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清新的笑容,卻是說著最狠的話。

  最開始姬逍遙說的那幾句話,一些比較天真的弟子們甚至以為他真的是要和輪回神教修好關系。

  直到最后一句話說出,那些弟子們才反應過來。

  修好個屁,這他媽純純就是引戰來的!

  “放肆!就算你是永恒帝朝的帝子,也應當知道對強者要有敬畏之心!如此口無遮攔,不怕日后橫遭大禍嗎?”

  姬逍遙最后一句話一出,莫說是那些輪回神教的弟子們,就連一位大圣境界的主教也忍不住厲聲斥道。

  對強者尊重?

  輪回之神那老梆子都要奪舍他了,他還得尊重?

  清新的笑容消失,姬逍遙臉色轉冷,看向那位大圣主教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哼,老夫齊均相,不知永恒帝子有何指教?”那位大圣主教冷哼一聲說道。

  “指教倒是沒有,本帝子就是想奉勸這位齊主教最近盡量少出神教,不然的話,齊主教可能會碰到很多需要抱有敬畏之心的強者,畢竟我永恒帝朝中的巔峰大圣和圣人王,數量還是挺多的。”姬逍遙冷笑說道。

  威脅!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你……”那位齊主教聽到后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鐵青。

  他指著姬逍遙想要說些什么,但是一想到永恒帝朝那些兇名遠揚的大圣和圣人王,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嗤,吾輩修者,修己身奉己力,堂堂永恒帝朝的帝子,連這點道理都不懂,竟只會仗勢欺人而已!”

  見到自家主教被威脅,三位輪回圣子中,那位境界最高的王侯圣子開口嗤笑道。

  他知道以孟九幽那高傲淡漠的性格是懶得跟姬逍遙打嘴炮的,所以只能他來跟姬逍遙對線了。

  “輪回神教唯一一位王侯境界的圣子,孫朝德,本帝子沒記錯吧?”姬逍遙瞥了他一眼說道。

  “正是本圣子!”孫朝德淡然回道。

  “那你最好也和這位主教一樣盡量少出門,最近我朝軍中瑣事繁多,我們的帝軍統帥脾氣也頗為暴躁,若是外界相遇,怕孫圣子可能也是兇多吉少啊!”

  姬逍遙看向一臉淡然的孫朝德笑道。

  既然眼前這位孫圣子說他仗勢欺人,那他今日就仗勢欺人到底好了,畢竟也不是沒有這個條件。

  而且,仗勢欺人這四個字,聽起來雖然有些令人不齒,但是做起來是真的爽啊。

  就如現在,當這位孫圣子同樣被威脅后,他的臉上也再難以保持淡然,面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你……”

  世人之所以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是因為他們難以對當事人所經歷的事情去共情。

  正如這位孫朝德圣子,直到現在,他才與那位大圣主教真正共情。

  永恒帝軍的統帥姬神武,那可是能與各大不朽勢力中的神子帝子去爭鋒的妖孽。

  曾率軍征州域,滅古國,鎮群驕。

  早在姬逍遙出生之前幾十年,姬神武的兇名就已經傳遍神域了。

  莫說是孫朝德,就連那些老一輩的王侯,都對姬神武是畏懼有加。

  “唉,仗勢欺人,其實本帝子是最不齒的!”姬逍遙話鋒一轉嘆息說道。”

  在場輪回神教的眾弟子聞言則是在心中暗罵。

  你最不齒仗勢欺人?

  你怎么配說這句話的?

  “你們不信?這樣吧,本帝子給你們輪回神教一個公平公正的機會。”

  “涅槃境之下,本帝子接受你們輪回神教任何人的挑戰,只不過,生死勿論!”

  轟!

  姬逍遙此話一出,在場的輪回神教眾多弟子紛紛躁動起來。

  神橋境的弟子們不動聲色,歸一境的弟子們猶豫不前,合道境的弟子們則是躍躍欲試。

  “你有帝兵在手,若是復蘇帝兵,莫說是合道境,六境之中,誰能擋得住帝兵之威?”

  這時,人群中有弟子開口說道。

  姬逍遙在北疆之地以帝兵之威一劍斬殺三千修者的消息早就傳開了,幾乎所有勢力都知道他的身上有帝兵守護。

  “呵,對付你們,本帝子還不需要動用帝兵。”姬逍遙有些不屑的說道。

  話音落下,龍雀驚神劍從姬逍遙的丹田靈海中射出。

  此時的龍雀驚神劍早已不復之前的凌厲氣息,劍身黯淡無光,仿佛是一柄凡鐵俗劍,若不是還有絲絲縷縷的帝韻殘余,恐怕根本就沒人會認為這是一柄帝兵。

  “在外面等我一會。”姬逍遙輕撫劍身說道。

  輪回長河的投影空間內,為了喚出李天罡的虛影,龍雀驚神劍幾乎耗去了所有靈性。

  此后若無珍稀神物來修復,基本上這柄帝兵就算是廢了。

  不過姬逍遙心中已經決定,等此事終了,哪怕窮盡古荒神域,他也要找尋神物,幫助龍雀驚神劍恢復到全盛之姿。

  畢竟是因為他,龍雀驚神劍才會落得這般下場。

  此劍無愧于他,他也不會放棄此劍。

  嗡嗡嗡。

  聽到姬逍遙的話后,龍雀驚神劍顫顫巍巍的飛到一旁浮空。

  那模樣,甚至還不如一柄最低級的靈器。

  “這是你的帝兵?你不會是在忽悠我們吧?”

  見到龍雀驚神劍這副樣子,有弟子不由得質疑道。

  面對質疑,姬逍遙卻是并沒有開口,而是冷冷的看向半空中的那群輪回主教。

  “此劍,確為帝兵!只不過是遭受了不可磨滅的重創而已。”

  主教人群中,為數不多的一位圣人王開口說道。

  身為圣人王強者,他還是能分得清楚眼前這柄劍是否為帝道之兵。

  “我來!”

  “讓我先來!我要挑戰你,永恒帝子!”

  “還有我!狗日的永恒帝子,竟敢侮辱吾神,我定要斬你以泄人神之憤!”

  當那位圣人王確定了龍雀驚神劍是帝兵后,一位位合道境巔峰的弟子爭先恐后的開口挑戰。

  若姬逍遙是神橋境巔峰,他們可能還會有一絲忌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