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看病人身上的紅疹,這都是手術開始一段時間后才冒出來的。我在病房為病人凈皮時,可以確定病人身上沒有這些紅疹。”

  醫生們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特別是主刀與一助。

  他們可都是第一,第二責任人。

  “你胡說八道什么?你意思這些紅疹是我們弄出來的?”住院總沉聲怒斥。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病人在手術臺上突然休克,周燦還這么說,無異于把事故責任扣到主刀等人頭上。

  這小子單純無知,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都不知道。

  “主任,我認為病人這是過敏的癥狀。”

  周燦沒有理會住院總,繼續說道。

  “過敏?”

  柳主任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對呀,怎么就沒往這方面想呢?只怪病人突然休克,當時腦子慌成了一團。

  “做過麻醉藥劑的皮試嗎?”

  柳主任扭頭詢問麻醉醫。

  “做過呀,一切正常。而且術前詢問過家屬與病人,并沒有任何麻醉藥過敏史。”麻醉醫可不敢背這個鍋。

  “我認為病人很可能是橡膠過敏。”

  周燦繼續說道。

  “為什么這么說?”

  柳主任發現這個實習生不簡單,對周燦的意見已經極為重視。

  “因為給病人采集血液時,我用橡膠管扎緊病人手臂,他表現出很抗拒的表情。當時我并沒有多想,現在病人突然休克,再加上顯露的種種癥狀,我大膽推測病人應該是橡膠過敏。”

  周燦冷靜的述說著自己的論斷。

  【病理診斷經驗值+1。】

  突如其來的經驗值增加,而且增加了整整1點經驗值,簡直就是天降餡餅。

  把他高興壞了。

  經驗值都到手了,他更加肯定自己的診斷沒有錯。

  原來在病人身上使用醫術,增加的經驗值竟然是閱讀的十倍。怪不得所有醫生都說,想要快速成長,上手術臺是唯一的辦法。

  他現在終于理解,為什么只是一個縫皮、關腔的機會,那些平日里高傲的住院醫一個個像餓狼一樣爭搶。

  為的就是快速成長。

  “立刻對病人實施抗休克治療。所有人都把橡膠物品換了。巡回護士立刻打電話詢問家屬,病人是否有橡膠過敏史。”

  柳主任當機立斷,做出一系列安排。

  搶救病人該果斷時,絕不能婆媽。延誤了搶救的黃金時間,將會無力回天。

  經過搶救,病人的生命體征漸漸恢復正常。

  “沒事了,沒事了!”

  麻醉醫高興得像個孩子。

  手術中,病人的生命是由麻醉醫來保駕護航的。

  每位醫生都希望病人平安的離開手術室。

  所有人都是長松了一口氣,臉上盡皆露出笑容。

  這時,又有好消息傳來。

  “柳主任,剛才問過家屬。病人確實對橡膠過敏。”臺下的巡回護士打完電話回來了。

  “好!休克原因確認了,這回我可以放心手術。”

  柳主任年紀一大把,剛才著實嚇得不輕。

  差點晚節不保。

  危機解除后,他立刻想到了最大的功臣。

  看向站在遠處的周燦,目光從未有過的和藹可親。

  “小周是吧?”

  “學生周燦。”

  周燦很無語,實習近一年,帶教老師連他的名字都沒記住。

  不過這種事很正常。

  帶教老師一般級別都不低,他們其實是很少親自帶實習生的。一般都是手下的主治、住院們管著。

  管周燦最多的就是住院總——方醫生。

  “你表現非常不錯,臨危不亂,醫學功底扎實。關鍵時刻能夠學以致用,能把病人的一些細節聯系起來,加以綜合論證。這一點尤其難能可貴。”

  柳主任一連用了非常不錯、臨危不亂、難能可貴多個褒義詞。

  可見他對周燦剛才的表現是多么的贊賞。

  “來,你站過來,以后我的手術,你就站這個位置。年輕人嘛,就該多培養。”

  柳主任指的位子是住院總站的位子。

  這個位置常稱之為‘四助站位’。

  能在柳主任的手術中撈到這個位置,極為不易。

  就連住院醫們,也只能輪著站那個位置。

  現在柳老親自發話,指定那個位置給周燦,這可把一眾住院醫、實習醫羨慕壞了。

  “謝謝柳主任栽培!”

  突然享受這么好的待遇,周燦很是受寵若驚。

  實習一年,跟著帶教老師進手術室無數次,他還是第一次站在這么重要的位置上。

  住院總被擠下了第四助的位子,很是失落。

  趁著柳老此刻心情好,他強笑著道“柳主任,我雖然跟您學習有好幾年了,但是也才28歲,也是您口中的年輕人喲!您可千萬不能因為我的資歷老,就不管我了。”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住院總主要是擔心周燦以后一直占據四助位置,輪著其他人沒機會,所以才會這么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