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知道,在宗主眼前,這幾人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互相之間都有著自個的算盤,也在揣測著各自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不止這些重要的事情,還有很多與利益相關的事情,他們呀,這些四方邊境的主,可是一個比一個的猛。

  他們猛是猛呀,不光對外敵人猛,其對自家人也透著一股狠辣之境。所以要調節幾個邊境的紛爭,還真是一件蠻麻煩的事。

  由此,他這個老宗主,已經為此掉了不知道多少的頭發,但現在都為了眼前這小家伙,這幾幫人馬,湊在一起的一時,此刻別提有多么熱鬧了。

  有些不真切之感,宗主不斷搖著頭,看著眼前的畫卷,那心里呀,可是既無奈又慶幸的感覺。

  “嘛,看上去……還真是好呀!”

  一聲感嘆,也是其對于這份畫卷的認同,以及對于這份畫卷之上所展示的美麗與炫彩,他也被深深吸引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也正是這一切,也讓宗主大人的心境里感受到了那么一捏捏的不同。

  至于這種不同來自于何處?他不知道,只是覺得這種不同是如此的強烈,深深扣入他的心底,又那樣告誡著他要小心與謹慎。

  因為在修派的事務上,柳青宗已經栽過一次跟頭,而這一次,也絕對不能失敗。此刻宗主大人凝聚起的視線,再次仔細打量起了眼前的那只小家伙。

  原本那心緒里琢磨不定的想法,也由此再次堅定了起來。

  “行行行!泰隆,老來得女,又怎么樣!”

  “哼!小小甜心,可比他們幾個舒心多了呀。”

  “好好好!泰隆,你也讓我認識認識,你的女兒。嘛,是叫夏千雪,是吧……”

  “嘛,小千雪,在這里不必拘束!一直拘束著,力量與肉體都會很不妙的。喂!泰隆,對于異族來說,長期抑制對個體而言,很不舒服吧!”

  看著泰隆自顧自與各位卯著那股勁,還別說看此時泰隆這樣子,還真與平時不一樣。如今這一眼望出去的場面,還真是讓人覺得風輕云淡的宗主,來了一場普通的見面會。

  殊不知,這樣的面會,其實對于宗主本人而言可是有多么的緊張,或者說這種面會,其關乎著柳青宗接下來的走向。

  嘛,如今的柳青宗,接下來又該駛往何方,又該去往何地?不清不楚之感,這絕對不是柳青宗的行事作風,而這樣的行事作風,勢必帶著危險。

  但此時宗主大人呀,刻意用這種語氣,啟用著這讓人覺得輕松有趣的地方,其又何嘗不是重視著這只小家伙。

  在以往的情報中,他得知小家伙的癖性就是這個樣子。看上去什么都沒有,又非常普普通通。但實際上她的思考,她的想法,又是如此讓人難以捉摸。

  因為她所有的一切,她的思緒全都黯然隱藏在那無神的面容之下。至于她在思考什么,她又在想些什么?宗主他并不知道,如果說泰隆他……可能也不知道吧。

  嘛,也許,這個世界上唯一有可能知道她想法的人,只有那位,那位鐵面心腸之人了吧。

  此刻來自于心里的感嘆,那遠處的少女,依舊在那美美吃著的一時,時不時眨巴的眼睛,那眼神里兜轉的光芒,充滿了開心與玩樂。

  聽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很是熱鬧的一時,似乎里面有說著自己的話語,少女微微頓住的小手,旋即抬起的指尖,轉動著發絲。

  時不時搖頭晃腦,歪著小腦袋,似乎否定著這番說法,又似乎對于手上的美味,有著稍稍不滿意的想法,還是真的有一些不適口?

  嘛,這一些外人當然不得而知,但她對于這味道,這心里的喜愛之色,早已是超滿足的說。

  你瞧瞧,一手徑直抓起的美味,輕輕吮吸的瞬間,一時組裝好的詞語,輕聲細語,如此簡練的話語就這樣柔柔地說出。

  福遛看著畫面之上的這些美味,好奇一時,不斷出聲詢問著她。

  “呀,千雪那個味道怎么樣?”

  “咳咳!這個又是什么,湊近點,啥味道呀……”

  完全玩成一團的二人,很是不在意的這一旁的喧鬧,但殊不知這又給著一旁打量之人怎樣的感覺。

  “不,已經習慣了。”

  樸素到極致,簡練的話語只是對于眼前滿滿玩意的評價。這么多美味的食物,深深被吸引的目光,這會兒一個個拋出的詞語,都是些麻煩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