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刻,玩意就在眼前,徒手可以獲得,如此唾手可得的同時,又是如此美妙不已,這可能是最高的玩意,也有可能是最棒的感覺。

  宗主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是那樣高亢又那樣激昂,其所說出的話語,無一不是在訴說著這份對于玩樂的向往,也無一不是訴說著這玩意之外,這玩意之內,各種各樣,相互重疊交錯的事情。

  福遛此時唰唰唰流動起的筆觸,此時再次看向水晶球,以及那試圖伸出手的小家伙。

  “唔,那味道真是美妙呀!”

  輕言細語,唯有福遛能夠聽見,而他也旋即笑著回答了一聲。

  “啊!是呀,千雪喜歡,那便是喜歡。喜歡就是喜歡,自己就是自己,改變的再多只是去適應這個世界,但自己永遠還是那么一個自己。”

  不太明白的話語,小家伙探出了她的小手掌,向著那個水晶球又邁近了一步。探入的手,揉抱著這顆閃閃亮的水晶球。

  “啊!這玩意,還真的很棒!”

  少女有些期盼的低語,泰隆與宗主一同看向了對方,一屋子人也互相看著對方。

  聲音,時間,一切,開始了轉動。

  “她……本來不就是喝這個嗎?畢谷妍想出的那混合飲品。我真的佩服她……能這樣對待異族。這傳承幾千年的美味,硬是給她改成了素食草藥版,真是個人才呀!

  來,小千雪!今天就坐在我旁邊,一起看看我柳青宗……這美好的春日大典吧!”

  宗主自顧自說起的話語,那是一段記憶的傳承,也是一段純粹的話,這些事情都過了很久很久,現在還有人記起來嗎?現在真的還有人知道這些不為人知的過往嗎?

  太多的問題是,虛構與現實的交錯。是虛構的故事還是現實正在發生的事情,在這漫長的歲月里,這一切已然不重要了。

  因為現實的結果已然昭示了一切,現實的結果也注定了這一切的發生。他們確實已然在這一塊的土地上漸行漸遠,漸漸消失,漸漸不見,漸漸成為了這一方土地上所失落的一員。

  那些年究竟發生了生了什么,可能也并不如他們所想象的那般重要,因為真正重要的事情已然不見,真正重要的事情已然消失,所以最正確的事情又該是什么?最為明確的又會是什么?

  嘛,一切都不重要了。

  宗主望向少女的視線,見著小家伙閃閃亮的眼神,黯然所兜屬轉而出的心緒,順勢探出那雙大手,揉了揉她的腦袋,一時眺望起的視線,她望向了宗主大人。

  此時,宗主輕輕回以一笑,這樣的笑容是如此的平靜無比。嘛,這笑容之間,笑容之外,這份意味究竟為何?不知道,也不清楚,因為沒有必要知道,更沒有必要清楚這件事情。

  時間太過久遠,只需知道她可能喜歡,可能愛上了這股味道,而自己所能做的則是接受她的喜愛,接受它的味道,接受她的文化。

  他們的一切,這將是建立一切良好的開端,建立一切交流的伊始,正是因為太多的不理解,以及太多的無法交流,所以才會讓現在變得難以琢磨,變得難以言說。

  這樣的事情呀……哎,發生了太多太多,也發生了太多的次數。所以要避免這些事情就首先是要認知這份差距,認知這份與眾不同,而后便是真正開始進行的一切。

  壓低的聲音,低垂眼簾下,宗主大人微微一躬身,旋即以最謙卑、最尊敬的話語告訴著小家伙。

  以他那有限的認知,以他那對于力量的差距的想法,此刻默默獻上自己最崇高的敬意。希望這可以令她滿足,而讓她覺得不錯的行為吧。

  “玩得很開心吧!夜之愛女,無上的存在。”

  如此謙卑又恭敬的聲音,夏千雪微微閃亮的眼神,黯然兜轉著一抹赤紅,一種無形的靈力涌動向著四方。

  一時剛剛還以保持著些許嚴肅的氣氛,以及那沉默的心緒,霎時之間就變得什么也不剩了,只剩下那一種危險、可怕,以及難以逃脫的壓迫感。

  那種被盯上的感覺,宗主大人感覺到了那小小的身形猛然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微微俯下的身形,眼眸中的深藍中兜轉出了一抹赤紅。

  一時閃亮起的深邃之感,宛如撞見了萬丈深淵一般,深邃而沒有底線,黑暗而沒有光明,仿佛那不像是真實之物該有的神色,仿佛就不像是真正存在于此間之物,所該擁有的樣子。

  但不知為何,她竟就是這樣出現在了這里,并屹立于此。凝視的眼神望著此處,純粹聲音漸漸在她耳畔低吟。

  這些話語,來自于靈力中最響亮的狷狂,他不知道,也無法去描述那種感覺。因為在這一刻,思考已經成了一種奢望。他不知道這種真正的感覺,又該為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