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658章  攻防(求月票)

    崔文璟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倒是第一次把眼睛從流水中挪開,轉頭打量了趙長河一眼。

    趙長河道:“伯父以前看流水,我覺得是在給我下馬威,今天看流水,我覺得有點寓意。能否說說?”

    崔文璟道:“為什么不覺得今天我也在給你下馬威?”

    趙長河道:“因為除了未知的神魔們,這片土地上已知的人類,沒有可以給我下馬威的了。”

    崔文璟抽抽嘴角:“希望你不是被這兩年的進步燒昏了頭腦。”

    “小婿歷來狂傲,無須遮掩……還有我說的可不是針對伯父,也包括所有天榜。如草原薩滿、金帳汗王,也許我目前確實還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我可以保證,他們想要殺我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各自顧忌的他們未必承受得起。”

    崔文璟:“……”

    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不是“你們”,意思是已經是我的對手了是吧?

    他沒說這個,只是道:“以夏龍淵之強,都沒頂過群雄圍獵,伱這點能耐就飄了?”

    趙長河笑笑:“所以小婿這不是來破除圍獵一環的么?至少我絕對不想伯父和我為敵。”

    崔文璟啞然失笑。

    趙長河道:“有句話可能不是那么中聽,但我還是想說給伯父聽一聽——老夏的目標是神魔,我也是。伯父認為那些人猜測元雍兄夫妻之事的出發點很低級,但恕我直言,眼界只在自家一畝三分地的伯父,也沒有高級到哪里去。”

    崔元央在后方咧開了嘴。

    崔文璟轉頭看了一眼,崔元央收起笑容,正襟危坐。

    “正如曾經我面對伯父的時候心中攥著冷汗,被你帶著節奏鉆套子里,定了個勞什子的三年之約……但現在不會。人只會對差距過大的事物敬畏,并頂禮膜拜。當達到相近層面,這種敬畏就會逐步失去。”趙長河問道:“所以我很難理解,對于已近于御的伯父您,為什么還會吃神靈那一套?”

    崔文璟沉默片刻,慢慢道:“我若吃神靈那一套,當初就不會堅決抵抗海皇。”

    趙長河道:“所以現在伯父是認為,其他神靈不會像海皇那樣,不會再有我們與海族那種生存環境上的沖突?”

    崔文璟道:“目前來說,沒發現有這種狀況。”

    趙長河想了想,伸手指向亭邊一處螞蟻窩,轉頭問崔元央:“央央,如果你能聽見那些螞蟻在呼喊你的名字,讓你幫它們一個忙,你會幫嗎?”

    崔元央笑道:“如果螞蟻喊我的名字,那怎么也得去看看它們在說什么呀,能辦到的話肯定會幫一下。一群螞蟻喊你誒,不開心嗎?”

    “如果有些什么事需要螞蟻做的,也會找一兩只合適的讓它去做對吧。”

    “對呀。我還會獎勵它一塊糖!”

    “但如果你家里都是螞蟻,爬到你的糕點上了,你會噴點藥水把螞蟻窩弄掉嗎?”….

    “會。”

    趙長河道:“這就是神靈與凡人的關系。”

    崔元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