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對于神教勢力來說,神祇就是這些勢力中的弟子們最崇高的信仰。

  而像姬逍遙這樣的,不僅一再侮辱他們信奉的神祇,還“偷”走了他們的至高帝術大神通,讓人豈能不怒?

  最開始,那位站在曹官同身邊的核心弟子還能冷靜的思考分析,但現在,他恨不得直接沖上去砍死這個byd永恒帝子。

  “不必爭搶,你們四個可以一起上,傳承的輪回大神通修煉的還沒有本帝子快,正好讓本帝子來教教你們,什么才叫輪回真諦!”

  姬逍遙眉頭舒展,看向對面朗聲說道。

  輪回長河空間內,在直面了輪回之神,五行大帝和永恒大帝這些至高存在的博弈后,他的心態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了變化。

  如今再面對這些核心弟子甚至是圣子,心中難免有輕視之意。

  當然了,見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則是實力的增長。

  九劫真靈鑄成的那一刻起,他的修道基礎可以說是再無一絲瑕疵。

  此后之路,便是通天大道!

  “這可是你說的!一會死到臨頭之際莫要反悔!”

  聽到姬逍遙竟是讓他們四人一起上,那位合道境的核心弟子大聲說道。

  其實只要不傻都能看出來,姬逍遙之所以說這么多,就是想要逼他們這幾個傳承了輪回大神通的弟子與他一戰。

  從而在戰斗中斬殺他們,報復孟九幽剛才的誅心之舉。

  只不過,就算看出來了,他們仍然想要與之一戰。

  一是因為,雖然姬逍遙說的是事實(輪回之神俯首),但在他們看來,這仍然是一種對他們的極盡侮辱,對于信奉輪回之神的眾弟子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

  并且,姬逍遙還“偷”到了輪回大神通,自家的至高帝術被他人傳承,且修煉的比他們還快,這是一件更為丟臉羞恥的事情。

  特別是姬逍遙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施展出了六道神輪,這簡直就是對這些弟子貼臉開大羞辱。

  若是這樣他們都能忍,那還算什么男人!

  還有第二點,則是他們對姬逍遙戰力的評估。

  其實一直到現在,在外人眼中姬逍遙的戰績,一共就只有兩場。

  一場是帝子冊封大典,屠戮三大太古帝族天驕。

  另一場則是北疆劍帝遺跡,一劍斬殺三千修者。

  后者是靠帝兵之威,所以并不能作為評估標準。

  而前一場的戰績雖然彪悍,但畢竟是六境之下的筑基戰斗,沒有涉及大道之力,依靠強大的底蘊,能逆伐上境也不足為奇。

  所以,連同曹官同在內的幾人,盡管他們對姬逍遙抱以萬分重視,但仍然不認為他們沒有勝利的機會。

  他們知道姬逍遙想殺他們,但他們,又何嘗不想殺姬逍遙?

  斬殺永恒帝子,除了單純的泄憤外,更是一種天大的榮譽!

  “行事無悔!本帝子若是連這都做不到,也配不上這帝子之位!”姬逍遙聞言則是冷聲說道。

  “好!既如此,今日便叫你葬身于此!”

  曹官同大吼一聲,一步踏出,長槍入手,身周輪回之氣宛如熊熊烈火,附著長槍之上,灼熾虛空。

  “輪回指魔槍!”

  早已按捺不住的曹官同,一出手便是所修最強槍術。

  那桿長槍宛如巨魔手指,攜帶著幽深色澤的輪回炎火,刺穿虛空,朝著姬逍遙猛然刺去。

  “劉師弟壓陣,莫師弟隨我一同殺!”

  見到曹官同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那位合道境的核心弟子也隨之沖出。

  他喊著壓陣的劉師弟,就是那個神橋境的核心弟子,說是壓陣,其實意思就是讓他躲后面,別被永恒帝子逮到。

  而那名莫師弟,則是歸一境的核心弟子,與他一左一右,在曹官同的兩側一同進攻,封死姬逍遙的生路。

  “輪回風雷術!”

  “往生湮河拳!”

  姬逍遙的正對面,曹官同持槍殺來,身上煞氣縱橫,長槍如巨魔擎指,刺破烈獄深淵,令人望之生寒。

  左右兩側,此刻也是異象突生。

  右側有輪回黑洞凝練而出,其中有輪回之風宛如滅世龍卷,更有輪回雷霆轟鳴作響,攜有鎮滅一切之威,風雷同勢,朝著姬逍遙轟殺而去。

  左側則是一道往生長河幻化而出,那名核心弟子莫師弟,自長河中躋身而出,大步邁行,掄圓拳頭,一拳宛如江河倒掛,揮向姬逍遙。

  “曹師兄好樣的!干死他!”

  “莫師兄給我錘死他!辱吾神之人,不得好死!”

  當三人出手后,那些輪回弟子們則是開始為三人助威。

  數萬名輪回弟子的喊聲震天,倒是真有種同仇敵愾的感覺。

  至于凌空站立的姬太虛,此時則是雙臂環抱,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歸一境圣子,合道境核心,你真就一點都不擔心?這樣的陣容,若是神橋境的我,肯定是扛不住的!”見到姬太虛這幅模樣,夏南忍不住開口問道。

  “所以你只是太初圣子夏南,而不是太初神子夏南。”姬太虛聞言笑道。

  “屁!就算是顧青城那家伙在神橋境時,也不敢這么打啊。”

  夏南有些不忿的說道,而他口中的顧青城,自然便是那位真正的太初神子。

  “太虛兄都不擔心你擔心什么,結果如何,看下去便知。”陳元也在一旁開口說道。

  之前在輪回長河空間內,陳元只領略到了姬逍遙的謀略與機智,確實是令人服氣。

  如今到了外界,能有機會看一看姬逍遙的真實戰力,陳元的心中也是有著些許審視意味。

  “六境修者,有了大道之力的加持后,戰力確實不是六境之下的修者所能比擬的!”

  看著朝向自己攻殺而來的三人,姬逍遙的眼中也是升騰起勃然戰意。

  相比于肉身,神藏,靈海,神宮,真靈這五大筑基之境,王下六境的修者,有了大道之力的加持后,他們的戰力便會產生飛躍性的提升。

  舉一個例子,五大筑基之境的突破,就好像是在做加法。

  肉身境是1,神藏境是2,靈海境是3,神宮境是4,真靈境是5,五大筑基境界每次突破都是加1的關系。

  而到了神橋境,這種加法的關系便被打破,大道之力的加持,將會全方位提升修者的戰力。

  神橋境不再是加1為6,而是乘2為10!

  以此類推,每突破一層境界,大道之力都將翻倍增長,戰力也都將翻倍!

  這樣一來,也就能解釋,為什么古荒神域的妖孽天驕們,都想著在筑基五境時,打下一個萬世不拔的牢固基礎。

  就是因為基礎越牢固,在得到了大道之力的加持后,所提升的戰力也就越多,上限也就會越高。

  所以,面對著三人的攻伐,姬逍遙也并沒有輕視。

  璀璨的金光自他的骨骼中綻放,血色凝聚成鎧甲籠罩全身,低沉煊赫的龍吟響徹,血肉中龍影浮現,為其加持擎天之力。

  萬古不朽身!

  血神之鎧!

  帝龍鎮獄訣!

  剎那間,姬逍遙的肉身強度便提升至巔峰,氣勢宛如從一介溫潤公子,瞬間變成了摧城拔寨的洪荒巨獸,反差之大,令人心神驚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