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恭喜宿主,簽到成功!您將獲得獎勵:帝龍精魄擎字佩!】

  【下一次簽到需達成條件:斬殺十名不朽勢力圣子!】

  當姬逍遙吟念出完整的詩詞后,整座輪回山峰都陷入沉寂。

  數十萬輪回弟子心神震蕩,就連一些王侯圣賢也在皺眉沉思。

  姬逍遙所言,雖與他們的修煉方式背道而馳,但其中卻又仿佛蘊含大道至理,令他們不得不引思深究。

  “難道我們的修道方向真的錯誤了嗎?我們日夜苦修出來的輪回之力,為何會如此脆弱不堪?”

  “不!這永恒帝子一定是在妖言惑眾!我沒錯!”

  “可既然沒錯的話,為什么永恒帝子修煉輪回大神通的速度,要比幾位圣子師兄還要快呢?”

  “師妹…師兄我看不清…看不清了啊!”

  如果姬逍遙沒有成功完成輪回大道淬靈,沒有施展輪回大神通,沒有那壯觀的神祇俯首一幕的出現。

  如果這些都沒有發生,那輪回神教數十萬名弟子,絕對會對姬逍遙所說的一切嗤之以鼻,會說這永恒帝子吟念的是什么狗屁詩句,狗屁不通!

  可是,當這一切都發生后,他們無法再強裝鎮定,也無法再平復心境。

  因為真理并不是靠嘴中說出來的,而是靠拳頭打出來的!

  姬逍遙以神橋之境逆伐合道,以輪回真靈,以他們輪回神教的至高帝術大神通,以這些告訴了他們,他們所走之路,皆為歧路!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不用注意那穿林打葉的雨聲,何妨放開喉嚨吟詠長嘯從容而行。拄竹杖、穿芒鞋,走得比騎馬還輕便,又有什么可懼怕?一身蓑衣任憑風吹雨打,照樣渡過我的一生!”

  “萬世加身不及唯一,一世命即萬世命……”

  “這便是永恒帝子所感悟出的輪回真諦嗎?吟詩而出不減豪氣,雖為隱喻卻又仿佛令人身置其境!”

  “所以,輪回真諦,輪回一道真正的修行,應該是以一世之尊而壓萬世,以質壓量,只身橫渡輪回,淬煉出至強己身!”

  不同于那些懷疑人生的輪回弟子,陳元此刻則是雙眼放光的說道。

  大道至簡,殊途同歸,雖然陳元是星辰神宗的圣子,主要修煉的是星辰之道。

  但是,姬逍遙以詩詞論道,其中所蘊含的大道至理,哪怕是他聽聞后也感覺到有所裨益。

  輪回有萬世歸一與一世獨尊,星辰也有恒星永固與繁星列陣。

  天地萬道,無有不通者。

  當陳元自顧自的將他的感悟大聲說出后,那些輪回弟子們的躁動更大了。

  姬逍遙最起碼還是以詩詞隱喻,陳元卻是直接給翻譯出來,相當于貼臉開大了。

  “九幽神子,還請您為諸弟子解惑!”

  見到場面有些不受控制后,連虛空中的王侯圣賢都站不住了。

  一位輪回王侯來到孟九幽的身邊,請求孟九幽對線姬逍遙。

  作為這一代的輪回圣體,要說對輪回大道的感悟之深刻,恐怕除了那些神殿至尊長老,在場無人要比孟九幽感悟的更深刻了。

  “解惑?有什么可解惑的?”

  “不過是聽了幾句詩詞,便令其生出自疑之心,此等心性,也配本神子為其解惑?”

  孟九幽聞言卻是聲音淡漠的說道。

  他連曹官同這些圣子都看不上,更別說這些普通弟子了。

  特別還是這種被姬逍遙幾句詩詞就攪亂心境的弟子,他甚至不屑與之為伍。

  還想讓他為其論道解惑,這些人不嫌丟人,他還嫌丟人呢!

  “九幽神子!這些弟子,畢竟是我輪回神教的弟子!而您,畢竟也是我輪回神教的神子!”

  見到孟九幽這一副淡漠姿態,那位輪回王侯也有些無語。

  但這確實也沒辦法,以孟九幽的天賦與地位,性格高傲一些也并不算什么。

  這個世界,力量才是唯一真理。

  所以,這位輪回王侯也只能委婉的提醒。

  無論如何,就算是為了輪回神教的臉面,孟九幽也不能置之不理。

  “此等道理,還需要你來教本神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