事,什么事情都由他來決定。

  但洪承綢死了,而且打了一個大敗仗,并且連省城都被人家給攻破了,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

  壞消息卻由自己來上報,那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嗎?

  由此可見,這是一場推卸責任的會議。

  “我乃洪總督的弟子,此事的確該由我來總攬大權!”

  “可是有我一個人將戰士匯報上去,是不是有些不妥?我寫文章你們在上面簽字,這總可以了吧?”

  那些將軍們聞言不由得,紛紛一愣。

  “我不會呀,大人,你知道我們都是文盲,哪里會寫什么字啊。”

  “就是我們都是武將出身,哪能通文學方面的東西。”

  湖廣布政使目光掃向所有人,冷笑一聲道:“好,既然你們說自己不通文字,那就按手印,我來替你們寫名字,這總可以了吧?”

  “不可能所有的責任都由我來承擔,我也有妻兒老小,我也要活下去!”

  “今日誰若是不同意在上面按手印,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說著湖廣布政使直接拍了拍手掌,頓時從布政使司衙門的四周都走出來了許多帶刀的侍衛。

  看見這樣的一幕,那些武將們頓時一個個義憤填膺,怒罵連連。

  “喊你一句,大人,你當真以為自己很厲害嗎?洪總督現在都死了,你卻還在這里跟我們推卸責任?”

  “你是洪大人的愛徒,洪大人死了,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卻想要拉我們一起背鍋,可見你的心腸之歹毒!”

  “你還在這里安排刀斧手,想要恐嚇,我們有種的,就讓這些刀斧手把我們都殺光,到時候看看你怎么跟皇上和東廠交代!”

  “來呀,你們這些雜碎全部都過來呀,有本事把我給砍了,倘若我今天眨一下眼桌子,我就不是武將!”

  這些武將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根本就不在乎湖廣布政使的威脅,甚至憤怒之下直接一擁而起,直接一窩蜂的朝著湖廣布政使打了過去!

  一行人頓時在大堂之中牛打成了一團!

  “這件事情能怪我嗎?那分明怪劉志,如果不是他,不帶兵去救援洪大人,洪大人又怎么會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