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神魔御天陣,乃是混沌神魔觀想法中記載的一門防御神通。

  以三千混沌神魔結御天之陣,護唯我真靈,萬法不侵,萬靈莫破!

  之前,姬逍遙還未凝鑄真靈,靈魂之力不足,難以施展出這道神通。

  而今,當九劫真靈鑄成后,他不僅能輕松的施展出這道強大的靈魂神通,還能將其與輪回凈世瞳這道大神通中的瞳術相結合,爆發出更為極致強大的力量。

  可以說,這是姬逍遙的絕頂悟性與牢固基礎共同造就的成果,缺一不可。

  “神魔御天陣,輪回凈世瞳,這么讀太麻煩了,以后這招就叫做,神魔凈世瞳!孟九幽,你覺得怎么樣?”

  姬逍遙看向孟九幽嘴角微揚的笑道。

  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孟九幽,至于曹官同這四人,不過是開胃菜罷了。

  當然了,也算是他這個永恒帝子為永恒帝朝的那些天驕們做的一點事情吧。

  不然以曹官同這幾人的天賦,等到他們熟習了輪回大神通后。

  雖然對他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對永恒帝朝的那些天驕們,乃至四位帝朝少王,或許都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所以能趁這個機會將他們提前扼殺自然是最好,也能叫輪回神教痛一痛。

  “混沌神體,確實無愧至尊體質序列,只不過,它也并不是無敵的,正如你永恒帝子,不過是殺了些阿貓阿狗,也配稱無敵?”

  一旁踏空觀戰的孟九幽面對姬逍遙的挑釁,微瞇的雙眼露出一絲危險色彩,聲音略顯平淡的說道。

  姬逍遙知道,以孟九幽的天賦,再加上他身具輪回圣體,絕對要比自己對輪回大神通的感悟更深。

  無論是六道神輪還是輪回凈世眸,孟九幽肯定也已經能夠熟練施展。

  這就是他們這些帝子神子級妖孽與至尊體質擁有者之間的共鳴。

  他們都清楚,對方有著怎樣可怕的天賦。

  所以,姬逍遙施展出了神魔凈世瞳,他要以此來告訴孟九幽,就算同為至尊體質,他的悟性仍要壓孟九幽一頭!

  而孟九幽的回復也很一針見血,混沌一道本就可容納萬道,姬逍遙身為這一代的混沌神體,悟性強也很正常。

  并且,他更是以高傲強勢的話語反擊,告訴姬逍遙,擊敗了曹官同這些人并不算什么,真正的無敵,姬逍遙還不配!

  “放心,馬上就到你了!”

  姬逍遙聞言并沒有再多說什么,逞口舌之利沒有意思,手底下見真章才對。

  話音落下,只見姬逍遙的背后也同樣升起一道輪回凈世瞳的虛影。

  當他身后的這道瞳眸虛影升起后,三千道神魔虛影的瞳眸同時爆發出璀璨輝光。

  一時間整座山峰有三千道光柱交叉,璀璨的輝光照亮整座山峰,在其映照下,輪回神殿顯得更加輝煌,山峰之上更是猶如一座神國。

  這時,姬逍遙動了!

  他邁步而出,在一束束光柱間漫步緩行,一襲白龍帝子袍被輝光映照的透亮,宛如披著一件光輝衣袍,姿態神偉。

  幾步邁出,虛空動蕩,他便來到了曹官同的身前。

  此時的曹官同早已沒有了剛才的威勢,身形凝滯在半空中,那雙極煞之瞳中充滿的不再是濃稠的煞氣,而是滿目的恐懼情緒。

  姬逍遙緩緩抬起手掌,與曹官同的額頭平齊,食指伸出,抵在他的額頭上。

  “爾等所修輪回之道,可修十世,百世,千世,乃至萬世之力!”

  “到最后,萬世歸一,萬身唯己,極盡升華,這便是你們心中的輪回真諦!”

  說到此處,姬逍遙食指用力,一指洞穿了曹官同的眉心。

  與此同時,當姬逍遙的食指洞穿了曹官同的眉心后,自曹官同的后腦處,涌出成百上千道光點,宛如一個個閃爍的蝌蚪一般,懸浮在空中。

  這時,若是仔細觀看便可發現,那一個個如蝌蚪般的光點中,其實都有著一道身影,與曹官同一模一樣!

  這就是曹官同所修的輪回之力,也是輪回神教弟子們的修煉方式。

  將那一道道宛如蝌蚪般的輪回之力逼出后,姬逍遙右手化掌,一掌伸出,將成百上千道光點全部握住。

  砰!

  隨即,只見他用力一握,一道道光點被握得稀碎,從一群光點蝌蚪變成了一陣光亮雨滴,散落在虛空中,如雨幕一般。

  “嗤!”

  “可就算你們能修成所謂的萬世輪回之力,最后,不還是終將在本帝子的掌心中消亡!”

  “本帝子曾說過,一世命即萬世命!”

  “你們所感悟的輪回真諦,到底是真正的輪回之道,還是說,只是你們的異想天開?”

  在漫天光雨中,姬逍遙掃視四周,聲音振聾發聵,傳入數十萬名輪回弟子的耳中,令他們的心境掀起萬丈波瀾。

  “太虛兄,你這弟弟也太狠了,孟九幽誅你的心,他便誅整個輪回神教數十萬弟子的心!”聽到姬逍遙這番話后,夏南不禁咽了口吐沫說道。

  饒是夏南這種粗鄙武夫,都已經聽出了姬逍遙口中的論道誅心之言。

  姬逍遙這是在用言語,一點點摧毀這些輪回弟子們的心中防線,令他們對自己所修之道產生懷疑。

  轟!

  夏南的話音剛落,半空之中,曹官同的身軀突然炸成一團血霧,尸骨無存。

  殷紅血霧蔓延虛空,一襲白衣卻是纖塵不然。

  姬逍遙再度邁步前行,好似是殷紅雨夜下的白衣君王,霸道凜然。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口中吟念詩句,姬逍遙身姿挺拔,眸中神光迸射,仿佛要撕裂蒼穹。

  只見他幾步踏出,來到那位莫丞師弟身前,隨后又是一掌拍出。

  隆隆!

  虛空中的光雨震蕩作響,宛如林中葉震,凌厲驚嘯。

  而在姬逍遙面前的那位莫丞師弟,身軀也隨之炸裂開來,真靈湮滅,再無一絲生機。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不用注意那穿林打葉的雨聲,何妨放開喉嚨吟詠長嘯從容前行……”

  “永恒帝子,為何要吟此詩句?”

  聽到姬逍遙所吟詩句后,陳元不禁有些疑惑的說道。

  從這句詩中,他似乎聽出了些什么,但卻并沒有完全聽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