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當——

  直要把人腦子敲裂的報時鐘聲。凌晨的鐘聲。

  以查于半夢半醒中撐開眼皮,囚室的精金天花板進入他的視線。

  被抓三天了。渾身火辣辣燒灼般的疼痛。

  以查咬牙緩慢起身,小心翼翼地帶動泛著白光的鎖鏈,讓它和身體的接觸達到最小。

  不得不小心,他已多次領教過這浸有圣水的十字鎖鏈的厲害。鎖鏈為真銀打造,每隔一段嵌有一顆鮮紅透亮的雞血石,每一顆足以買下十戶普通人家的房子。

  嘶——

  以查裸露在外的小臂觸到了一顆雞血石,瞬間燙出一道紅痕。

  混沌在上……他忍住疼痛輕輕調整著枷鎖的位置。

  雞血石可破除掩飾,光明圣水和秩序真銀可以壓制失序力量。囚禁的枷鎖用如此昂貴的原材料,經捶打,精磨,雕花,鑲嵌,祝圣,涂油數道工序,可以用于擒拿屬于混沌位面生物。

  比如擒拿一頭惡魔。

  比如他。

  說真的,以查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在此。

  三天前,他遛自己那只地獄獵犬的途中掉到了位面裂隙里。醒來便發現自己被傳送到了人類占據的主物質位面,失去了自由,力量,和狗。

  一個戴著兜帽的人類告訴以查,他即將成為獻給天使的祭品,就把他丟在了這造價不菲的監獄里。

  給天使的祭品?

  以查思考過這說辭,說不通。

  天使和惡魔能量對立不假,但二者七千年來都處于漫長的和平期,在秩序之源和混沌地獄兩個位面分管著各自的事務,相安無事。

  天使向人類點名要惡魔祭品,相當于以最草率的方式撕破停戰。那幫呆板教條品味無聊的家伙,有什么理由做這種事?

  若是針對他個人的,更不可能。

  以查是個惡魔,同時是個學者。他這樣的惡魔,恐怕世上只有一個。

  鉆研九大位面的力量領域和能量引導方式,再把心得寫成書稿,遛遛狗,就是他做的所有事情了,這樣的家伙不可能有任何仇家。

  順便說一句,在他的眼中,惡魔只是利用失序領域力量居住在混沌地獄位面的一種存在罷了。

  他和別人起過的最大沖突,便是在寫了《力量領域論在意志法術上的六種應用》后,和天使柯啟爾隔著位面有過一點小小的爭論。

  就連這次沖突,也讓他因此和天使柯啟爾成了朋友,經常偷偷相約進行友好的學術討論。

  想到這里,他的視線穿過囚籠,望向墻上狹窄的鐵窗。

  今天本是學術討論的日子。柯啟爾該發現他失蹤了。

  掉入的位面裂隙的那一刻,他便感應到了人類密咒中常使用的法則能量痕跡。順著蛛絲馬跡,柯啟爾應該可以很輕松的找到此處。

  他看著精金地板上的法陣,這里的限制全是為了針對他的失序力量所設,若天使降臨,無疑可以輕松破解,將他營救出去。

  窗外只有一片壓抑的漆黑。并沒有任何他期待的事情出現。

  以查的心里稍微有點失落。

  十二點已經過了。六個小時后,他就會被帶走綁在冰冷的祭壇上,人類們手起刀落,他本該奉獻給學術的靈魂重歸混沌。

  看來天使是不會來了。

  他收回目光,心中譴責這家伙要么不夠仗義,要么不夠聰明。

  只得冒險行使最后的脫身辦法。

  還好他所熱愛的知識給了他最后這一個辦法。

  那就是——

  喚人神。

  以查的視線落在手上那結構精巧,造價昂貴的反惡魔鎖鏈上。

  反惡魔,但不反人。

  圣水,雞血石,貴金屬,惡魔混沌力量的限制,也是絕佳的人類法則法術施法材料。拜多年來的積累所賜,他正好記得那么一點兒法則法術。

  《蟻王——人類主神大賞》中,提到了向人類主神祈禱,讓自己的聲音得聞的方法。

  眼下他正巧很需要讓自己的聲音得聞。

  ……

  人類的法則法術如其名,十分重視程序。召喚人神,需要代表奉獻和闡明身份的鮮血。

  以查回憶著,硬下心來,咬破左手手背。

  他身中惡意變形咒,無論是外貌還是軀體強度都和人類別無二致。皮膚在牙間輕松綻裂,涌出帶腥氣的液體。

  以查用手指蘸起血液,半坐著,在精金地面上涂抹代表所召神的標記。

  一個牛頭標記。

  《蟻王》上提到,這代表著人類十二主神中的“破壞之手”伊佛滅。

  這個選擇是他考慮過的。

  傳聞中伊佛滅本是混沌地獄的游蕩惡魔之一,四百五十年前不知為何降臨人類所在的主物質位面,成為掌管破壞和混亂的神。

  如果傳聞是真,同為惡魔之體的伊佛滅溝通起來應該比其他神要容易的多。以查沒見過這位同族,但混沌在上,他應該沒什么道理拒絕一個這樣緊急的請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