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金爾袞見陳安心意已絕,不由的眼神當中閃過一抹錯愕,緊接著又哈哈大笑起來:“陳安,本王很欣賞你,終有一天,我們會有交鋒的那一日的。”

  “大周如同一艘行將就木的大船,遲早都要翻船,到時候就看你和我大金之間有什么斗爭了。”

  說吧,金爾袞也不再久留,直接站起身來,然后朝著府外走去!

  陳安望著金爾袞離開的背影,眼神當中露出了一絲沉重:“山雨欲來啊。”

  洪承綢雖然死了,但是陳安接下來所需要面對的就是朝廷進一步的打擊,也不知道這位癲狂的崇啟帝會做出怎樣的抉擇來!

  費介朝著陳安笑了笑:“你沒有答應和后金的合作,讓我很意外。”

  “后金與我們種族不同,他在邊境屠殺我們漢人,這一點我也看得很清楚,所以我不可能會引狼入室。”陳安淡淡說道。

  費介朝著陳安深深拱手:“陳將軍果然大義。”

  ……

  從陜西總署走出來金爾袞便立刻發現,四周多了許多跟蹤自己的探子。

  這些探子估計都是陜西總署的味道,就是探聽自己的行蹤,不讓自己在城中做出什么其他出格的事情來。

  金爾袞對此并不在意,直接吩咐身旁的幾人說道:“我要去見一面郡主,你們替我將他們引開。”

  很快,幾人便兵分幾路,同時將那些探子給引開了。

  金爾袞則趁著這個時機,直接前往聚福客棧。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

  當金爾袞出現在了聚福客棧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前,他敲了敲門,便聽見里面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是誰?”

  金爾袞輕輕的喊了一句:“玩了這么久,也該回家了吧?”

  很快房門被猛的打開,金爾袞看見了林寧韻。

  “伯伯。”林寧韻眼神中多了一抹復雜,她現在并不想見到對方,可是對方已經找上門來了,她就沒有辦法了。

  金爾袞笑呵呵地看向林明月:“剛才我去找陳安了,已經將那封圣旨給他看過了,他沒有同意,但是我將那圣旨留在了他那里,就是希望有朝一日,這封圣旨能夠生效。”

  “在陜西待了這么久,聽說你也干出了不少的大事,而且還替陳安將洪承綢給殺了,我倒不擔心其他,就是擔心你的身份,一旦被人發現,那可是要掉腦袋的。”

  “不如跟伯伯回家吧。”

  林寧韻看著對方眼神有些復雜:“我現在還不想回去。”

  “我喜歡待在大周,喜歡大周的人文地理,喜歡這里的山水,我不想再回到那個冰冷的草原上去。”

  金爾袞走進了房間,隨即將房門給關上,坐在了位置上:“那好,我看看你就走。”

  “別的我就不談了,你和伯伯聊聊天,說說你在大周發生的事,這總可以了吧?”

  林寧韻松了一口氣,然后又繼續詢問到:“皇上有沒有發現我在陜西的身份?”

  金爾袞笑著搖頭:“我也是剛到陜西的時候才猜出來的,皇上不清楚,回去之后我也不會告訴皇上,否則他就該利用你了。”

  現如今紫衣仙子可是掌控著整個李洪基的隊伍,可以說,她叫李洪基去干什么,李洪基就會去干什么。

  這么天大的權力,一定會讓后金皇室想入非非的!

  所以金爾袞不打算告訴皇上。

  林寧韻輕輕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謝謝伯伯。”

  因為有了這樣的開場白,所以兩人之間的聊天氛圍頓時變得輕松了起來,林寧韻將自己在陜西的形成一一訴說給金爾袞聽……

  金爾袞一邊聽著時而笑,時而皺眉,時而憤怒,時而又覺得這樣的生活很適合林寧韻。

  叔侄之間倒是多了一份難得的平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