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金太極看來,陳安的崛起并非是給他進攻中原樹立了一個新的敵手,反而成為了他的盟友!

  陳安越強大大周就得耗費更多的心力去對付陳安那么邊境這邊大周自然是沒有辦法在加強軍事實力。

  所以金太極十分熱衷于和陳安合作!

  臺下的那些背了爺們聽見了金太極的話也紛紛沉默了起來。

  “這個辦法好是挺好的,但是陳安他會成為我們的合作伙伴嗎?”

  “陳安此人一向驕傲,做事從來不按常理出牌,只怕他并不會答應。”

  “是啊,我也覺得。”

  金太極淡淡一笑:“那就拿出足夠的籌碼來,讓陳安答應與我們合作。”

  “這籌碼自然是有的。”

  “聽聞郡主是不是去中原了?”

  金爾袞聞言,心中微微一顫連忙站起來說道:“皇上,郡主貪玩了些,跑到中原去玩,我過段時間就將她召回來。”

  金太極哈哈大笑:“你放心,他是你的侄女,同時也是我的侄女,我豈能責怪于她?”

  “他與陳安之間不是一直都情絲未斷嗎?那朕就寫上一封圣旨,將郡主許配給他作為承諾,不知道他愿意答應嗎?”

  此話一出,在場的貝勒們全都眼神一亮。

  “一直都聽聞陳安與郡主之間有很深的情誼,而上次離開更是迫不得已,倘若將郡主許配給陳安,或許能夠打動他。”

  “不過金鐸死在陳安的手上,我們卻將郡主許配給他,是不是不太合適?”

  “是啊,這不符合常理。”

  金太極眼神微微一瞇,沉聲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不能做的,但凡能夠達到目的,都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我挺欣賞洪承綢的,但是洪承綢運氣太差了。”

  “我現在親自寫一封圣旨,然后由金爾袞送去,你可愿意?”

  金爾袞深吸了一口氣:“此事是否還需要征求一下那丫頭的建議?”

  “哈哈,做大伯的豈能不知道她心中所想?”金太極道。

  金爾袞啞然失笑,便不再多說什么了,然后安心的等著金太極將圣旨寫完,隨即雙手接過圣旨揣進懷里,看向眾位兄弟道:“諸位,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說罷,金爾袞直接轉身離開,前往中原去了。

  ……

  此時,遠在千里之外的陜西。

  陜西總署,城墻之下,站著一只約摸百人的隊伍。

  這百人的隊伍,身上配著盔甲和刀劍,看著氣勢十足。

  只可惜這并非天奪君!

  同時這百人的隊伍中還有著一架馬車,馬車被他們牢牢包圍著,仿佛眾星捧月!

  伴隨著他們,拉著馬車越來越近,天奪軍站在城墻之上,也看見了他們,不由得立刻大聲喊道:“何人膽敢擅闖陜西總署?”

  那百人的隊伍中走出來了一位少年,那少年約摸十四五歲,看著倒是稚嫩的很。

  “我是李過,李洪基的親侄子,此次前來,是來向陳安討要他承諾過的好處!”

  “我家仙人也來了,就在這馬車內,速速打開城門,迎接我們進去。”

  李過說罷,那城墻上的天奪軍顯然不相信,不由得繼續問道:“你說你是李洪基的侄子,那你就是嗎?”

  話音剛落。

  從馬車內,幕簾被掀開,緊接著一道絕美的身影便走了出來。

  他站在馬車的夾板之上,抬起眸子,目光平靜地注視著城墻上的那些天奪軍,輕描淡寫的說道:“現在可以進去了嗎?”

  雖然蒙著面紗,但是那一身紫衣的模樣,卻讓一眾將士全都癡迷了。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清冷,如此高貴的女子,就仿佛在那淤泥中開了一朵蓮花,潔白到讓他們無法觸及!

  腦海中便瞬間想起了那個傳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