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路紅燈加閃電,把病人推進了手術室。

  “柳主任早!各位上級醫生早!”

  周燦看到里面已經站著十七八號人,一個個手術防護服加口罩、頭罩。說真的,不仔細辨認,很容易認錯人。

  打招呼,他現在有了經驗。

  職位最高的柳主任單獨打招呼,其他醫生用一個上級醫生代替就完事了。

  往日,柳主任上午一般會到門診那邊坐診。

  今天提前手術,估計是有臨時行程安排。

  “下午我要去省醫協參加一個座談會,給這位病人做完手術就走。抓緊時間開始吧!”

  柳主任的資歷其實挺老的,就是學術成就方面差了點,一直卡在副主任醫師級別上不去。去掉那個副字是他臨退休前最渴望的事。

  從他最近頻繁參加各種學術會議,便可知他有多迫切。

  病人被合力抬上了手術臺。

  巡臺護士要求病人脫掉上衣,又做了一次凈皮。然后麻醉醫生過來為病人做麻醉前的檢查,確定符合指標后,開始在病人身上安裝各種生命監控探頭、戴呼吸罩等等。

  一臺大手術,麻醉醫生的重要性不弱于主刀。

  他全程負責病人的生命體征監測,及時給出意見。

  這是一臺頸部淋巴結結核切除手術,屬于普外三級手術。

  這等級別的大手術,至少也是副主任級別的外科醫生主刀。

  就連手術經驗豐富的主治醫生都只能混個一二助。

  手術的危險性不言而喻。

  周燦只是個實習生,也就送病人進病房時有著瞬間的高光時刻。現在病人上了手術臺,他連個拉鉤的機會都沒有。

  只能站在后面觀摩學習。

  其實這種大型手術,觀摩一兩次還算新奇。多看幾次,不親自上手,學到的東西非常有限。

  實習生們經常用‘走馬觀花’來自嘲。

  手術中哪個環節用什么工具,怎么操作,根本記不住。

  只有一些突發緊急情況,使用搶救藥物才讓人印象深刻。

  “高先生,請問能聽到我說話嗎?”

  麻醉醫通過呼吸式麻醉,對病人實施了麻醉。病人的眼睛已經無力的閉上了。

  呼喊病人,目的是測試病人的反應。

  病人像是熟睡了一般,毫無反應。

  麻醉醫又檢查了一下病人的肢體,扭頭看了看生命監測屏幕上的各項指標。

  “麻醉成功,病人生命體征平穩,可以開始手術。”

  這話顯然是對主刀說的。

  柳主任讓器械護士幫忙戴上手套,一助、二助、三助也全部各就各位。

  這陣勢很像是戰場開戰前的沖鋒。

  只不過勇士們要消滅的敵人是疾病。

  “開皮!”

  主刀對一助說道。

  這種重要手術,主刀一般都只會做手術最關鍵的部分。

  也是難度最高的部分。

  只見一助持刀落在標記好的刀位,沉穩自如的慢慢切開病人頸部皮層。

  這里血管密集,淋巴眾多,看得周燦一陣頭皮發麻。

  換他來開皮,他壓根不敢下刀。

  隨著開皮、游離等工作到位,二助,三助也是賣力的用鉤子拉大手術創口,為主刀增加手術視野,創造有利手術條件。

  可以看到一顆足有雞蛋大小的淋巴結,周圍還分布著大小不等的多個淋巴結。頸動脈血管在突突地跳動著。

  要在血管與神經密集區域切除這些病變組織,手術難度極高。

  主刀全神貫注的剝離著那顆最大的淋巴結。

  表情專注,動作沉穩、細膩、靈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