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感受著喉間的刺痛。

鎮遠王的臉色難看至極。

憤怒、恥辱、憋屈卻無力的感覺洶涌而來!

他和威武王一樣,都是魔王,可和威武王相比,差距卻是如此巨大!

這數萬年來的修行,仿佛像是個笑話。

月羅、龍驤等人看著這一幕也是眼皮一跳。

刺在鎮遠王喉間的銀光看起來似乎簡簡單單,但這個簡簡單單不止刺破了鎮遠王的氣勢,更逼得鎮遠王吐血后退。

威武王的實力恐怖!

甚至他們還懷疑,威武王真的只排行第二嗎?

即便是當初的惡羅王,似乎也沒有這么可怕。

“如今人族勝過我們,我們內部如果再如此不和,那真的是自尋死路了

威武王背著手緩緩上前,看著臉色蒼白的鎮遠王,淡淡開口:“鎮遠,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這一次,只是給你一份警告

“下次若再對自己人動手,不要怪我

說完這話,鎮遠王喉嚨間的銀光終于消散。

鎮遠王嘴角一抽,抹去了唇邊的血液,他是想說什么的,但最后還是咽了回去。

實力不如人,就要少廢話。

此時的威武王背著雙手,已經走到了長風殿最中央高臺上,那里放著威武王的王座。

他緩緩坐下,帶著一點居高臨下的意味俯視著眾人。

“我今天召集你們過來,是想宣布兩件事,”

威武王淡淡開口:“第一件事,就是不久前,我去了人族地界,和人族定下了一個‘停戰協議’

“具體就是,人魔兩族停戰,然后我們魔族,需要在十五日內,交給人族上品靈石礦脈五十條,極品靈石礦脈二十條,且這些礦脈的位置必須處于人魔兩地的交界處

“具體的礦脈,需要你們各域分割

聽到這里,所有人的臉色再次一變,鎮遠王更是忍不住大聲道:“憑什么?”

“人族憑什么要我們的礦脈?”

“憑什么?”

威武王冷聲道:“憑我們的魔皇死了,憑他們的李泰山還活著,我們高層戰力整體不如他們,真要相斗,或許魔族不會亡,但我們這些人之中一定有人會死!”

他看向鎮遠王:“鎮遠,你覺得死的人會是誰?”

鎮遠王頓時一噎,很快哼了一聲:“那你呢!你又憑什么代表魔族給他們這些礦脈?”

聽到這里,威武王笑了一聲:“我憑什么代表魔族?”

“那你覺得誰能代表魔族?”

“你?”

“青幽?”

“月羅?龍驤?長寧?”

說到這里,威武王冷嗤一聲:“魔族八王,除卻死去的惡羅,我如今是最強的,我代表魔族又有什么問題?”

“我今日召集你們來這里,要說的第二件事就是——我,元烈陽,會接任魔皇之位!”

聽到這里,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鎮遠王更是跳腳:“元烈陽你不要太過分,你居然想當魔皇,你……”

呼!

鎮遠王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見到眼前閃過一道銀光。

隨后,就是撲地一聲!

鎮遠王的一只手臂居然直接掉在了地上。

不,不是掉在了地上,而是被銀光切斷。

切面平平整整,帶肉連骨地、跌在了地上!

鮮血一下子噴涌出來,頃刻間就浸透了地面!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的眼瞳都是一縮。

好快的速度,好強的一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