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很快,那三位紅領信使便狂奔到了御書房外。

  此時的崇啟帝才剛剛走出御書房的門,因為聽見了他們的馬蹄聲,所以一直都站在原地,并且還沒有離開。

  此刻看見那三位紅領信使,崇啟帝的神色難看到極致他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三個紅領信使,似乎心臟已經要從嗓子眼里面跳出來了。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三位紅領信使看見皇上之后連忙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緊接著那位紅翎信使從懷中拿出了一份軍報,然后雙手拱起遞給皇上道:“湖廣布政使敬獻皇上軍報,請皇上御覽。”

  崇啟帝一聽,頓時臉色徹底拉垮了下來,整個人仿佛就如遭雷擊似的。

  他遲遲的望著那份奏章,卻始終沒有信心伸出手來去抓住。

  而身旁的王承福則貼心的看向皇帝說道:“皇上這件事情還是先讓老奴看看吧,然后再由老奴匯報給您聽,您覺得可以嗎?”

  崇啟帝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即吩咐一旁的太監說道:“去替朕把龍椅搬出來,朕要坐著聽。”

  很快龍椅被搬了出來,就擺放在御書房的正門口,所有的太監都走下了臺階,站在了王承福的身后,靜靜的等待著王承福的消息。

  而崇啟帝則,一步一步走上了龍椅隨即安然的坐了下來,寶相莊嚴,面色嚴肅,仿佛一位真龍天子!

  不,他就是真龍天子!

  他本就是真龍天子啊!

  這般想著崇啟帝的心中更加的有底氣,屁股牢牢地坐在龍椅上,挺胸抬頭,那般模樣,真像極了當年意氣風發的太祖爺!

  收拾了一下行裝,崇啟帝這才說道:“說吧。”

  王承福將軍報給打開,然后仔細的看了起來,他的臉上變幻莫測,最終將手中的軍報重新合攏,然后看向皇上,踟躕不言。

  “王大伴,朕半生風雨,什么都經歷過了,坐在這個皇位之上,還有什么噩耗聽不到,朕早就已經練就了一副鋼心鐵骨,你直接說吧,朕扛得住。”

  聽見這句話,王承福輕嘆了一口氣,隨即開口說道:“皇上,洪承綢死了……”

  話音剛剛落下,皇帝的臉色頃刻間變得煞白無比。

  他坐在龍椅上的身體開始不停的顫抖。

  王承福望著皇上這般模樣,頃刻間眼中流出淚來,撲通一聲跪下:“皇上,節哀。”

  那些太監們也被嚇得連忙下跪烏泱泱跪倒了一大片!

  四周的宮女侍衛,但凡是目光所能及之處,所有的人全部都在這一刻跪下來了。

  那三位紅領信使同樣連忙跪地,沒有人敢抬起頭來觀察皇帝的臉色!

  崇啟帝的目光,圍繞著四周掃視了一圈,看見這些跪在地上的太監,侍衛,宮女,突然冷笑了起來。

  一聲聲的冷笑使得這些太監宮女侍衛全都盡落寒蟬,一個個都不敢說話。

  顫顫巍巍的從龍椅上站起身來,崇啟帝忽然像是瘋了一般朝著遠處的空地狂奔而去!

  他一邊狂奔,一邊嚎啕大哭:“老天爺呀,為什么獨獨害我大周啊。”

  “我大周二百六十年基業,如今就要毀于一旦了嗎?”

  “祖宗,我該怎么辦?我該怎么辦啊?”

  “這天下難道真的就要亡于我手了嗎?”

  “哈哈哈哈……”

  撲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崇啟帝一雙手撐著地面,只覺一座大山朝著他涌來,狠狠的撞來。

  緊接著相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