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個李華之前招工人不是繞過了咱們院嘛。”

  “咱可以聯合全院的人對他施壓,讓他給院子住戶進廠名額,否則可就讓他在大院呆不下去。”

  “可人全家現在都搬走了,壓根不可能在乎這個!”

  秦淮茹有些無奈,她以前是就有了這個計劃。

  但是那時候傻柱穩定的工作,有靠山,據說也快分房子了娥。、

  而且和李華打過交道,他知道這人不好惹。

  所以計劃就一直擱淺了。

  可是現在秦家的境地已經是不同以前了啊,完全可以冒險一試。

  但可惜李華一家已經提前離開,計劃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而與此同時,離開的易中海二大爺,在飯館里面享用美味。

  “老劉啊,咱跟許大茂做生意也有了一段時間了。”

  “你有沒有考慮過一件事?”

  易中海瞇著眼睛,一看心里就沒憋著身好屁。

  “什么啊,老易,有話你直接說就是。”

  二大爺劉海忠心一邊大口啃著肘子,一邊和易中海說話。

  雖然以前是院子的里的二把手,還是一個官迷,但他的娥腦子和易中海比起來可就差的遠了。

  “嘿,就是我一直淮呀懷疑許大茂這小子,一直都沒和我們講實話。”

  “之前說的六四分成,雖然我們也賺了不少。

  “但我會懷疑許大茂實際上吃的比這個可多多了。”

  “而且這么多年在院子里許大茂做的事,許大茂的為人,你應該也見識過了吧。”

  “我總感覺再做下去,就要被許大茂給坑了。”

  嚴格來說,易中海洋就沒信任過許大茂。

  畢竟算起來他和許大茂還是有仇的。

  許大茂失去了生育能力,那是傻柱給打出來的問題。

  而當年就是因為易中海的一直包庇和縱容,傻柱才敢那么囂張的。

  易中海不信許大茂不記恨他。

  可是許大茂現在竟然帶自己賺錢。

  他可不信許大茂是轉了性了。

  畢竟這玩意可是一個連老婆都能下死手的。

  現在對自己這些人這么好,易中海嚴重懷疑許大茂是在養豬。

  讓自己這些都養肥了,再狠狠的坑上一波=,卸磨殺驢。

  而且還有一點,其他兩個大爺沒什么見識,易中海可是知道的=。

  他們做的什么性質的生意,那可是走私啊!

  他可不信就只有到手的這么一點利潤,大頭絕對是被許大茂給吃了。

  易中海可不甘心許大茂就這樣剝削。

  所以有了別樣的想法。

  “老易,你什么大打算啊。”

  “直接說就是了!”

  二大爺劉海忠一想,易中海洋說得有道理啊。

  許大茂的人品,在院子里什么樣,誰不知道啊。

  他會不會準備坑自己的這些人不說,但絕對是吃了回扣了的。

  人都是貪婪的,得到了很多,那就會想要得到更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