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心底里那反復詢問之聲,對宗主而言,他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但好像還有一些也該……

  突然想起的一時,其開始思考起了其他的事情,但此刻幾人之間的話語又猛烈上不少,劍拔弩張一時,他旋即一笑,脫口而出的話語,此刻落入了眾人的耳中。

  一下子這氣氛勁,戛然而止了。熱熱鬧鬧之下,眾人也突然意識到了,也是時候該將話題收一收,必須要開始說那些正經的事情了。

  而夏千雪依舊在那里跑來跑去,隨意找來的一些美食,很是快樂無比。一時宗主的話語,提醒的更是他們那幾人。

  “能將異族教育成這個樣子,那畢谷妍是魔鬼嗎?”

  宗主呼喊而出的話語,幾人眼神里微微閃過的異色。此刻,大家沉默不語。

  雖然邊境的那幾方人手并未去過那遙遠的大陸,但在他們回來之后所立刻開展的行動,就是與宗主還有宗內的有識之士們,聚義成團而展開的。

  那修派的事情呀,就是由他們幾位正式打響。修派在柳青宗一直有傳承,僅限于宗主這一支的秘密過往,也由此被揭開。

  說起來還真是一個噩夢,本來以為可以揭開這一角的辛密,可以此將邊境線推回到過往所應許之地。

  那哪曾想,一場災難也正是由于這份自負一觸即發。所以自負的代價是什么?不得而知的真相更應是什么?

  不知、不明、不說、不言,太多的事情混合在了一起,其造成的最終結果,想必已是很多人所熟知的秘密。

  那就是最終柳青宗在一輪又一輪好不容易推過去的陣線,結果隨著那修派力量的消失,而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正是由于這份消失,才導致此時他們形同陌路的幾位。此刻據那一次聚義成團,說起來也有小千年的樣子了吧。

  數百年的光陰,還真是這么一晃而過。當年初出茅廬的幾人,此時已然變成擁有一方實力,修為頗深的高深修士吧。

  這份變化,這份不明朗的一切,還真的有些許的不同呢。但在宗主的這番話語下,心境里所無法平靜的話語,依舊難以平靜,但再難以平靜又如何?有再太多的話想說又怎樣?

  時間已經過去了,事情也都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事情,恩怨早就已經說不清道不明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以現在的眼神,看現在所要面對的情況吧。

  “泰隆!”

  “宗主大人!”

  輕聲回應了一句,宗主擺擺手的瞬間,泰隆立刻默默點了點頭。

  “不必多禮,來,都先喝一點吧。”

  說著一擺手,幾人握著的杯子,彼此間相視一笑。

  “真沒想到數百年后,我們竟然還會對天城,再一次舉杯共攬這天城春日大典之夜。”

  “是呀,估計我家的老爺,都沒有想到吧。在他這活著的剩下歲月里,還是可以看到這么一個樣子呀!”

  “嘛,說來……他近況如何?”

  “他,功夫好得很……”

  嫵媚話語,此時苦笑一聲的大表弟,一時語塞。

  “咳咳!又沒問你這茬子事情。說起來我們東境和北境已經換了兩任了,呃,那老鬼還撐在位子上,怕不是總能幸得突破,再續壽元嗎?”

  那話語之中可是帶著幾分好笑的神色。因為誰不知道,那老家伙可是上上代宗主那時,兩朝前代的元老,他能活到現在……豈不是說明他那實力,已經……

  不用明說他的修為,就推算其壽元,就可知他的這份實力,已然是柳青宗最接近那位的存在了。

  “啊,畢谷妍呀,畢谷妍呀,他們兩個在那個地方,也算是龍虎相斗,互望對方吧。”

  “是呀,肯定是這樣子了。”

  嫵媚聲音并沒有就此收斂,反而是嬉笑一聲更近一步。

  “這些猴年馬月的事呀,估計老爺他的夢想……就想能收得這么一位。”

  “呵呵!他要是敢想,估計早就皮都不剩了吧。”

  來自于右使的嘲諷之聲,幾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旋即蕩過的杯影,叮鈴咣啷的一陣響動。

  “干!”

  “干!那么多老事情當然不提啦。哎,我們要向小家伙那樣,該吃吃,該喝喝,嘗一遍美味,再來談這些煩悶之事。”

  “是呀,活著嘛……”

  “就要在意一個滋味,干!”

  泰隆爽朗之聲,潘龍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后,一同附和著下半句。最終所有人都舉杯看著對方,呼啦啦地碰著杯,唯有學院長在那邊,一臉苦笑地看了他們一眼。

  旋即他和小家伙開始了探索之旅,就像是專業保育員那樣,負責這一邊的事情。嘛,敢情你們幾個,怎么還不進入正題呀!

  有些欲哭無淚的學院長,泰隆遞了道交給你的眼神,讓他呀……實在有些受不了。嘛,什么叫做交給我,我這兒,還有這么一大堆事情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