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趙元帥?”

    其中一名使臣試探性叫了叫趙祖龍,當確定后者已經不省人事后。

    在場眾使臣都不淡定了,他們甚至懷疑唐羽是不是在這酒里給他們下藥了,要知道趙祖龍平日里可是千杯不醉的酒量,怎么可能因為這一小瓶茅臺就喝得不省人事了?

    眾使臣面面相覷,一個個臉上表情精彩至極。

    “駙馬,這酒未免也太厲害了吧?放眼整個大夏也從來沒人把趙元帥灌醉過,這茅臺真夠邪的!”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趙元帥喝得不省人事,這等回到大夏我們可有說的了,趙元帥居然被一瓶茅臺給灌多了,說出去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要我說,問題不在趙元帥身上,而是在駙馬釀制的茅臺酒上!”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紛紛匯聚在唐羽身上。

    唐羽把玩著手中的小酒杯,笑道:“你們說得不錯,這茅臺酒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就算是酒量再好的人,也無法喝下一整瓶茅臺。”

    要知道,古代的美酒其實根本沒有多少度,那種酒對唐羽來說簡直是像喝水一樣。

    而茅臺酒則是唐羽通過蒸餾技術釀制的,酒精含量根本不是尋常美酒可比的,一瓶茅臺足以灌醉三四個成年人。

    “茅臺雖好,但也不要貪杯,只要用這種小杯子喝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唐羽淡淡一笑,將杯中的茅臺一飲而盡。

    一股辛辣的灼燒感涌入腹部,濃郁的酒香刺激著味蕾。

    這種久違的感覺讓唐羽有種說不出來的暢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