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一定要回家。”

  “終于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阿芬,你等我,我現在就回去。”

  “我的孩子,我要回去見我的孩子。”

  被強行帶至營地的人們終于找到了一個可能逃脫的機會。

  他們顧不得身體的疲憊,爭先恐后地朝向營地的大門入口處跑去。

  他們的心中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對家的向往。

  他們忍不住幻想著自己已經回到了家中,那種安心的感覺讓他們有的人激動得眼角泛起了淚光。

  就在這時,他們看到大門外走進來一個如鐵塔般的男人。

  他的身軀龐大,仿佛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力量。他的膚色黝黑,如同千年不化的玄武巖,男人的臉上更帶著一抹殘忍的獰笑。

  “小白鼠們,想去哪里啊?”

  “都給我回去,否則別管我不客氣了!”

  正往前沖的人看到這個男人,不由停了下來。

  “是他。”

  “是那個惡魔!”

  “就是他殺死了我的兄弟。”

  “我要替我哥報仇!”

  手上有武器的人,立刻端槍射擊,天災之后,地表動蕩,哪怕是良民,也早學會了使用槍支。

  立時,七八挺自動步槍交叉射擊,槍口躍動的火光照亮了人們的臉。

  后方,王立探頭探腦,看清堵門的男人時,驚呼起來。

  “是曹真,營地主管,他很強,我雇傭一個高級境保護我,但我那個保鏢在他手下撐不了幾招,就給干掉了。”

  說到這里,他不由朝羅閻看去。

  剛才羅閻斬殺那些守衛,讓王立相當震撼,可羅閻實在太年輕了,王立心想,這么年輕,羅閻就算再厲害,受限于年齡,恐怕還不是曹真的對手。

  當下扯了下羅閻的衣角:“小兄弟,我們沒必要跟曹真硬撼,咱們另尋出路吧。”

  與此同時,曹真手中拖著一把猙獰的黑色重斧走出大門,那鋒利的斧鋒讓人望而生畏。

  他大腳在地上一踩,那地面就如同水面一樣泛起漣漪,然后不斷擴散開去。

  這種力量讓曹真像炮彈一樣撞進了人群里,他強行穿過了彈幕,身上只有幾處地方被流彈擦破了皮。

  這點傷對曹真來說不痛不癢,可當他撞進人群中時,人群里卻立刻響起一片骨碎肉裂之音。

  轉眼就有數人被曹真撞得吐血飛起,肢體變形,胸口下塌。

  曹真臉上獰笑擴大,隨后重斧橫掃,頓時慘叫聲四起,血花如同絲綢般在空氣中鋪開,同時飛向四周的還有無數零散的人體部件。

  曹真就像是虎入羊群,大開殺戒。

  他的力量洶涌狂暴,每一次揮斧都帶起一陣陣狂風,讓周圍的人無法呼吸。

  曹真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所到之處留下的只有死亡和恐懼。

  那黑色的重斧仿佛是死神的鐮刀,每一次揮舞都會帶走一條生命。

  在曹真的殘忍屠殺下,原本激憤的人群瞬間變得寂靜無聲。

  只有曹真那粗重的呼吸聲和偶爾響起的人體摔落聲打破這份寂靜。

  “不行,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救命,救命啊。”

  幾個男人被曹真的狂暴屠戮嚇破了膽,跌坐在了滿是鮮血和人體部件的地面上,慌張地往回爬起來,他們只想離曹真越遠越好。

  人群散開,如同惡魔般的曹真看到了王立,隨后視線移動,落到了羅閻身上。

  “王立!”

  “這就是你的底牌?”

  “你死都不肯招供,原來是吃定有人會來救你。”

  “不錯,單槍匹馬,能夠找到這里,確實有兩把刷子。”

  “但也到此為止了,小子,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對抗的是什么樣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