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青霞長老,若是不外出尋找靈藥,恐谷中的師妹們,會因為傷勢惡化,而損失更多。”

  吳清清說道此處,滿臉的悲戚之色,“弟子懇請外出,幫師妹們搜尋。”

  “不可,你現在不能出去。”

  青霞長老幾乎是想也不想,直接拒絕,“那孽畜臨死之前,將體內濁氣盡數傾瀉而出,導致落霞谷外部被包圍,常人想要進出,都極為艱難。”

  “你這時候出去,只能是自尋死路!”

  “可是……師妹們若是再不及時接收救治,一樣撐不了太久的。”

  吳清清的神色越發焦急,“青霞長老,此番變故,誰都不愿看到,好在那孽畜已經被轟殺,我等應該抓緊時間恢復元氣才對。”

  “我方才聽師父說,極北之地那邊的魔族,已經攔不住了,天靈門等各方勢力,已經陸陸續續撤離南下。”

  “落霞谷距離極北之地,亦是不太遙遠,我等應該提早準備。”

  聞言,青霞長老就一陣頭疼。

  平日里,落霞谷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幾乎都是她在處理,此刻卻也是有心無力了。

  她沉默許久,這才嘆息著說道,“那你小心些,切忌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谷中損失已經夠慘重了,萬不可冒險。”

  “是!”

  ……

  無憂谷。

  龐維安率領一千弟子進入后,已經有三日了,雨花以及他的族人,都將其照顧的很好,暫時沒什么事情需要擔心。

  他想著,白勝雪這次跟隨他而來,如今還在昏迷之中,便是朝她所在的房屋走了過去。

  剛剛進門,他就見白勝雪坐了起來,當即喜笑顏開的上前,“你終于醒了。”

  “龐長老?”

  白勝雪沉默了一會兒,揉著腦袋叫出他的名字,隨后問道,“我……我怎么在這里?林師弟他們呢?這里又是什么地方?”

  “勝雪,林辰已經于半個多月前,跟著落霞谷的人離開了。”

  聞言,白勝雪面色巨變,眼里更是有悲傷之色顯露,“魔族……魔族已經遏制不住了?”

  “林師弟他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她腦海中只記得,當初自己被那上界之人擄走,后面的事情則是完全記不得。

  于是乎,龐維安將其昏迷期間的事情,簡單講述了一遍,“勝雪,你也不必太過擔心了,落霞谷那邊的情況比較好,暫時沒什么危險。”

  “再說了,林辰那小子的實力,如今比老夫都強,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他見白勝雪皺眉,立即問道,“怎么?不舒服了?”

  “我……我的腦袋很疼,仿佛有什么東西不見了一樣。”

  聽見這話,龐維安面色微變。

  他上前為其把了把脈,許久后才告知其實情,“勝雪,你的三魂七魄,已是去了三魄,如今感到疲倦,也是正常的。”

  “若是換做普通人,恐怕早就……”

  他也不曾想到,白勝雪獲救后,魂魄還是遭到了如此嚴重的損傷,后者也被此等情況驚訝到了,許久不曾開口。

  不一會兒,白勝雪掀開被子,就要下來,卻被龐維安攔住,“勝雪,你這是干什么?”

  “我要去找林師弟,還有……還有師父他們,都還好吧?”

  龐維安淡淡的點了點頭,道,“你師父他們并未跟隨而來,他們一直在門中,為你我提供資源,抵御魔族進攻。”

  “至于你那林師弟……他如今似乎在落霞谷接受傳承,你現在就算是過去,恐怕也見不到他的。”

  聞言,白勝雪僵在了半空,許久后才坐了回去。

  見她這般模樣,龐維安起身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想辦法傳信門主,讓他們得知你已經平安。”

  “嗯,謝謝龐長老。”

  ……

  北俱蘆州,一處無名的荒原之上。

  在柴青羽姬滄海兩人的率領下,北俱蘆州各方勢力之人,紛紛向西南方向轉移,一路走走停停,也因為魔族的追擊,損傷不少。

  此時,眾人在此暫且休息,等明日一早再繼續出發。

  龍星看過云山的狀況后,主動找到了天靈門來,說道,“柴前輩,云長老的狀況再好轉了,其體內魔氣,也被我龍家秘法驅除,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蘇醒。”

  “好,此番要多謝諸位了。”

  柴青欣慰不已,他自儲物戒指中拿出幾瓶靈藥,遞給對方,“小友,這是老夫的一點心意,你且手下。”

  “前輩誤會,晚輩此番前來,并非是為了討要賞賜。”

  令他意外的是,龍星直接拒絕了好意,并且問道,“柴前輩,林兄在落霞谷,也不安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