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荒神域,永恒帝朝。

  巍峨聳立的帝都城中,永恒皇宮如神祇居住的殿宇矗立,其中散發出無盡威嚴。

  “凡體凡血?怎么可能是凡體凡血?”

  宮殿之中,十數位氣勢若神,威勢滔天的身影望著那襁褓中的嬰兒,臉上盡是不可思議之色。

  “神武和太虛,一個是霸天神武體,一個是虛空湮神體!皆是十大至尊體質之下第一序列的神體!”

  “逍遙就算再差,也不可能是凡體凡血啊!”

  眾人之中,一位身穿繡有日月山河九龍帝袍的威嚴老者,在感受到了襁褓中嬰兒孱弱的氣息后,一臉痛惜的說道。

  這名威嚴老者,正是永恒帝朝如今的帝主,姬蒼戰!

  而姬蒼戰口中的神武和太虛,則是永恒帝朝唯二的兩位皇子,姬神武和姬太虛!

  這兩位皇子,皆是天賦逆天,戰力絕世!

  尋常天驕終其一生難以企及的至尊之路,在他二人眼中如平坦道途般唾手可得。

  甚至連那無上帝境,也有希望一窺!

  至于姬蒼戰口中的逍遙,便是這襁褓中剛降生的嬰兒。

  永恒帝朝的第三位皇子,姬逍遙!

  【叮!恭喜宿主綁定至尊神帝系統!】

  【簽到條件:出生!】

  【叮!恭喜宿主,達成簽到條件,可進行簽到!】

  【簽到方式:古詩詞簽到!】

  【氣岸遙凌帝者前,請接下一句!】

  【叮!系統提示:簽到時需要大聲喊出,并且上一句也要一起讀出來!】

  機械的系統提示音在姬逍遙腦海中響起。

  “古荒神域…永恒帝朝…我是…姬逍遙…簽到?”

  姬逍遙睜開雙眼,看著身周圍繞的人群,一個個氣勢威嚴霸道的老者竟露出痛惜、憐惜、疼愛的神情。

  如此反差的場景,令姬逍遙有些懵逼。

  “我竟然穿越了…”

  吸收著腦海中系統灌入的信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姬逍遙不禁感慨萬分。

  前世無父無母自小生活在孤兒院的姬逍遙,在穿越后竟然成為了古荒神域之中,最為煊赫強盛勢力中的三皇子!

  周圍這些對姬逍遙無比關心愛惜的威嚴老者,全都是永恒帝朝中的無上強者和老祖人物!

  其中任何一位跺跺腳,都能在永恒帝朝,甚至是整個古荒神域中,掀起龐然風暴!

  而如今,卻都是小心翼翼的收斂著氣息,圍在一起關心著剛出生的姬逍遙。

  如此待遇,這世間有何人能媲美!

  “唉!罷了!凡體凡血也好,就不用像神武和太虛他們二人那樣連年在外征戰了!”

  “這么說來也是好事!終于能有個后裔多陪陪我們了!”

  “凡體凡血又怎么了!難道我們這些老家伙都是死的嗎?”

  “就算是凡體凡血,逍遙依舊是永恒帝朝的皇子!依舊是我們的后裔!老夫倒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敢對此多嘴多舌!”

  雖然感受出了姬逍遙只是凡體凡血,但是諸位帝朝老祖,依舊沒有半分嫌棄,言語中滿是對血脈后裔的疼愛之情。

  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可永恒帝朝卻恰恰相反!

  永恒帝朝的皇室之人,在心中都會將家人與親人放在第一位。

  在這眾生皆追求絕巔力量,欲修無上大道,于帝路血腥爭鋒的荒古神域,這份情感實屬難得!

  周遭的一幕,剛穿越而來的姬逍遙都看在眼中。

  雖然諸位老祖眉間都有些難以掩蓋的失望落寞,但關心與疼愛都是發自內心的!

  通過系統灌入腦海中的信息,姬逍遙知道這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無情,俯瞰眾生如螻蟻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只有力量才是最為永恒的事物!

  什么親情友情,子嗣道侶,在力量面前一無是處。

  甚至有些勢力中強者的子嗣,若是沒有卓絕的天賦,都會被那位強者吞噬來增強血脈之力。

  而姬逍遙只是最為廢物的凡體凡血,可這些老祖們依舊不減愛護,甚至對姬逍遙更為疼惜。

  見到這一幕,前世身為孤兒,沒有得到過親人疼愛的姬逍遙心中竟有些感動。

  “原來,這就是有親人疼愛的感受…”

  心中暖意流淌,姬逍遙很慶幸他能穿越到永恒帝朝中。

  只不過,在前世身為孤兒,一生只依靠自己的姬逍遙心中。

  有親人的疼愛庇護固好,可自身的強大,才是立世之本!

  就算是沒有系統,他姬逍遙這一世也絕不會甘于做個富貴紈绔!

  九大神域,三千道州,諸王爭霸,天驕爭鋒!

  荒古世家,太古帝族,無上帝朝,不朽圣地,諸多勢力,共戰大世!

  這璀璨大世,無上帝路將出,無數妖孽出世,圣賢至尊皆在大世中喋血,只為稱帝作祖!

  如此精彩的世界,若是不參與其中,那穿越而來還有何意義!

  更何況,姬逍遙還有系統在身!

  “達成簽到條件,便可以進行簽到!”

  “希望以后的簽到條件,都能像這次這樣水到渠成!”

  姬逍遙在心中默默想著。

  第一次的簽到條件竟然是出生,這簡直就是系統白送的啊!

  不對!

  還有難產或者被打胎的可能!

  搖了搖頭,姬逍遙不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而是準備開始簽到。

  “古詩詞簽到,這簽到方式倒是新穎!不過這氣岸遙凌帝者前…這是什么詩??”

  回想了一下剛才系統給出的古詩上句,姬逍遙頓時愣住。

  前世作為文科專業的碩士,他平時對古詩詞也是頗有研讀,可這一句真是把他難住了。

  于是他在腦海中不斷搜索這句詩,心中也是不斷在默念。

  氣岸遙凌帝者前…氣岸遙凌帝者前…

  姬逍遙在心中越讀越覺得有些熟悉。

  “等等!難道是氣岸遙凌豪士前那首詩?”

  姬逍遙突然想起前世在詩道獨占鰲頭的那位詩仙,他有一首詩其中的詩句是氣岸遙凌豪士前!

  七言詩句,除了豪士被換成了帝者,其余五個字都是一樣的!

  “難道真的是那首詩?那就試一試!”

  世界改變,詩詞也隨之變化,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姬逍遙在心中默默的想著,隨后便要大聲喊出兩句詩詞。

  結果。

  只見襁褓之中,十幾寸長短的嬰兒姬逍遙,張開嘴發出嗚嗚啊啊的聲音。

  他媽的!

  此刻姬逍遙才想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