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哈哈!有人憂愁,自有人覺得開心無比。女子疾步走近的身形,樂呵呵地看著泰隆身邊的小家伙,

  唉,果然是那老家伙交給她的任務,還真沒的說,小家伙呀,竟然還真的會出現在這里。那一天,她還有些抱怨,讓其來此地辦如此難辦的活。

  但沒曾想,此刻見到這小家伙,怪安靜的說,竟然那么輕松就把事情給辦了個七七八八,但……

  沉沉話語,挑起的眼眉,此刻打量小家伙的視線,她想起了柳青關那會兒,在那段時間里,眼前的少女可是讓他們頗費了一把心思。

  就為了他們這些繁雜的事情,而被迫默默跟在后面,就生怕他們出了一點岔子。只不過那會兒的時候,無人發現她的這番行動罷了。

  還記得那一天,她可是著實捏了一把汗,小家伙在那人群中隨意走動的架勢,還真生怕其一言不合,就……

  但現在想來,好像自個先前的那些顧慮,其實都是一場空空如也的幻想。不然,你瞧瞧小家伙她此時那安靜神色,漫步而來,輕聲兜轉的身形,一看已經陶醉于此,還真的全然沒有任何不一樣的感覺。

  “嘛,小家伙呀,小家伙……果真是如此嗎?”

  長長嘆息之聲,又帶著些許令人欲罷不能的感覺。哎,這只小家伙總是這樣,令人難以挪開視線呀。

  旋即該女子收回的視線,望向了小家伙周遭的那幾位。嘛,此時此刻,大家很是久違地聚在了一起。

  要知道往日春日里,大家可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找了個不錯的窩棚待著就行了。但沒曾想,今年的春日大典,大家竟然都來到了這里。

  而且那幾位總督大人都像是很有默契那般,揣測出了對方可能會派來的人手,很是巧妙地安排出了他們這幾位,最合得來的幾人。

  嘛,至少不會一見著對方的人,就拱火使絆那種。此刻泰隆也發現了這么一回事,有些沉默的一時,最后還是他率先開了口,打破了些許沉悶。

  “嘛,還說是誰呢,哈哈,原來是……”

  來者,柳青關總督坐下的柳青關駐天城聯絡使,以及柳青關另外兩三名機要,可謂個個姿色極佳又給人壓力,此刻也在一邊美美用著餐。

  一時吸引起的關注視線,那投來的視線,別提有多美妙了。

  “啊咧……”

  “唔?”

  沉醉的話語,有著些許不一樣的感覺,這番動靜,看上去還真的有那么些許好玩兒的勁。思考的神色下,女子的視線,追隨著小家伙一蹦一跳的身影。

  在那驀然沉醉的神色下,少女一聽這聲音,立刻就想起了什么,眼神深深黯淡的一瞬間,那雙深藍中已然已經認出了她。

  她直接開口說了出來,跳動的身形,看來自個也真的有給那個小家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不覺幡然回想起了與家里那位的對話。那位總督大人呀,在他那溫柔的臂彎中,原本帶著些許不安,但那位很樂呵地告訴了她。

  嘛,娘子放心,那小家伙已經認準了你的味道。一見到你,保準認得出來。

  沒想到總督大人竟能如此深名遠慮,目光深遠,能看到這么遠的地方,還想到了這樣的事情,顯然還是她的修行有些不夠,竟然沒有想到會有這么一出。

  沉沉的聲音里,是對于這份緣由的不明,淡淡響起的話語。呃,似乎有些……哼!確確實實是如此呀!

  小家伙可不管這么多,少女湊近的身形,早就已經呼嚕一聲咋咋呼呼地抓住了她的裙沿——閃閃亮望來的視線,仰頭而來,還真的難以拒絕呀!

  “吶吶!是那個時候的大姐姐!”

  “小千雪,春天過得怎么樣?”

  她輕輕一笑,彈了彈他腦袋,順勢而為的操作,已經到了自然熟的程度。顯然,呵呵!就像是預演過了無數遍,可以說不愧是那老家伙麾下的能人巧匠嗎?

  一時幾人都被其這份操作以及膽識所震撼打擊了一波,嘛,不愧是這一圈里面,最猛的一波呀!

  這舉動呀……換做他們可也不敢如此冒進。但她……就像是知道小家伙的脾氣一樣,一時快樂的瞬間,單手立刻摟住了少女的腰肢,嘛,小家伙也不客氣旋即蹭了一蹭,超喜歡的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