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深夜,清冷的月光如一束寂靜的光束,無聲地灑在這片沉寂的工廠區。

  這里曾經是一座煉鋼廠,但現在已經荒廢了,也一直沒有重建。

  廠區中雜草叢生,那些曾經的鐵軌、高爐、煉鋼爐,如今都已被藤蔓和野草所覆蓋,在夜色下難以分辨出原來的模樣。

  廠區里的建筑,那一個個生產線車間,如今只剩下一些殘破的框架。

  它們靜靜地矗立在夜色中,當風從破碎的窗戶吹過,發出空洞的呼嘯,仿佛是那些流失的歲月在空曠的廠區里留下的回音。

  王猛端著望遠鏡,視線從遠處那些隨意丟棄在室外的機械上掠過,這些器材都已經生銹,周圍的野草在風中搖曳,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荒涼。

  他突然聽到身邊的羅閻道:“暗哨挺多,大門入口有兩個,主道上有七個,范志行說的隱蔽入口附近有三個。”

  “其它地方也有多處暗哨,總之這片廠區里一有什么風吹草動,就會被發現。”

  王猛移動望遠鏡,來到廠區深處的一根大煙囪處,進入實驗室的入口就在那根大煙囪里面。

  盡管在那里他一個人影都沒看見,不過,通玄境的直覺告訴他,那片區域沒有眼睛看到的那么荒涼。

  “姓周的挺謹慎,在這里布置了這么多暗哨,看樣子是連一只蒼蠅也飛不過去。”

  王猛放下了望遠鏡,看向巴士里一張張臉孔。

  “我想到了兩個辦法。”

  “一是把另一邊隧道那里的地保局給引過來,讓他們幫咱們吸引注意力。”

  “二是讓范志行帶咱們進去,我們偽裝成他的護衛。”

  “不過這第二個辦法可能不太行,范志行在賭場失蹤,現在又回來,恐怕會引人懷疑,所以我更傾向于第一個方法。”

  范志行也一個勁地點頭:“對對對,要是我現在出現,周先生可能會起疑心,說不定我一出現,他就讓人把咱們給殺了。”

  慕容軒看向隧道的方向道:“把治安員引過來是個好主意,昨天隧道里才有人失蹤,如果這時出現可疑人物,治安員肯定會追查。”

  “一旦他們來到在工廠區,我們可以把他們往暗哨處引,一個廢棄的工廠里居然有哨點,怎么想都可疑,這樣一來,兩邊肯定會發生沖突,那我們就能趁機潛入實驗室。”

  李玉清這時笑呤呤地說:“我想到一個更好的主意。”

  她朝白?看去,女孩身上還穿著卡通上衣泡泡裙。

  王猛恍然大悟:“你說得沒錯。”

  只有白?自己一臉茫然:“你們干嘛都看著我?”

  都凌隧道。

  “真冷啊。”

  一個治安員蹲在爐旁烤著火,爐上正燒著水,水開了后,另一個治安員往水里下面。

  “吃點面條熱呼下。”

  “真倒霉,咱幾個抽了下下簽,大晚上得在這個鬼地方輪值。”

  “誰說不是呢,還是老劉他們幾個好,負責的是另一個案子。”

  “上面說要把這里搜查幾遍,這么多年,在隧道失蹤的人有幾個是找得到的,要我說,就是白費力氣。”

  “面條好了,喂,小張,過來吃一碗吧?”

  不遠處,一個年輕的治安員答應了聲,就要轉身。

  忽然看到前面似乎有人影走過。

  小張立刻喝道:“什么人,站住!”

  那道人影像是嚇到,連連退后。

  小張立刻拿起手電照去,燈光下,一個穿著卡通上衣泡泡裙的身影出現在小張的視線中。

  “深更半夜,哪里來的小孩。”

  “喂,孩子,你在這里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