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凡聞言只是笑了笑道:“好啊,我的終身大事可就靠你了,喝點?”

    李嫣然笑著道:“喝就喝,看在你今天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陪你喝點。”

    酒過三巡之后,兩個人都有些微醉,林凡把李嫣然送上出租之后自己也攔了一輛出租回家了。

    酒意翻涌,林凡躺倒床上之后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但是睡到一半,一股透心的涼意卻將林凡從睡夢之中拉了出來。

    “呦,這是哪里來的家伙,居然睡在我家里。”一聲囂張卻又極為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林凡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方才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段秋!”林凡猛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盯著來人怒目而視。

    而此刻的段秋手中還拿著一個紅色的盆子。

    水珠正在不斷地往地面滴下。

    林凡整個上半身都被潑濕,此刻已然睡意全無。

    “呦,這不是林凡嗎?我還以為我家遭賊了。”段秋笑嘻嘻地將手中的臉盆扔到了地上道。

    “這里是我家,你憑什么進來!”林凡掀開被子,怒視著段秋道。

    “你家?”段秋聞言,卻是大笑了起來,同時從懷里掏出了一個本子。

    “看清楚了,這是房產證,上面寫的只有我姐的名字,你說是你的房子,有證據?”段秋冷笑著道。

    “你!”林凡看著段秋手中的房產證,不由得怒火中燒,雙拳緊緊地攥了起來。

    房產證的確是真的,上面之所以只寫了段娟一個人的名字,也是段家人所要求的。

    當初被所謂的愛情沖昏了頭腦,但是此刻再一想,段家之人顯然是早就已經想好了所有。

    “行了,我也懶得跟你多扯,這房子我要賣了,別說我沒給你時間,明天中午十二點之前,收拾好你的東西,給老子滾出去。”

    段秋還想說什么,卻被突如其來的一個電話聲打斷了,鈴聲是從段秋的口袋之中響起的。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點顯示,段秋一邊往外面走,一邊對林凡道:“我只給你一早上的時間,明天中午我會帶人來看房。”

    走至門口的時候接通了電話。

    “喂,小燕,怎么這么晚了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想我了。”段秋的臉上帶著笑意道。

    段秋走了之后,林凡已經沒有了睡意。

    段家所作所為,除了讓人惡心之外,還在時刻地提醒著林凡這個社會究竟有多現實。

    在窗邊坐了不知多久,外面的天已經大亮了,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喂?”

    “林凡,這都幾點了,你怎么還不來上班?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干了,我告訴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干了,那就收拾東西趁早滾蛋。”

    說完之后沒等林凡說什么,那人便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了。

    “算了,去收拾一下東西,辦個離職手續吧。”林凡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無奈地搖了搖頭。

    換了一身衣服之后出了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