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聽見陳安的聲音,費介從位置上站起身來,然后有些詫異的看向陳安:“我也才剛剛知道他的身份,你是怎么知道的?”

  陳安笑了笑:“我自然有渠道知道。”

  金爾袞從位置上站起身來,然后笑呵呵的看向了陳安:“不愧是陳將軍,這情報系統做的還真好,我才剛剛來拜訪你,你就已經提前知道我進城的消息了?”

  陳安淡淡一笑,然后坐在了主位上,目光落在了金爾袞的身上:“大金王爺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金爾袞沉吟了片刻,然后開口說道:“這次前來,我們是想和你合作。”

  “你想想看你的對手是大周,而我們后金的對手也是大周,如此一來,咱們豈不是天然的盟友?”

  陳安哈哈大笑,然后輕輕搖頭:“我與大周之間是民族內部的矛盾,而你們后金與我們種族都不相同,如何來的天然盟友?”

  金爾袞聞言不由的神色中露出一絲尷尬:“陳將軍還是太過拘束了,思想上有所放不開。”

  陳安淡淡一笑:“大金王爺的意思我聽明白了,你這次來就是想要和我一起對付大周,是這個意思吧?”

  金爾袞笑著點頭,然后說道:“此次你將洪承綢斬殺,必然惹得崇啟帝大怒,到時候會發更多的兵力攻打你這個時候只要我們后金,從邊境牽制住大周的軍隊,到時候你自然就會少了很多壓力。”

  “如此一來,咱們豈不是天然的盟友嗎?”

  陳安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氣:“和你們結盟,那就沒有這個必要。”

  “種族不同不相為謀,我雖然與大周有仇恨,但是卻也絕不至于將后金引進中原來,這是引火自焚!”

  “我的老師袁督師,一生所抗的就是后金,現在卻要讓我和你們合作,你們覺得這可能嗎?”

  費介聽見陳安這番話不由得,心中感慨萬千。

  他原以為陳安面對后金的合作肯定會答應的,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陳安竟然還有這樣的民族氣節!

  這就讓費介覺得慚愧無比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陳安并非是違背儒家道理,反倒是將天下大義看得很重啊!

  這讓費介心中對陳安更加敬佩了起來!

  “你不愿意和我們合作那也沒有關系,但是你和我們合作卻是有不少好處的。”

  “你先聽聽我給你帶來的好處,再做決定也不遲。”

  說著金爾袞從懷中掏出了一份圣旨,隨即將那份圣旨遞給了陳安,笑著說道:“不如你打開來看看就明白了。”

  陳安將那封圣旨給打開,仔細的看了一眼。

  只見上面寫著金太極對陳安的承諾,竟然要將大金郡主許配給自己!

  所謂的大金郡主是誰呢?

  不就是林寧韻嗎?

  陳安看見這封圣旨,眼神當中忍不住恍惚了起來,他再次看向了金爾袞:“我殺了金鐸,你們還愿意將他許配給我?”

  金爾袞淡淡一笑:“草原上崇拜的從來都是強者,金鐸與你們大周征戰多年,雙方各有死傷,難道僅憑這一點,我們大金就得非常仇視你陳安嗎?”

  “那我們的格局未免也太小了。”

  “二十年前,你的老師袁督師在寧遠城下一箭射死了我們太祖金哈赤,卻也并不影響太祖的八個兒子欣賞袁督師。”

  陳安聽過這個傳聞,也知道自己的老師作出過這么大的貢獻,不過從金爾袞的口中說出來,就讓陳安不得不敬佩這位王爺了!

  他的父親被自己的老師一箭射死,他還能如此坦然的說出來,說明人家意識到了自己的缺點,并沒有惱羞成怒!

  “呵呵,不過你們這是拿他來當做政治籌碼嗎?”陳安說道。

  金爾袞輕嘆了一口氣:“那丫頭喜歡你,你也喜歡她,那不是天作之合嗎?我也不想看她難過,所以她嫁給你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金爾袞沒有說出林寧韻現在的身份,因為他很清楚,一旦他暴露了林寧韻的真實身份,那么自己這個伯伯也就當到頭了。

  陳安啞然失笑:“我還是剛才那句話,種族不同,就別談什么合作與不合作了。”

  “金王爺,請吧。”

  陳安做出一副擺手的姿態,意識已經很清楚,是不想和金爾滾談這種生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