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呵,我不認識什么姓金的。”

  “不過有沒有偷,你自己心里清楚啊!”

  “你這都算是老手藝了。”

  傻柱偷東西,這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了,畢竟早在十幾二十年前傻柱就開始偷了。

  當時每天從食堂里偷出來兩個飯盒給秦家改善生活。

  那就不是偷了嗎?

  “哈哈,傻柱你這是怎么了?”

  “沒東西吃跑垃圾堆里面撿垃圾吃去了嗎?”

  而恰好在這個時候,傻柱的死對頭許大茂也回來了。

  傻柱這么慘,結果被和他有過節的人一個個出來看笑話,那叫一個晦氣啊!

  “傻柱你要是實在過不下去了。”

  “可以來找爺爺我啊,叫兩聲爺爺聽,我就給你錢花。”

  許大茂難得看到傻柱這個樣子,一邊取笑,一邊炫耀自己有錢。

  “許大茂你小子是欠收拾是不是?”

  被如許大茂當面羞辱,傻柱能忍受得了?e

  按照以往習慣是肯定要上去揍許大茂的。

  “哎呦,我的腰!”

  然而今天被那幫下手沒輕沒重的死廚子給打了一頓,他現在一動,就全身疼。

  實在是有心無力。

  “許大茂,你就少說兩句吧!”

  “對啊,都是鄰居街坊。。”

  幾個大爺站出來給傻柱子說了幾句好話。

  “行了,傻柱,趕緊回去屋去吧。

  “這事到底怎么回事,咱可得好好說道說道。”

  雖然是一副關心傻柱的樣子,但其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他們更為關心的傻柱的盒飯和工作。

  想要迫切地了解傻柱的工作究竟怎么樣,飯盒今天又沒有。

  那以后還能有嗎?

  “傻柱,到底怎么回事啊?”

  |“什么,你被開除了?”

  “昨天的鵝是偷的?”

  在賈家,傻柱將一切都解釋清楚后。其他人的反應都挺大的。

  尤其是秦淮茹,臉色黑的跟炭一樣。

  “昨天問了你鵝是不是有問題,你不和我說實話。”

  “現在發生這種事了,工作了一天你就又被開除了。”

  “這事你讓我怎么辦啊?”

  秦淮茹眼角淚花都出來了。

  “就是啊,傻爸,你怎么能有事瞞著我媽呢?”

  "也不知道和家商量一下。”

  傻柱被開除這件事,很明顯整個賈家都是很不滿的。

  “唉,這事我來說說啊。”

  易中海也沒有放棄這個機會,開始他的說教。

  “要我說,這件事傻柱是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那就是不管怎么樣,都不應該沾“偷”這個字的,更不該有事瞞著淮茹。”

  “但是,這個我說但是啊!”

  “傻柱子廚藝這么好,就是給傻柱每天往帶點東西飯店也是完全賺的,不應該因為這么一點小錯就開除傻柱,更不應該打人。”

  “要我說,這飯店也有大問題,現在離開了也不是壞事情。”

  “傻柱你振作起來,以后找一家更好的飯店工作就是了!”

  易中海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敲打了傻柱,同時也沒忘記給傻柱灌雞湯。

  “對啊,姐夫,你有這手藝,在哪里吃不飽飯菜呢。”

  |“這次的恰事錯主要也不在你,下次咱就找個工資更高的飯店,氣死他!”

  秦京茹眼見自己的堂姐通給傻柱擺臉色,則站出來說好話安慰傻柱。

  “行了,就說說今天的晚飯怎么吃吧?”

  秦淮茹開口,吃飯問題是大家都關心的事。

  “算了,我去洗個澡,然后我再來給大伙做飯嗎!”

  “瞧瞧,傻柱這覺悟,還知道將功補過厄。”

  “以后肯定是能干大事的!”

  傻柱倒是很自覺,主動承擔起了做飯的任務。

  三大爺等人,后面還給他灌雞湯。

  讓傻柱心里好受了一些。

  ························································································································································································

  而等到傻柱出去,簡單洗了個澡后,到廚房做飯的時候。

  秦淮茹不動聲色地跑到了廚房里。

  “傻柱姐夫,我給你打下手吧!”

  “啊?你行嗎?”

  “怎么不行,以前我在許大茂家就是我在做飯的,不過手藝肯定是不如你就是了。”

  秦京茹自告奮勇地給傻柱幫忙。

  “說起來,許大茂真不是個東西,當年要不是被他騙,我們倆說不定就成了!”

  秦京茹知道傻柱和許大茂不對付,在他面前罵許大茂是很容易博取好感的。

  “這話倒是,許大茂那狗東西,活該他這輩子都沒孩子。”

  傻柱子提起許大茂就是一頓的咬牙切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