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了,話就說到這里,老夫還要安排下宮中的那些孩子,各自下去,就不與你多聊了。”

  不一會兒,姬滄海起身,朝柴青拱了拱手,說道,“柴道友,后會有期,希望……你我今后還有把酒言歡的機會。”

  “嗯嗯!”

  柴青目送著姬滄海離開,剛剛轉身,就見龐維安一臉憂慮的站在自己身后。

  他愣了一下后,疑惑問道,“旁長老,你這是……”

  “門主,老夫有一想法,可盡量保全我門中弟子的性命,就是不知……門主愿不愿意啊。”

  “哦?你且說說。”

  龐維安點頭應了一聲,隨后揮手布下一道光幕,指著位于極北之地東南方的某處,說道,“此地名無憂谷,距離此處只有千里之地。”

  “這無憂谷,由一隱世宗門占據,恰巧老夫年輕在外游歷時,結識了谷中一人,這些年還一直有書信往來。”

  “門主,老夫估算了一下,此番就算是連夜撤退,若是帶上所有弟子離開,最后也怕是會被魔族大軍追上。”

  “所以,老夫想先留下實力較低的孩子們,把他們放在無憂谷,我等則是吸引魔族大軍的注意,向西南方向轉移。”

  說著,他稍稍停頓了一下,等柴青理清他的想法,才繼續說道,“如此一來,留下的這些孩子,可向援軍提供相應的消息,盡快追上我等。”

  “而西邊,除了有落霞谷,還有西牛賀州的小靈山,以及南儋部州的部分勢力。”

  “有他們的加入,此番應戰應該會輕松不少。”

  柴青認真聽完,他想了想以后,問道,“那無憂谷,會答應此事嗎?”

  “隱世家族一般生活在小天地或者秘境之中,常年不開,便是為了隱藏自身行蹤。”

  “如今魔族大軍氣勢洶洶,萬一因此暴露了自身位置,怕是會直接覆滅。”

  聞言,龐維安微笑著說道,“請門主放心,如今無憂谷做主的那位,正是老夫好友,并且他還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

  “這次他若是不答應,那今后也別想著好過了。”

  柴青聽見他這種顯得頗為無奈地話,忍不住搖搖頭笑了笑,隨后說道,“既如此,那你就去走一趟吧,若有什么需要,直接去庫房那邊領取就好了。”

  “是,多謝門主。”

  與門主告別后,龐維安便急急忙忙的挑選了一千名門中實力較低的弟子,同時安排了數名長老。

  此事,他站在所有人面前,朗聲說道,“諸位,如今情況緊急,有些話,老夫就不多說了。”

  “能夠站在這里的人,皆要完成一項任務……向前來馳援之人,匯報魔族大軍的動向,及時支援。”

  “這項任務,很可能會死,也可能途中就出現了意外,所以現在若是有人想要退出,還來得及。”

  聽聞此言,眾天靈門弟子一陣沉默,但沒有一個人想過退出。

  見狀,龐維安略顯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后躍上樓船,喝道,“所有人,立即登船,出發!”

  樓船登空,以極快地速度朝著東南方飛去,他便是站在船頭,心情略顯復雜的凝視前方,不知其心中所想。

  約莫三日以后,樓船在一座風景秀美的山谷之中停了下來,龐維安在眾長老與弟子不解的目光中,自懷里拿出一方古樸的令牌,待往其中灌注足夠的力量,便是開啟了一道門戶。

  眾天靈門弟子驚訝地發現,門戶之后,有一群身穿白衣之人,朝這邊好奇的張望,隨后有位看上去二十歲上下的青年,走了出來,笑著和龐維安擁抱了一下。

  他們不知兩人說了些什么,便是陸陸續續的進入了空間之門。

  “龐道友,你先前所言,老夫已經知曉了。”

  此人明明是青年模樣,不過自稱老夫,聽上去還有些怪異,“你放心,今日帶來的這些人,老夫都會替你妥善安置,其中傷者,也會有專人治療,讓他們盡快康復。”

  “多謝!”

  龐維安立即鄭重地朝對方行禮道謝,隨后示意身后的天靈門弟子,跟隨谷中的其余人離開,他則是和青年到了谷地中央的一座房屋中,席地而坐。

  “雨道友,情況就是這樣。”

  他花了一炷香時間,將當前境況說與了對方聽,隨后抱了抱拳,“此番,老夫帶這些孩子過來,實在是無奈之舉。”

  “老夫明白,此舉有暴露此地的風險,但若是不這么做,這些孩子活下去的希望……只會更小。”

  “呵呵,老夫明白。”

  青年雨花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當年若不是龐道友,老夫早就身死道消了。”

  “當年之事,便不用再說。”

  兩人聊了很久,直至天邊的晚霞燦爛如火,才各自分開。

  ……

  落霞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