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這位小姐,能不能請你先回去,等宴會結束了,我們再好好談,行嗎?”

    方睿用商量的語氣詢問女人。

    女人一點面子也不給他,“不行!我知道我今天出了這個門,就再也別想見到方言鑫。”

    看不出來這個女人還挺聰明的。

    陳蕓走上前,臉上堆滿笑容,溫言細語地勸道:“我知道言鑫對不起你,但今天是言鑫爸爸的生日宴,我希望你能給我們一點面子,好嗎?”

    “給你們面子,那誰給我和孩子一個交代?”

    說著,女人突然哭了起來,“你們以為我想來這里鬧嗎?要不是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死都不會來。”

    “真可憐。再怎么說孩子都是無辜的。”

    “是啊,說到底還是方言鑫太不像話了,搞大人家女孩子的肚子還不負責任。”

    “看來我回去得好好教育我女兒,千萬別找像方言鑫這樣的人。”

    ……

    耳邊盡是賓客們的議論聲,他們毫不掩飾語氣里對方言鑫的嘲諷。

    方睿氣得渾身直抖,他大聲命令道:“給我把她趕出去!”

    聞言,陳蕓大驚失色,連忙阻止:“不行啊,她手里……”

    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聽見有人尖叫出聲:“流血了流血了!”

    方睿和陳蕓轉頭一看,只見破碎的紅酒瓶尖端已經陷入女人的肌膚里,血流了出來。

    顯然女人是完全不把自己的性命當一回事了。

    若換成平時,方睿他們可能會不管她的死活,但今天那么多人看著,他們不能不管。

    “你冷靜下。”方睿試圖安撫女人,“有什么話我們好好說。”

    女人死死盯著方言鑫,“只要你們讓方言鑫娶我,我立馬就回去。”

    “這……”方睿進退兩難。

    要是他答應了,方言鑫娶一個這樣的女人,實在丟盡臉面。

    要是不答應,這個女人可能會真的會死在這里,方家同樣丟盡臉。

    “你們就答應她吧,反正都懷了你們方家的孩子。”有人這樣喊道。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喊著讓方睿和陳蕓答應女人的要求。

    這時,方騰走了過來,他看了眼臉色極其難看的方睿夫妻,對那個女人說:“既然你已經有了言鑫的孩子,那我們方家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但今天不是說這種事的場合。”

    女人盯著他,沒有說話。

    “你先把瓶子放下來,為了一個男人傷害自己不值得。”江瑟瑟也走了過來。

    聽到她的聲音,女人眸光閃爍了下。

    江瑟瑟看了看周圍的人,繼續道:“孩子是最無辜的,你傷害自己就等于傷害了他。”

    女人在她的勸說下,慢慢放下拿著破酒瓶的手。

    一旁的管家和傭人立馬上去控制住她。

    方睿暗暗使了個眼色,他們領會過來,就要將人拖出去。

    “二哥,你這么做,不對吧?”方騰搶在管家動手前出聲質問。

    “三弟,你!”方睿咬牙,惱怒他這個時候不站在自己這一邊。

    “阿盈。”方騰喊來尚盈,“你帶這位小姐下去休息,等宴會結束了,我們再來解決言鑫和她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