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同城。

  此時的大同城中,還是如同往常一樣的寧靜。

  邊關的城池,所關注的幾乎都是關外的消息,所以對于關內的消息他們并沒有那么的靈通。

  所以陳安已經大敗洪承綢的消息,大同城內還沒有人知曉。

  鎮國公府內,柳狅正在練習手中的刀,他手中的刀被舞得虎虎生風,四周的侍衛看見無不連忙鼓掌表示。

  練了約莫大半個時辰,柳狅練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將刀扔下,隨即在一旁的石凳子上坐了下來。

  “唉,女兒又不在,夫人也不在,這偌大的府邸竟然只剩下我一個人,還真是無聊啊。”

  柳狅一邊嘆息,一邊也十分懷念著遠在陜西的母女二人。

  而也就在這時身旁的一位侍衛,聽見柳狅的話,不由得湊柳狅身邊,小心翼翼的說道:“國公,您要真是無聊,不如我去物色幾個美女來?”

  “平日夫人在府上,您不敢尋花問柳,現在夫人走了,您正好挑幾個美女當做小妾,到時候夫人回來,一切都木已成舟,他也不能說什么吧?”

  “這倒是個絕佳的辦法。”柳狅不由的豎起大拇指對這位侍衛表示稱贊。

  然而侍衛偷笑的時候,柳狅卻忽然抬頭,一巴掌打在對方的腦殼上:“你這是想害死我啊!”

  “等夫人回來,看見我這些小妾,還不得往死里治我?”

  “你出的都是一些餿主意,趕緊滾蛋。”

  聽見這話,那位侍衛只覺得無比惋惜,輕彈一聲,然后退一下。

  而這時,從府外突然急急忙忙的跑進來了一個將軍。

  此人正是牛金。

  當看見牛金匆匆忙忙的跑進來,讓鎮國公哈哈大笑,立刻抓住對方僅剩下一只的手臂:“你來的正好,快和我對弈一場,看看你最近左手刀法練的怎么樣了?”

  牛金望著柳狅,輕嘆了一口氣道:“你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嗎?”

  柳狅搖了搖頭,看見牛金一貫嚴肅的面容繼續說道:“這天底下還有什么事情能讓我震驚的?是不是后金打過來了,那更好啊?我最近正好手癢!”

  牛金聽見這話,頓時被噎了一下,隨即望著柳狅道:“陳安大敗洪承綢,并且將洪承綢給殺了。”

  話音落下,柳狅愣住了。

  他滿是不敢置信的,看著牛金連忙說道:“這個消息可靠嗎?是從哪里傳來的?你不會在誆騙我吧?”

  牛金搖了搖頭,認真的看向柳狅:“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這么重要的事情,我干嘛要騙你?消息是從陽曲那邊傳過來的,聽說許多百姓都知道了。”

  柳狅聞言愣住了,他喃喃的說道:“我這女婿倒是真有本事……”

  起初洪承綢的真面目還沒有露出來的時候,柳狅還曾經寫信給洪承綢,希望洪承綢能夠多多照顧陳安。

  而當洪承綢的真面目露出來的時候,柳狅就覺得對方已經變了。

  再加上他不停的圍剿自己的女婿,使得柳狅對洪承綢也談不上太大的感情!

  現在聽說陳安將洪承綢擊殺,這讓柳狅覺得難以置信。

  “你覺得朝廷接下來會怎么對他?”牛金神色嚴肅道。

  柳狅深吸了一口氣,咧了咧嘴:“還能怎么樣依照皇帝的尿性估計是要繼續發兵猛攻他了,只怕是不死不休啊。”

  “洪承綢雖然死了,但是卻也將陳安推到了風口浪尖,如果皇帝什么都不顧及,那陳安還是很危險的。”

  “所以你身為他的岳父,應該想個辦法。”牛金沉默道。

  柳狅想了想,隨即哈哈大笑道:“反正陳安現在都這么有能力了,而且寧遠城也有好幾萬大軍,再加上賀關,還有大同城的守將,足足幾十萬人馬,要不然一起造反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