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小靜在,不會有什么大差錯的。”李澤旭笑著應道。

    “好吧。”林凡搖了搖頭,還想說什么,就聽到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眉頭便皺了起來。

    “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讓小靜送你過去吧。”李澤旭道:“另外,從現在開始,集團的事務,你都要開始接手了。”

    林凡擺了擺手,朝門外走去。

    “喂,林凡,你的那些垃圾我都給你扔了,從現在起,你不用再回來了。”

    段秋說完之后,便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林凡看著掛斷的電話,眉頭緊鎖。

    “還需要過去嗎?”跟在林凡身后一同過來的何靜自然也聽到了段秋的話。

    “去,為什么不去?”林凡把手機裝進了口袋里,笑著道。

    何靜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林凡跟何靜趕到之時,段秋已經將整個屋子都搬空了。

    當然,搬走的,只有林凡的東西。

    看著散落一地的衣物跟被褥,林凡的眼神都變得冰冷了許多。

    “呦,這不是林凡嗎?我不是都跟你說了,讓你別來了嗎?”段秋趴在窗子上,一臉玩味地看著林凡。

    不過在看到何靜之后,段秋整個人眼睛都直了,露出了半個頭也從窗子上消失了。

    “需要我幫忙嗎?”何靜站在林凡的身后道。

    林凡沒有說話,隨后就看到段秋的身影出現在了樓道口。

    “林凡,你還真好意思來啊。”段秋的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道,隨后把目光轉向了林凡身后的何靜,笑著道:“美女,今晚有個酒局,有沒有興趣一起喝一杯?”

    何靜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站在那里。

    何靜無論是容貌,又或者是身材,都屬于最頂尖中的頂尖,對于段秋這種人,自然充滿了誘惑。

    見何靜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段秋甚至主動向何靜走了過去,向何靜伸出了手道:“認識一下,我叫段秋。”

    何靜依舊沒有理會段秋的意思。

    段秋的臉上有些尷尬。

    “段秋。”林凡轉頭看向段秋道:“你想讓我搬走,可以,只要把當初給你家的那五十萬彩禮,以及這房子二十萬的首付還給我就行。”

    以林凡現在的身份,再想要去收拾一個段秋顯然輕而易舉,但是也真是因為如此,林凡反倒是提不起任何收拾段秋的興趣了。

    “要錢?”段秋在何靜那里吃癟,轉頭看向林凡時目光之中都帶著惱怒之意:“你耽誤了我姐這么多年,還想要錢?我特么還想問你要錢呢!”

    “我姐跟你在一起這么多年,吃盡了苦頭,怎么也該給點精神損失費吧?多我也不要,只要你再給我三百萬就行。”段秋說著,還從口袋里掏出了煙,點著后叼在了嘴上。

    “你這算是敲詐了?”林凡笑著問道。

    “話可不能說的這么難聽,我都已經說了,這是精神損失費,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給,可是我姐會做出什么事,就不一定了,今天早上你這個班不好上吧?”段秋笑著問道。

    說完之后,段秋也懶得理會林凡,轉頭看向何靜道:“美女,給個面子吧,今晚去喝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