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嘩——

    全場嘩然!

    連警方都找上門來了,這還能有假嗎?

    基本已經是屬于實錘了!

    再想想剛剛宋世武父子倆那義憤填膺,強烈譴責的樣子,就連許迎曦找上門來了,還在那恬不知恥的詆毀她,賓客們頓時覺得這兩家人齷齪、惡心!看他們的眼神中都透著鄙夷。

    “呸!這宋子墨真是有夠渣的!自己劈腿就算了,還要把人騙出國往死里坑!回來了還有臉讓許小姐背鍋,真是有夠不要臉的。”

    “楊琪琪也真是有夠惡心的,一口一個閨蜜情深,結果轉頭就把好閨蜜的男朋友給搶了,現在看起來,就是一副盛世白蓮花的樣子,讓人作嘔。”

    “這兩人就是渣男賤女,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都不要臉到了極點!”

    “許小姐真是不知道倒了什么霉,遇上這么兩個人。”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為許迎曦鳴不平。

    他們根本沒有刻意壓低聲音,這些話全都鉆進了楊琪琪和宋子墨的耳中。

    楊琪琪面色慘白,站在臺上,燈光明晃晃,周遭那如刀割一般的看過來的眼神,讓她無所適從,身體微晃,渾身就像是被抽干了氣力似得,若不是手挽著宋子墨,只怕她早就支撐不住,跌坐在地上。

    她攥緊了宋子墨的手,手心直冒汗。

    “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誤會!”宋子墨矢口否認,“這些全都是對方捏造的!我沒做過!我什么都沒做過!”

    靳北宸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站在那,存在感十足,讓人無法忽視,氣場很強大,淡淡開口,“你的意思是,我捏造證據,誣陷你嗎?”

    他語氣淡漠,不帶任何情緒,卻讓人心頭一凜。

    宋子墨這才發現自己口不擇言,說了不該說的話。

    靳氏,哪里是自己惹得起的?

    他臉色難看的訕訕閉嘴。

    “宋先生!有什么話,跟我們去警局說吧!是不是誣陷,我們自會調查。”警察態度認真強硬,“別磨蹭了,快走吧!”

    “今天是我兒子結婚的大喜之日,家人賓客都在。”

    宋世武咬著牙走上前,低聲說著好話,“警察同志,能否讓我兒子先完成婚禮,再跟你們走?”

    警察冷笑一聲,反問道:“警察執行公務,能等嗎?”

    他看向宋子墨,露出后腰的手銬,冷聲道:“是主動跟我們走,還是我們請你們走?”

    請字加重語氣。

    “走!我們跟你們走!”宋子墨臉色微變,妥協道。

    如果要真的被帶上手銬,那他們就是真的出糗了!

    “走吧!宋少。”警察往后一點,說道。

    宋子墨牽著楊琪琪從臺上走下來,跟著警察朝宴會廳外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