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嘿,小賊,讓我逮住了吧!”。

  第二天飯店,傻柱返回飯店附近一處小巷子順的雞的時候,猛地就被人叫住了。

  “媽的,第一天干活就頭痛偷東西,今天還偷!”

  “你把我們飯店當啥了啊?”

  猛然出現在傻柱面前的就是招收了他的整個后廚的人員。

  廚師長,還有幾個主廚,外加一些幫廚。

  都圍了過來,看傻柱和他手中提著的雞,滿臉的怒意。

  剛開始看到這些人,傻柱還有些懵逼。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發現的。

  他來到這個飯店里,人家確實沒答應他帶飯盒回家。

  但是賈家是不能沒有飯盒的,就如同西方不能沒有=耶路撒冷。

  飯盒是傻柱在賈家地位的象征,也是在院子里,擺小飯桌向其他住戶炫耀自己的生活水平和能力的重要一環。

  而且要是沒發飯盒的話,就是秦淮茹都會擺臉色,不怎么搭理他、

  飯盒對傻柱來說,那簡直可是太多重要了。

  飯店不讓他帶,那他就自己想辦法。

  傻柱想到的辦法那就偷。

  為此他還特地和另外一名小幫廚串通好了。

  那幫廚是負責后廚倒垃圾的。

  讓幫廚趁著倒垃圾的時候,將食材運送出來,放到指定地點。

  下班了他在過來取。

  至于讓小幫廚答應幫他的條件,就是傻柱答應了教他手藝。

  傻柱子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幫廚不想學好手藝,成為真正的大廚,賺大錢的。

  所以那廚子必然抵擋不住誘惑,會幫他的。

  “就是他,昨天的雞也是他偷的!”

  “這個何雨柱上班第一天就不老實!”

  在一廚子里。一小個子率先開口指認傻柱就是偷東西的賊。

  看到這人火氣一下子就上來。

  怪不得他會被發現呢。

  原來是被出賣啦啊。

  開口指認他的正是那個負責倒后廚垃圾的小幫廚,也是傻柱子的幫手小孫。

  “媽的,你小子少給我血口噴人。”

  “明明東西是你偷的,我這就是因為發現廚房食材丟了。”

  “又見到你鬼鬼祟祟地來過這里。”

  “我才過來一探究竟的!”

  “沒想到你小子看起來挺老實的,心腸竟然這么歹毒,偷了東西不說還嫁禍于我!”

  “我一個主廚=,一個月的工資一千多,我犯得著偷這三瓜兩棗嗎。”

  傻柱眼見被人出賣,而且抓住了。

  不過他也不是吃素,腦子情急之下,倒是想出來了一條辦法。

  那就是反咬一口。

  畢竟他是主廚,話怎么都應該比一個幫廚更容易相信才對

  “是這樣嗎?小楊,我可是聽說你家里的條件不好啊。”

  廚師長鵝老聶目光看向了幫廚小楊,眼神中帶著絲絲懷疑。

  畢竟傻柱的說法貌似也能解釋得通。

  而自己等人之前聽的也確實只幫廚小楊的一面之詞。

  “廚師長,你不相信我?”

  小楊有些詫異,還有些絲絲委屈。

  他為了飯店的利益,選擇了舉報傻柱這個第三只手。

  沒想到=不但沒得到嘉獎,反而迎來了懷疑。

  “小楊啊,廚師長這也沒說一定就是你啊,就是不好確定啊!”

  “畢竟何師傅手藝那么好,又是主廚,實在沒理由干出這種子砸自己飯碗的事啊。”

  “你也在咱飯店干了這么長時間了,也沒出過啥差錯。”

  這真讓人不好判斷。

  一位主廚出來和稀泥。

  另一名趙姓主廚這時候也是勸廚師長:

  “要不廚師長,這件事我們明天還和老板說一下吧!”

  “讓老板來解決這件事。”

  沒想到廚師長不愿意了。

  “不行!”

  “依我看,這偷東西的事,就是小楊干的。”

  “小楊,你明天不用來了。”

  ···························································································································································································

  后廚是廚師長,周萬千錢承包的,后廚的廚子也是他找來的,他是有資格開除廚子的。

  至于為什么這件事不和老板說呢,周萬錢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

  什么事都要老板解決,這從側面不就說明了他這個廚師長的無能!

  自己承包后廚,后廚的事都解決不了,老板到時候說不準怎么看他呢。

  所以他選擇了自己處理,直接將罪名扣到幫廚小楊頭上。

  倒也不是因為他就多么相信傻柱,而是柿子要挑軟的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