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實習醫生是醫院里最卑微的存在,連保潔員都不如。

  干的是最累的活,一天被罵無數頓。帶教老師罵、科室醫生罵、護士也罵,有時還得被病人及家屬罵。關鍵還沒工資。

  忍辱負重,為的就是早日熬出頭。

  等到成為了規培醫生,各方面的待遇將大幅提升。也就不會這么苦逼了。

  ……

  這一夜,周燦睡得特別香,從未有過的輕松。

  夢中,他功成名就,成為了外科大佬。各種名醫們搞不定的超難手術,他揮手就給解決了。圖雅醫院以他為榮,醫學界尊他為現代外科圣手。

  一覺醒來,才發現不過是黃梁一夢。

  他還是那個小實習生。

  等著吧,早晚有一天能夠夢想成真。

  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7點10分。

  由于睡得很晚,比往日晚起了整整一個多小時。

  宿舍內,起得早的室友已經在看書,或者練習牙簽夾豆子、縫合之類的基本功。

  實習即將結束,他能感受到彌漫在空氣中的緊張、焦慮。

  每個人都在拼命努力,想讓自己變得更強。

  聽說圖雅的規培招聘同時面向本院實習生與社會醫學人員,競爭之激烈超乎想像。

  上千人參加規培應試,最終能有二十人留下來就不錯了。

  高達98%以上的淘汰率,想想都可怕。

  用一將功成萬骨枯來形容毫不為過。

  人的一生,其實一直在競爭。

  小升初,最優秀的一小部分才能進重點中學。然后初中升高中,又會淘汰一大部分。考大學再淘汰一大部分。考研又淘汰一部分。

  留到最后的,將會站到金字塔頂端。

  周燦大學畢業后,考研失敗。

  這次,他不想再失敗。一定要殺上去。

  早上是讀書的黃金時間,頭腦清醒,記憶力強。他洗漱完畢,看看還有點時間,趕緊拿出醫書閱讀。

  每一位名醫的崛起,靠的都是日積月累。

  這本是黃厚中老師與多位外科名家一起編寫的外科病理診斷1000例。書中記載了大量真實病例。

  “患者女,34歲,家住農村。7年前發現頸部增粗,未經任何治療。近兩年來,頸部增粗明顯,并感呼吸困難,但無聲音嘶啞及吞咽困難癥狀。自行觸摸,頸前可觸及多個結節,最大雞卵大,最小約桃核大。曾到診所就診后服用“碘糖丸”治療,頸前腫物無明顯減小……”

  周燦仔細的閱讀著書中的病例。

  根據病人癥狀、病史以及檢查結果,他開始推斷著病因、病理。

  經過一番推斷后,他認為這是典型的胛狀腺腫瘤。

  推理完畢,閱讀后面的名師診斷結果,不出所料,還真是胛狀腺腫瘤。

  最終這位女患者經過手術治療后,取出的腫瘤檢測為良性。

  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因為甲狀腺腫瘤,惡性的機率很高。

  周燦把這個病例剛讀完。

  【病理診斷經驗值+0.1。】

  沒想到看書也能增加經驗值,這可真是意外之喜。

  看來以后不用擔心病理診斷落后了。

  它的重要性,可是絲毫不遜色于外科醫技。

  病理診斷考的是一位醫生對醫學知識的運用,以及診療經驗積累、分析能力、判斷能力等多方面的綜合水平。

  嘗到了好處,正準備再看一篇病例,室友就招呼道“周燦,走啦走啦,遲到可是要挨罵的。”

  他合上書,跟著幾個室友一起前往醫院上班。

  他目前實習的科室是普外科,寫病歷、給病人做各種護理、換藥、量血壓、寫病程錄、跟手術這些苦逼的工作就是他的基本日常。

  別以為跟手術就有手術鍛煉機會。

  跟著帶教老師在手術臺上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候一臺手術甚至要站十幾個小時。能撈到的永遠只有拉鉤、凈皮之類的活。

  關腔、縫皮想都別想。

  帶他們的老師級別很高,副主任級別,手下實習生十幾個。

  上臺手術時,陣容更是豪華。

  主治級別都只配當個一助。

  有縫皮關腔的機會,那些住院醫像餓狼一樣搶著干。

  哪還能輪得到實習生。

  一天就這么平平無奇的過去了。

  周燦恨不得肋生雙翅,立刻飛回宿舍練習醫術。

  后天就是規培招聘,時間非常緊,他必須分秒必爭。

  練習縫合用的豬皮在菜市場是很難買到的。它的厚度、冷藏處理都有要求。他一般都是在醫院科教樓購買。

  挑選豬皮時,他突發奇想,是不是順便買只白鼠回去練習解剖與止血?

  止血一直是他的弱項,可不能被它拖了后腿。

  經過一番挑選,買了一塊中等大小的豬皮,花了40元。白鼠的價格就比較昂貴了,差一點的小鼠都要60一只。他買的是最好的,足足花了200元。

  這么高的價格,一般的實習生還真用不起。

  周燦的家境不錯,為了提升醫術,他舍得砸錢。

  帶著豬皮與白鼠回到宿舍。

  “喲,燦哥又是豬皮又是白鼠的,看來今天又準備練到兩三點啊!”

  “這不馬上規培招聘嗎?臨陣磨槍,不亮也光。你們一個個都在努力,我不能給211宿舍拖后腿呀!”

  周燦笑著回應。

  “聽說今年的規培招聘面向全國,報名人數已經超過四千。往年也就兩千人左右應聘,今年留下來的難度至少增加一倍。咱們命苦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